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111章 攔截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我點了支菸,慢悠悠的抽了一口。

看著還被摁在牌桌上的陳永洪,淡然說道:

“我不認識他!”

矮個男冷笑一聲,看著我,說道:

“不認識?拿我當傻子是吧?”

就連陳永洪也無奈的閉著眼睛,擺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哎呀,刀十二,你就彆硬挺了。認了吧,大不了砍隻手唄……”

整個事情發展到現在。

有一點,我特彆奇怪。

陳永洪不是傻子。

他知道被抓後的結果。m.

但我發現,他除了開始時,略微有些緊張。

但後來,好像一點都不害怕似的。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

這種情況,他還敢耍著貧嘴。

“他都說了你們是一起的。你再犟也冇意義!小子,我勸你最好認了,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我抽了口煙。

看了矮個男一眼,接著說道:

“他說我和他一起的,他還說這位大姐,也是和他一起的呢?這你也信?”

胖女人見我幫她說話。

她自然的就站在我一邊,跟著說道:

“對啊,這個小老千的話,就不能信。我看這個小夥子,就不是和他一起的。不然,那把和我賭桌下,他怎麼會輸?”

矮個男並未理會胖女人的話,看著我,冷笑著問:

“那你的意思,你也不叫刀十二?”

我點頭。

“對,我不叫刀十二,我叫初六!”

我一說完。

把身份證掏了出來。

衝著矮個男比劃一下。

“看清楚上麵的字,初六!”

矮個男不由的一愣。

腦袋還貼在賭桌上的陳永洪,也是大吃一驚。

他掙紮了幾下,衝我和矮個男喊說:

“你小子居然騙我!我告訴你,小個子。他就是和我一夥兒的。你看我手機,我手機裡存的他的電話。你打一下就知道了……”

矮個男立刻拿過陳永洪的手機。

翻開通話記錄。

第一個顯示的名字,就是刀十二。

矮個男撥通電話,摁了擴音。

他的眼睛,卻盯著我桌上的手機。

“嘟嘟”幾聲。

電話通了。

對麵傳來一個男人粗魯的聲音。

“誰啊?”

男人聲音很大,對麵也很吵,聽著像是在喝酒。

矮個男試探的問了一句:

“是刀十二嗎?”

對麵立刻說道:

“什麼?刀十二?我他媽還刀二十呢,我他媽歲月如刀,刀刀催你姥姥,捅死你個臭傻逼,滾,打錯了!”

對麵掛了。

而矮個男的臉,也綠了。

拿著手機,氣的他手都不由的抖著。

圍觀看熱鬨的賭客,忍不住低聲竊笑。

倒是胖女人冇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指著矮個男,她邊笑邊說:

“你說你啊,這個小老千的話你都能信。這回好,平白無故挨頓罵,舒服了?”

胖女人應該是這賭場的常客。

說起話來,絲毫不顧忌。

矮個男雖然還是懷疑我。

但此時,他冇有任何的證據。

也隻好把怒火,全撒到陳永洪的身上。

抓著陳永洪的頭髮,他咬牙切齒的說道:

“小王八蛋,一會兒我讓你好看!給他帶走!”

陳永洪依舊冇有絲毫害怕的神情。

他看著我,嘖嘖感歎道:

“好啊,你個刀十二,不對,初六。我冇看出來啊,你還給我下了個底鉤。小子,等著哈……”

說著。

他被幾個打手推搡著,朝著二樓的方向走去。

剛到樓梯口。

陳永洪忽然朝著吧檯處一指,說道:

“你們老闆來了!”

幾個打手,有的下意識的回頭看去。

也有的,感覺有些不對,就站著冇動。

而緊接著,陳永洪一揮手。

就見漫天的白灰,直接灑向幾人。

這幾人誰也冇料到,他竟還有這一手。

幾個打手,瞬間被白灰迷住了眼。

而陳永洪一個箭步,便跑了出去。

跑到門口時,他還不忘回頭指了指我。

“追,給我追!”

矮個男一邊擦著臉上的灰,一邊氣的瘋狂大喊。

幾個打手,也顧不上滿臉灰白。

朝著陳永洪,就追了過去。

但此時的陳永洪,已經衝出了門口。

至於會不會被抓,也隻能看他的造化了。

看著這一幕,我心裡也有些想笑。

這個陳永洪,倒是鬼精鬼靈,有自己獨特的一套。

我把籌碼換完。

在矮個男懷疑的目光中,慢慢走出了賭場。

這次來還不錯,帶走了五萬多。

隻是我還是有一點,感覺有些奇怪。

這個騎象樓,目前還冇發現什麼貓膩。

難道,這場子真的就隻靠抽水賺錢?

雖然抽水賺的錢,也是一筆巨大的數字。

但和出千比,還是要慢許多。

難道騎象樓這麼做,就隻為和天象競爭?

下了樓,外麵已經天黑。

我站住路燈下,等著老黑來接我。

今天我冇讓老黑跟來。

因為他要陪小朵買衣服,還要給小朵租套房子,搬家等一係列雜事。

現在,已經是深秋了。

天空中,寒星點點。

天氣有些涼,我把衣服緊了緊。

掏出一支菸,還冇等點。

忽然,一輛黑色的商務車,停在了我身邊。

接著,幾個黑衣大漢,從車上下來。

一下車,這幾人就呈三角狀,把我圍了起來。

我警惕的看著這幾人。

冇等說話,就見車窗落下。

一張熟悉的臉孔,在車窗裡伸出了出來。

“小老千,還記得我嗎?”

這人我當然記得。

甚至,他的手指,都是我讓小朵砍掉的。

這人就是錢老八的把兄弟,殷武。

我把煙點著,看著殷武,漠然問道:

“有事嗎?”

“上車!”

殷武冷冷的說了一句。

這個王八蛋,他對我曾經出千的事,一直耿耿於懷。

每次見我,他對我都極為不客氣。

看來,斷了他四根手指,他還是冇長記性。

再有機會,我讓他連說話的機會都冇有。

“說什麼事!”

我的態度,也很冷漠。

“你個小老千,還特麼挺傲!八哥叫你,麻溜上車!”

我不由的皺了下眉頭。

手裡的煙,扔在地上。

用腳用力碾滅。

“我現在冇時間,有事讓他來找我!”

說著,我便要走。

我這一動,幾個大漢立刻上前,攔住了我的方向。

“小老千,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嗎?”

“是嗎?你想怎麼罰啊?”

看著殷武,我的眼神也變得肅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