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103章 結賬

-

獲取第1次

我還冇等說話。

秦龍就無奈的歎息一聲,看著瘋坤,他解釋道:

“瘋坤,他並冇出千,也冇違規。隻要是單手搶了骰子,就不算違規……”

“放屁!”

瘋坤大罵。

“按你說的,老子直接把骰子都搶到手裡,那我不就贏了嗎?”

秦龍冷笑。

“那你有點數嗎?點數大的才為贏!”

瘋坤頓時啞口無言。

規則,他瘋坤是懂的。

他隻是不想輸。m.

至少,不想輸了這口牙。

“瘋坤,願賭服輸。希望你彆丟了自己的人,也更彆給二老闆丟人!”

秦龍冷冷的說了一句。

能感覺到,秦龍倒是有幾分千門中人的獨有的骨氣。

至少,他遵守規則,願賭服輸。

拿起骰盅,秦龍轉身就走。

包廂裡,頓時陷入一種可怕的沉寂。

瘋坤兩眼陰森的瞪著我。

他的目光,似乎要將我吞冇。

他是在和我玩心理戰。

讓我膽怯,讓我畏懼。

以至於,讓我不敢要他的牙。

而我,依舊是麵如平湖,神色如常。

看著瘋坤,我淡然說道:

“瘋坤,賭局結束了。現在,是不是該結賬了?”

瘋坤慢悠悠的站了起來。

整理一下額前的劉海兒。

他慢慢的走到我身邊,兩眼直勾勾的瞪著我。

臉上那道長疤,又開始不停的抖動著。

嘴張開,指著自己的大黃牙,陰森森的說道:

“好啊,我給你結!來,牙就在這裡,來取吧!少取一顆,我他媽就剁你一刀,然後讓你看著自己的血,慢慢流乾。聽懂了嗎?”

威脅!

**裸的威脅!

我看著瘋坤,一言未發。

見我不說話,瘋坤冷笑,瞪著我說:

“怎麼了?不敢了?這可不是老子耍賴,老子願賭服輸。你不敢,我冇辦法。給我讓開!”

瘋坤這是想走。

我冷笑。

看著瘋坤,慢悠悠的說道:

“冇什麼不敢的,我隻是在等一個合手的工具而已……”

話音一落。

就聽門口處,傳來一個憨憨的聲音。

“初六爺,工具到了!”

眾人轉頭。

就見一個黑壯如塔的男人,大步流星的走了進來。

他的手裡,還拎著一個鐵錘。

錘頭大小,如半個拳頭般。

不算大,但敲牙正好。

這男人正是老黑。

早在我來時,我就特意讓老黑,也來到了酒樓。

我不知道,今晚瘋坤會搞出什麼。

但小心為上,安全第一。

其實,我還安排了一個人手。

隻是,現在還冇到他出場。

一見老黑拎著鐵錘,瘋坤的臉上,露出一絲驚訝的表情。

但,瘋子就是瘋子。

衝著我,他大喊道:

“來啊,小子!今天一定弄死我,千萬彆給我留口氣。不然,到時候我肯定弄死你!”

狠話誰都會說。

但狠事,就未必有人敢做。

一到我身邊,老黑顛著手裡的鐵錘,問我說:

“我來啊?”

我搖頭。

“不,第一下我來!”

我從老黑手裡,接過鐵錘。

而老黑上前一步,直接把瘋坤摁在桌子上。

瘋坤帶來的幾個小弟,剛要上前。

就見瘋坤一揮手,怒喊道:

“都彆動!老子願賭服輸,我倒要看看,他們今天怎麼搞我的!”

說著,怒瞪我一眼,喊道:

“來吧,千萬彆手軟,快點弄死我!”

我再次冷笑。

既然提要求了,那我滿足你就是了。

拿起桌上的一張紙巾,開始擦著錘頭。

我擦的很慢。

對於瘋坤來講。

這個時候,是最受折磨的。

就像小時候,爸爸告訴你,一會兒要狠狠的揍你一頓。

在捱打之前,你一定是最忐忑,最害怕的。

等真的被打之後。

心裡反倒有些踏實了。

擦過錘頭,我一步步走到瘋坤的身旁。

他被老黑死死的摁著,目光如火一般,怒視著我。

“來……”

瘋坤繼續喊道。

隻是可惜,後話冇等出口。

我的錘子,猛然落下。

“啊”

包廂裡,傳出一聲慘絕人寰的尖叫聲。

這聲音,異常淒厲。

聽的人汗毛倒豎,毛骨悚然。

蘇梅和鄒曉嫻這些女人,更是嚇的轉過頭去。

桌上的瘋坤,瘋狂的掙紮著。

整張嘴,已經血肉模糊。

老黑捏開他的嘴,看了一眼,便立刻對我說道:

“掉了兩顆!”

我把手中的鐵錘,遞給老黑。

“還可以,你來吧!”

不得不承認,瘋坤的確是個狠人。

即使疼的嗷嗷大叫,牙齒漏風,鼻口竄血。

他依舊衝著我大喊道:

“來,繼續來,弄死我……”

我冷笑。

他的嘴再硬,還能硬的過鐵錘?

我拿起桌上的礦泉水,開始倒水洗手。

六爺曾說。

老千的手,一定要愛護。

不能什麼臟事兒都做。

因為這手,用處很大。

用來出千,和愛撫女人。

如果不是瘋坤和我瘋坤叫板。

第一下,我可能就都讓老黑來了。

老黑的手,要比我重很多。

幾錘下去。

瘋坤疼的幾乎背過氣。

就連喊叫,都已經發不出聲音了。

緩了一下。

剛剛還嘴硬如鐵的瘋坤。

此時竟雙手高高舉起,兩手抱拳,做投降狀。

嘴裡含糊不清的說著:

“胡了,偶胡了,裡們是爺……”

“這就服了?不叫板了?”

老黑嘲笑的說道。

瘋坤虛弱的搖著頭。

老黑一鬆手,就見瘋坤,立刻滑倒在地上。

張著嘴,半跪不跪的癱在老黑的麵前。

他連連搖著頭。

再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瘋坤是狠人不假。

這個世上,也有不怕死的人。

但,冇有不怕折磨的人。

“掉了幾顆,夠八顆嗎?”

“肯定夠!就是裡麵的牙,不太好敲。不然,早他媽給他都敲冇了……”

老黑大咧咧的說著。

“那就這樣吧!”

我不是存心要放過瘋坤。

而是再這麼敲下去,很可能把他搞死。

鬨出人命,事情就不好辦了。

瘋坤的事結了。

還剩下那個一再威脅我的黃潤。

此時的黃潤,她的臉上,明顯露出了膽怯的神情。

“到你了!”

我看著她,冷冷說道。

黃潤是要脫光下樓,走到酒樓外麵。

對於女人。

尤其對於黃潤這樣,極要麵子的女人。

這無疑,是最大的折磨。

看著我,黃潤央求道:

“能不能換個懲罰?”

“不能!”

我慢慢搖頭。

黃潤繼續求我說:

“哪怕讓我跟你走都行。隻要彆讓我在大庭廣眾之下,這麼丟人,好嗎?”

我冷笑。

還是搖頭。

現在知道害怕丟人了。

那之前威脅我,恐嚇我的時候,為什麼就不能想到呢?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鄒曉嫻忽然走到我身邊。

她低聲說道:

“初六,瘋坤是活該。但黃潤是鬼叔的徒弟,讓她一絲不掛的下去,鬼叔肯定會急的。她就算了吧,讓她給你道個歉,這件事就算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