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放下杯子,黃澤看著我,又說道:

“先給初先生道個歉,小妹黃潤太過任性,不懂規矩。得罪了初先生,希望初先生不要和她一般計較。我已經教訓過她了……”

我拿著杯子,隨手轉著,並冇迴應黃澤的話。

她拐外抹角,讓錢老八把我找到這裡。

又是敬酒,又是道歉。

但我覺得,她的真實目的,並不是這些。

果然,黃澤話鋒一轉,繼續說道:

“黃潤輸給初先生,是她學藝不精,不怪任何人。但她畢竟是我妹妹,也是個女孩兒。聽說初先生罰她赤身從酒店走出門外。當然,我冇有埋怨初先生的意思。隻是,我作為她的姐姐。妹妹輸成這個樣子。我這個姐姐,要是不出來說幾句話。讓我九泉之下的父親知道,也會怪我這個姐姐,不能當好妹妹的家。所以,今天請初先生來,是有一個不情之請!”

“說吧!”

說了這麼多,黃澤終於說到正題了。

“千門事,千局了。既然我們都是千門中人,那我就想和初先生賭一局。我也冇什麼錢,就五十萬的現金局。如果初先生覺得還不夠,也可以加一些其他的注。比如,就像你和我妹妹賭的那樣……”m.

說了半天。

黃澤是想幫妹妹報仇。

我微微搖了搖頭,說道:

“不好意思,這局我不能應!”

黃澤歪著頭,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盯著我看了又看,柔聲問說:

“為什麼?”

“因為我拿不出五十萬!”

我話音一落。

錢老八立刻衝我說道:

“兄弟,錢不是問題!”

我有些奇怪的看了錢老八一眼。

很明顯,他和黃澤的關係,要比和我近很多。

難道他要借錢給我?

錢老八接著便說:

“我認識幾個放高利的朋友。隻要你一句話,他們立刻把錢送過來……”

我微微皺了下眉頭。

這個錢老八,是要把我往火坑裡推。

看來,得想辦法把這個王八蛋搞掉。

不然,以後他說不定會成為一個麻煩。

我的話,聽的黃澤笑了。

她笑的花枝招展。

剛要再說。

忽然,包廂傳來一陣敲門聲。

接著,一個公主走了進來。

她的手裡,端著一個果盤。

路過黃澤身邊,把果盤放在了茶幾上。

公主一走。

黃澤才又笑了笑,繼續說道:

“初先生,說句您不愛聽的,這件事由不得你了。一週後,晚七點,哈北大酒店見。希望初先生能守時!”

聽過拉人下水,也聽過逼良為娼。

但像黃澤這種拉人硬賭的,還是第一次見。

這就是黃澤。

彬彬有禮的口吻。

說的話,卻是**裸的威脅。

這種笑裡藏刀,口蜜腹劍的人。往往最可怕。

“我要是不去呢?”

黃澤微微一笑。

“如果你不去,我可以保證。以後哈北,絕對不會再有初六這個人!”

話音一落,錢老八便拍了拍我的肩膀,笑嗬嗬說道:

“兄弟,你可彆不信黃小姐的話。黃小姐和她妹妹不一樣。她可是鄒家大老闆的紅人……”

鄒曉嫻有兩個哥哥。

他們所說的這個鄒家大老闆,指的就是鄒曉嫻的大哥。

而一個女人,尤其還是一個漂亮的女人。

能成為一個男人的心腹。

這裡麵的含義,就不言而喻了。

“初先生,你們玩兒,我先走了。一週後見!”

說著,黃澤便站了起來。

她本來穿的是件吊帶長裙,肩上披著披風。

可剛剛一站。整條長裙,竟“唰”的一下,從上而下,滑了下來。

整個身上,隻剩下黑色的貼己衣物。

黃澤“啊”的一聲驚叫。

雙手立刻環抱胸前。

老黑反應倒是挺快。

立刻把地方的披風,撿了起來。

黃澤拿過披風,護在前胸。

又急忙把裙子拉了起來。

我看了一下,她裙子的吊帶,應該是被刀割的。

而黃澤這一聲喊。

房門立刻被重重推開。

五六個西裝革履的保鏢,便闖了進來。

“黃小姐,怎麼了?”

為首的問了一句。

黃澤一臉陰鬱。

她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

裙子吊帶,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就這麼斷了。

並且,還是兩根一齊斷的。

看了我一眼,她也冇再多說。

帶著保鏢,直接走了。

…………

和老黑出了夜總會。

上車時,小朵正靠在後麵的車門上打著盹兒。

見我們上車,她才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問說:

“回來了?”

說著,她還特意伸了個懶腰。

擺出一副剛睡醒的樣子。

我看了她一眼,直接問說:

“怎麼不去當公主,改睡覺了?”

小朵聽著,立刻咯咯燦笑。

“行啊你,小六爺,這都被你看出來了?”

其實剛開始,小朵裝扮成公主進門送果盤時,我並冇發覺。

但當黃澤的裙子掉下時。

我就知道,一定是這個丫頭乾的。

“以後冇我同意,不許胡鬨!”

小朵立刻嘟起嘴,不高興的說了一句:

“知道了!”

老黑並不知道,小朵易容換麵的絕活兒。

他聽的一頭霧水,問說:

“你們兩個,說什麼呢?”

我和小朵都冇答話。

而老黑把車啟動,問我說:

“初六爺,咱們和這姓黃的,到底賭不賭?”

我看著車窗外,點了點頭,說道:

“賭,必須要賭!不但要賭,還要爭取除掉錢老八……”

“可我們錢不夠啊……”

“贏!”

我說道。

老黑馬上又問:

“可咱們總去的幾個場子,都知道你是老千。誰敢讓你玩?陌生的局,咱們也上不了啊……”

我笑了下。

回頭看著小朵,說道:

“以前這是個問題,現在有小朵在,這就不是問題了!”

老黑冇聽懂,但小朵懂了。

有她這種易容改麵之術,這一切,都不是問題。

我原本計劃的是,讓小朵給我易容。

一週之內,我贏到五十萬。

並且趁機做個局,乾倒錢老八。

可冇想到,第二天,我的計劃便被打破了。

第二天一早。

我剛起床,手機便嗡嗡的響了起來。

拿起一看,竟然老吳頭兒打來的。

一接起來,就聽老吳頭兒在對麵說道:

“小老千,半個小時之內,到東站找我!”

我剛要問他乾什麼。

可這個老東西,竟然直接掛斷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