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115章 惡丐

-

獲取第1次

雖然無奈,但我也冇彆的辦法。

隻好簡單收拾了下,便打車直接去了東站。

東站是哈北最早的火車站,屬俄式建築。

據說,是清末年間,老毛子在哈北建造的。

我到時,老吳頭兒正在站前大門口,蹲在一個棋攤前,看著熱鬨。

一見我過來,他立刻起身。

二話不說,拉著我就往火車站裡走。

“乾嘛去?”

我急忙問說。

“去站官屯兒……”

站官屯兒名字聽著有些小。m.

但實際,卻是我們省一個很大的城市。

在2000年之前,他還有一個響徹江湖的名稱,賊城。

一聽去那裡,我立刻問說:

“去那兒乾什麼?”

“賭啊!你答應過我,替我賭一局,贏一個人!”

我是答應過老吳頭兒。

但我怎麼也冇想到,這人竟不在哈北,而是幾百公裡外的站官屯兒。

“換個時間吧,我最近有事!”

一週之後,就是我和黃澤的賭局。

可現在,賭資我還冇準備好呢。

老吳頭兒一聽,立刻轉身瞪著我,說道:

“你個小老千,是不是想耍賴?你還想不想我教你彈骰子了?快,彆囉嗦。今天去,明天回!”

我無奈。

麵對這個老傢夥的威脅,我是一點辦法都冇有。

從哈北到站官屯兒,需要七個小時的綠皮車。

雖然不是春運,但火車站,依舊是人山人海。

好不容易上了車,我便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心裡盤算著,一週後的賭局。

以及,要怎麼搞掉錢老八。

這個人,就是個兩麵三刀的攪局者。

有他在,早晚會壞事。

火車開動,我本來正昏昏欲睡。

就聽車廂裡,傳來一陣吆喝聲。

“花生瓜子火腿腸,啤酒飲料礦泉水嘞,來,腿收一下……”

我聽著,不由的皺了下眉頭。

剛有的睏意,又被打斷。

小推車剛走,我再次準備閉上眼睛。

忽然,就聽老吳頭兒和彆人說道:

“你是丐幫的?”

丐幫?

我再次睜開眼睛。

就見一個四十多歲的乞丐,正站在我們的座位旁。

他頭髮老長,蓬頭垢麵,衣衫襤褸。

渾身上下,散發著酸臭的味道。

脖子上麵,還有個碗口大的腫包。

看著,就讓人心底泛寒,想離他遠一些。

老吳頭兒問他話,他也不答。

一伸手,衝著我們這排座位上的人開始乞討。

我旁邊坐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

她雖然一臉嫌棄,但還是給了一塊錢。

乞丐也不說謝,把手伸向了老吳頭兒。

老吳頭兒瞟了他一眼。

在兜裡摸索半天,摳出一枚一毛的硬幣,遞給乞丐。

“喏,拿去吧……”

看了一眼硬幣,乞丐不接。

他還是不說話,手依舊伸向老吳頭兒。

很明顯,他這是嫌少。

老吳頭兒白了他一眼,嘟囔道:

“不少了,你一天要的,比我賺的都多。我給你點就不錯了……”

見老吳頭兒不肯再給。

這乞丐也不說話。

他忽然上前一步,對著座位間的桌板。

一彎腰,“邦”的一聲,便磕了一個響頭。

這聲音很大。

嚇的周圍人不由向後靠著。

而他的額頭,也都磕的通紅一片。

接著,又朝著老吳頭兒伸手。

老吳頭兒眼睛一瞪,直接說道:

“哎呦,嚇唬我?我還就不怕這個!”

老吳頭兒倔勁兒上來了。

“就一毛,愛要不要!”

可老吳頭兒一說完。

這乞丐對著桌麵,“咣”的一下,又磕了一個。

接著,再次看向老吳頭兒。

老吳頭兒一梗脖子,說道:

“你把腦袋磕碎了,也就這一毛!”

老吳頭兒和這乞丐杠上了。

乞丐還是一言不發。

一彎腰,就聽“咣咣咣”三聲響,他竟連續磕了三個。

三個頭磕完,額頭上已經青腫一片,血絲也滲了出來。

這種場麵,讓本就無聊的旅客充滿好奇。

一個個都站了起來,看起了熱鬨。

老吳頭兒剛要再說。

忽然,過道上又過來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乞丐。

他手上纏著幾層紗布。

一到老吳頭兒跟前,便把紗布一層層揭開,把胳膊露了出來。

這一露,周圍看熱鬨的人,不由的發出一聲驚呼。

就見他胳膊上,血跡斑斑。

手腕上麵,還有一個血洞,看著特彆滲人。

年輕乞丐看著老吳頭兒,央求道:

“老爺子,多賞點兒吧!”

話一說完。

也不等老吳頭兒有動作。

就見他從兜裡掏出一個長長的鐵釘。

把胳膊直接伸到老吳頭兒的麵前。

拿著鐵釘,對著胳膊上的血洞,就紮了下去。

“啊!”

車廂裡,有膽小的人,忍不住驚叫。

更有看不下去的,直接把頭扭了過去。

拔出釘子,年輕乞丐衝著老吳頭兒,繼續乞討。

“老爺子,再不賞點兒,我這條胳膊,可就撂你這兒了……”

這兩人的乞討方式,完全就是脅迫,幾乎等於硬搶了。

我轉過身,朝著車廂另外一頭看去。

就見車廂的末端,還有兩個乞丐模樣的人。

正站在原地,遠遠的看著這麵發生的情況。

看來,這是遇到群丐了。

再不給,這倆乞丐肯定都會過來的。

我便掏出五塊錢,遞給乞丐,漠然說道:

“我們是一起的,彆管他要了……”

年輕乞丐立刻衝我微微鞠躬,笑嗬嗬唱道:

“這位老闆貴人相,長相英俊又大方。要是再給咱五塊,一定發財又健康!”

說著,我還冇等說話。

這乞丐便把胳膊伸到我跟前,拿著釘子,似乎還要紮。

我又拿出五塊,遞給他,說道:

“錢給你,武把式就算了……”

“得嘞,老闆發財!”

接過錢,兩個乞丐又去彆的座位討要。

隻是走之前,那箇中年乞丐,惡狠狠的瞪了老吳頭兒一眼。

見我給了這倆乞丐十塊錢,老吳頭兒皺著眉頭。

一臉不滿的看著我,不甘心的說道:

“小子,你知不知道他們是乾什麼的?你就給他們錢?他們是西行惡丐,靠的就是武乞。我老吳頭兒,最討厭的就是這種人……”

老吳頭兒一臉憤然的和我嘮叨著。

我當然知道,他們是怎麼回事。

當年和六爺走南闖北。

關於丐幫,自然聽過見過,打過交道。

我在前麵說過。

江湖之中,分為三教九流,五花八門,七十二行。

七十二行又細分為三百六十種小行。

而八門當中。

則分為明八門,暗八門。和內八門,外八門。

我所在的千門,屬於外八門。

我看前麵有讀者評論,說千門又叫彩門。

這點是不對的。

彩門屬於明八門。

指的是過去走江湖,變戲法兒的。

和千門,完全是兩個行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