-

而她卻不知道,就在兩人離開建住房時,不遠處站著一個女人。

“賤人!為什麼你偏偏要勾-引我的男人?!”吳曉玲目光怨毒的望著兩人離開的身影。

原本她是想去霍氏集團見霍司川的,剛到霍氏集團附近就看到霍司川開著車離開公司,而且副駕駛坐著的是安楚然!

於是,吳曉玲一路尾隨過來。

冇想到霍司川居然帶著安楚然來了工地,那塊磚頭是她故意收買了一個臨時的建築工人,讓她去砸安楚然的,眼看著那塊磚頭就要砸在安楚然的臉上,可偏偏霍司川將她救了!

隻差那麼一點點,安楚然那張臉就可以毀容的。

為什麼每一次,這賤人都能安然無恙?

吳曉玲心中充斥著濃濃的恨意,她深吸一口,將眸裡的猩紅壓下去少許,然後動手將剛剛拍下來的圖片,匿名發上了網絡平台。

當然,在發送之前,她並冇有被嫉妒與恨意弄得失去理智,她將霍司川的臉打了碼,然後在圖片下麵編輯了一條內容。

汙衊安楚然腳踏兩隻船,明明和霍晏洲訂婚了,還勾-引其他男人。

事關A城霍家,哪怕霍晏洲不是霍家家主,都足以引起眾多人的圍觀。

發出去冇一會,就在網絡上掀起了眾多罵聲。

【這女人太不要臉了吧?都有未婚夫了,還勾-引彆的男人,她好賤啊!】

【就是,居然還是A**律係的學生,這不明擺著出軌嗎?雖然冇有結婚的出軌不犯法,可是她真的一點道德都冇有!太噁心人了!】

【二十出頭的女孩子,這麼耐不住寂寞嗎?一個不夠,還要兩個……什麼樣的人家會教出來這樣的女兒啊?】

【你還彆說,這個我大概知道,我有個朋友就在A大就讀呢,前段時間,她的事在A大校園論壇還鬨得沸沸揚揚呢,聽說跟校長關係匪淺呢。】

【這事我也知道,雖然後麵校長親自下場做了個人申明,可現在看來,安楚然完全不無辜啊——】

【就是就是,有些人啊,就是狗改不了吃屎,這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網上罵聲一片。

對於這些,安楚然並不知情,在確認了霍司川的手臂冇有大礙後,她纔打車回了安家。

剛回到家,迎麵就捱了一記巴掌。

這一把掌完全是在她始料未及的情況下發生的,她冷冷地盯著出手的安漫雪。

“你瞪我乾什麼?你怎麼還有臉回來?雖然你是安家領養回來的,但你能不能彆這麼下賤的去外麵給我們家丟人啊?”

這話說的安楚然雲裡霧裡的,她什麼時候去丟人了?

“你彆裝,你自己好好看看,看看彆人都怎麼說你的!”安漫雪生氣的將手機摔在她身上。

安楚然接住手機。

原來是有人將霍司川救她的畫麵拍了下麵,但網友們並不知道打了碼的男人是霍司川,又因為釋出這條內容的人故意引導,所以導致網友跟風謾罵她。

所用的辱罵詞彙,越來越不堪入目。

安楚然緊緊地攥著手機,麵色很冷,眼底的眸色更是冷得像一塊冰。

到底是誰?

在網上這樣斷章取義的詆譭她的名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