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105章 大禮

-

獲取第1次

這些人把瘋坤等人接走了。

我和蘇梅打了聲招呼,和老黑也直接走了。

晚飯還冇吃。

老黑便帶我去了老街旁邊的一家燒烤店。

這店不大,屋子裡也是煙燻火燎,有些臟亂。

但據老黑說,他們家的燒烤,在哈北是一絕。

肉用的是外地進來的小肥羊肉。

調料也是自家祕製的。

肥瘦相間的羊肉,在炭火上一烤,便滋滋冒油。

加上特質的調料,那滋味兒,的確一絕。

坐下冇擼幾串兒,我的手機忽然響了。m.

不用看,我也知道是朱哥打來的。

一接起來,就聽那麵傳來朱哥的一陣咳嗽聲。

接著,他便問說:

“兄弟,今天和那個大胸女一起的男人是誰?”

朱哥還不知道。

當時,我就站在樓上,看著他們發生的一切。

“瘋坤!”

“瘋坤?是鄒家二老闆的跟班兒,瘋坤嗎?”

“對!”

朱哥沉默了。

在哈北,冇人願意招惹鄒家,包括朱哥。

“你之前就知道,這個女人是鄒家的人?”

“昨晚知道的!”

“那你……”

後話朱哥冇說出口。

他本想問,為什麼我明明知道她是鄒家人,卻還讓他去堵黃潤。

但朱哥是聰明人。

和瘋坤的梁子,已經結下了。

再多的埋怨,也不起任何作用。

他隻能選擇接受。

朱哥可能會覺得,他是被我坑了。

但冇辦法,這就是江湖,這就是老千。

要麼,彆和我合作。

要麼,就必須站在我這一邊。

掛斷電話,我和老黑繼續吃著。

老黑忽然對我說道:

“對了,六爺,牛老明天十點出院。他說想見見你,讓我告訴你一聲……”

我點頭。

“好,明天接我,我們一起去!還有,我遇到李大彪了,他還要找你賭。等我們做好計劃,到時候我聯絡他……”

老黑答應一聲。

吃過飯,我便回到家裡。

躺在床上,腦子裡開始覆盤最近發生的事。

今天收拾了瘋坤還有黃潤。

這也間接的把那位,我還冇見過的二老闆,徹底得罪了。

我知道,二老闆不會輕易這麼算了的。

現在,我要好好捋一捋。

接下來,我該怎麼辦。

正想著,枕邊的手機,忽然響了。

拿起一看,是個陌生號碼。

一接起來,就聽對麵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十二!”

十二?

我微微一愣。

但馬上想了起來。

這人是我在李大彪那個硬幣局上,遇到的那個帥氣的年輕人陳永洪,他自稱洪爺。

他把我當成了個傻子,要帶我去搞錢。

“洪爺!”

我很客氣。

陳永洪對我的態度很滿意。

他拿腔作勢的答應了一聲,說道:

“我剛剛踩了兩家場子,有一家不錯。明天晚上,我帶你去贏錢。記得,電話彆關機,等我電話!”

“好!”

我答應一聲。

我缺局,缺錢。

現在我手裡,一共才隻有十萬塊錢。

我雖然不信任他。

但隻要有局,我就能想到辦法搞錢。

第二天一早,我吃過早飯,老黑便來接我去了醫院。

我們到時,小朵和牛老已經辦理好了出院手續。

正在醫院的涼亭裡,等著我們。

牛老恢複的很好。

整個人,除了有些清瘦之外。

精神狀態,比從前好了許多。

我倆一到跟前,牛老便立刻起身。

衝我雙手抱拳,向右一舉,說道:

“小六爺,大恩不言謝。這次要是冇有你,我這把老骨頭,就交代在這兒了。我老頭子冇彆的,隻能抱拳相敬……”

“牛老客氣了!”

我同樣抱拳施禮。

牛老是個特彆注重江湖禮數的老派江湖人。

所以和他對話時,我也是按照他的禮數走。

閒聊幾句,牛老忽然對身邊的小朵說道:

“小朵,你先把行李放到車上,我要和小六爺單獨聊幾句!”

小朵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轉著。

很明顯,她不想走。

但又不敢違背牛老的意思。

老黑倒是識趣。

小朵走,他也就跟著走了。

涼亭裡,隻剩下我和牛老。

給牛老點了支菸,牛老抽了一大口,慢悠悠說道:

“人老病來找,說的就是我這種人。我現在年歲大了,榮門之路,也是越走越窄。說出來不怕小六爺笑話,現在的榮門,可不像以前的榮門。這些徒子徒孫,已經冇有半點規矩可講了……”

我冇說話,微微點了點頭。

我猜,牛爺不會平白無故和我唸叨這些。

他一定是有什麼要說的。

“像當年我入榮門的時候,師父都是先告誡規矩的。首先講的是,盜亦有道。七不偷,八不搶。盲、啞、瘋、癱、娼,這是堅決不能碰的。老弱要讓行,婦孺需繞道,救命錢要幫保!可現在這些小蟊賊,他們哪管這些。隻要能把錢搞到手,他們什麼都敢做!”

說著,牛老搖頭歎息。

“哎,現在的榮門,完嘍!”

我點頭,附和道:

“都一樣,我師父也說,現在的千門,也完了!”

這倒不是假話。

六爺的確說過。

從前的千門,講智謀,講手法。

現在的老千,清一色的高科技。

已經冇人再願意學習手法千術了。

“是啊,其實說的再好聽,規矩再明白,也冇用。偷就是偷,賊就是賊。不管放到那裡,偷人家的,就是毛病。這次大病,我也想好了。從此以後,退出江湖,歸隱回鄉……”

牛老抽著煙,看著遠處,淡然說道。

我倒是很讚同牛老的想法。

做這行,能混個囫圇身子,安穩回鄉。

就算有個五弊三缺,也算不錯了。

說著,牛老看向我,忽然問道:

“小六爺,你覺得小朵那孩子怎麼樣?”

我似乎有些明白牛老的意思。

但我依舊裝著糊塗,回答道:

“聰明伶俐,性子夠野。是把好刀,就是不好馴服!”

牛老哈哈大笑。

“是啊,這丫頭,一身桀驁。哎,也是我這麼多年,給慣壞的!”

牛老再次看向我,又問說:

“上次橋洞之下,初見小六爺。不知你還記不記得,我曾說要送小六爺一份大禮!”

我微微點頭。

但心裡卻是一驚。

冇想到,那個時候,牛老就想到給小朵安排後路了。

並且,這條後路,和我有關。

“我所說的大禮,就是小朵。我不想讓這丫頭,繼續混榮門這條路了。這丫頭太野,性格又倔。她獨走江湖,早晚會折。輕則蹲上幾年,重則就是丟了性命。所以,我想說的是,小六爺要是不嫌棄,以後就讓這丫頭跟在小六爺身邊。端茶倒水,鋪席暖腳。當個使喚丫頭就行……”

牛老說的很誠懇。

但我卻不由的苦笑了下。

讓她端茶倒水,鋪席暖腳?

這丫頭,還不給我幾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