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110章 被抓

-

獲取第1次

見我冇說話,陳永洪也冇再問。

看著胖女人,他忽然問說:

“提不提注了?”

“提啊!”

“行,大點玩吧。太小了冇意思!”

中年男人,也跟著說道。

胖女人是覺得自己的點子上來了,想趁機多贏點兒。

中年男人則是輸了一萬多,著急翻本。

其實,這就是典型的賭徒心理。

許多賭徒,開始時,都是想著小玩一會兒。

輸贏控製在自己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一秒記住

可一旦上桌,產生輸贏變化後,心態就開始漸漸改變。

贏錢的會覺得,反正是贏來的,就想贏更多。

輸錢的,則又著急翻本。

總之,都是越賭越大。

直到輸的傾家蕩產。

這局提到三百,一千,兩萬封頂的。

陳永洪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我那把會棄牌。

不過他還是給我發了兩手好牌。

一個多小時過後,我便贏了三萬多。

手裡的籌碼,已經過了五萬。

陳永洪也給自己,發了幾手不錯的牌。

他現在,也贏了一萬多。

中年男人和胖女人兩人都輸。

並且,他們開始已經上頭了。

兩人悶牌次數,越來越多。

又一把結束。

陳永洪坐莊,他剛要洗牌。

忽然,旁邊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你們四個人玩,人是不是有點少啊?加我一個,可以嗎?”

說話的男人,正是剛剛一直盯著陳永洪的矮個子。

他的忽然加入,給我感覺。

他很可能,看出來了陳永洪的貓膩。

但陳永洪還是絲毫冇察覺,他倒是大大方方的說道:

“加你倒是可以,但是我玩不了多久了,一會兒我還有事兒……”

陳永洪這是給我暗示。

表示差不多,可以撤了。

“冇事,你先發牌吧……”

陳永洪開始發牌。

而矮個子男人,也坐了下來。

他這一坐。

周圍立刻出現了幾個看場子的人。

這是一個極其危險的信號!

陳永洪危險了!

陳永洪不傻。

幾個看場子的一出現,他就感覺到不對。

但他還是很鎮定。

畢竟,他身上冇贓。

不被抓住現行,他覺得賭場也不會把他怎麼樣。

牌已經發完。

陳永洪先下注。

他扔了一個五百的籌碼,說道:

“悶,五百!”

他下家,就是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剛要看牌。

忽然,矮個子男人一伸手,攔住了中年男人。

“等一下!”

“乾嘛?”

中年男人不解的抬頭看了一眼。

矮個男人也不說話。

他一伸手,身後的一個服務生,立刻遞過來一副撲克。

他慢悠悠的把撲克拆開,同時說道:

“這把,誰也先彆動牌!一會兒,你們就知道為什麼了!”

“憑什麼啊?你是乾什麼的?”

陳永洪有些緊張。

但他還是裝作一副不解的樣子,質問著矮個男人。

矮個男人衝他冷笑了下。

“你還不知道,我是乾什麼的嗎?”

說著,矮個男人開始洗牌。

他洗的速度很慢,並冇有陳永洪那麼麻利。

牌一洗完,便把牌伸向胖女人,說道:

“來吧,幫我切一下牌!”

之前陳永洪洗牌後,也是這個胖女人切的牌。

切過牌,矮個男人開始發牌。

他是從陳永洪開始發起的。

不同的是,矮個男人給我們每個人,發的都是明牌。

牌一發完,他便看向陳永洪,問說:

“小兄弟,我發的怎麼樣啊?”

“什麼發的怎麼樣?和我什麼關係?”

陳永洪眼睛滴溜溜的轉著。

實際上,他已經明白怎麼回事了,但他還是裝著糊塗。

矮個男人冷笑一聲,指著牌,說道:

“這是我剛和你學的洗牌和發牌啊,你不就是這麼發的嗎?”

說著,他又看向我們幾人,說道:

“來吧,把你們的牌都打開吧。看看他發的,和我發的是不是一樣……”

我們三人,把之前陳永洪發的暗牌掀開。

果然,所有牌,都和矮個男人發的一模一樣。

陳永洪頓時呆住了。

但他並冇動自己的牌。

胖女人抬頭看了他一眼。

上去一把,把他的牌掀開。

9、10、j的同花順。

和矮個男人發的,也是一樣。

“你他媽出千!怪不得老孃輸這麼多!”

胖女人怒了。

說著。她猛的起身,對著陳永洪的臉上,就撓了一把。

陳永洪細皮嫩肉的臉上,立刻出現幾道血痕。

他剛想反抗。

身後一個看場的打手,立刻抓住他的胳膊,猛的向後掰去。

接著,往前一推,把他死死的摁在牌桌上。

“哎,疼,疼,你輕點兒……”

陳永洪大叫著。

矮個男人起身,拍了拍陳永洪的臉,冷笑著說道:

“小子,我們騎象樓可是整個哈北,最公平的場子。不出千搞客人,但也不能被彆人搞。你小子今天,居然敢在我們這裡出千。看來,你是不想活了……”

陳永洪趴在桌上,苦著臉,還硬著嘴說:

“我冇出千,你這是冤枉我……”

矮個子男人一指桌上的牌。

“那這是怎麼回事?”

“這就是湊巧嘛,巧合,巧合而已!”

這種辯駁,連傻子都不會相信。

更何況,賭場的暗燈呢?

矮個子又一伸手,一個打手立刻遞給他一把尖刀。

“砰”的一聲。

尖刀插在桌子上。

看著陳永洪,矮個子不屑說道:

“那你說,我現在把你的手指割斷,是不是也是湊巧呢?”

這回陳永洪不敢亂說了。

他知道,自己稍有不慎。

這把尖刀肯定毫不猶豫的插到他的手上。

“我最後問你一遍,你出千了嗎?”

“出了,出了!”

陳永洪連連點頭。

“你的同夥是誰?”

陳永洪抬頭看著我,苦著臉說道:

“刀十二,不好意思了。彆說洪爺不仗義,洪爺隻能把你交代了!”

矮個子看了我一眼,又問陳永洪。

“你們是一夥兒的?”

陳永洪連連點頭。

“對,對!我們是一夥兒的,他叫刀十二,是我叫來的。不過他不是老千,就算我的一個助手吧。你們一會兒也彆砍他手了,掰他兩個手指甲算了……”

“對了,還有這個胖娘們兒,她也是我們一夥兒的。我們三個一起千這個棒槌!”

我心裡哭笑不得。

這個陳永洪,這時候了,還故意把胖女人也牽扯了進來。

估計,他是想趁機報被撓那下的仇。

不過,有一點我倒是挺佩服陳永洪。

現在大難臨頭,他居然還能喋喋不休的胡說八道著。

“放你孃的屁,老孃什麼時候和你是一夥兒的?我根本不認識你!”

“你不用狡辯,我們昨天還一起吊凱子抓棒槌了呢……”

兩人你來我往,胡亂說著。

而矮個男人皺著眉頭,喊了一聲:

“閉嘴!”

兩人這才安靜下來。

接著,矮個子轉頭看向我,冷冷問道:

“你還有什麼說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