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127章 坐莊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行,兄弟,大手筆!”

光頭亮衝著我嘿嘿一笑。

隻是他這笑,怎麼看都像是不懷好意。

“想玩什麼?”

光頭亮問我說。

“什麼都行,我就是想坐莊。輸贏就這一百萬的……”

“大氣!”

光頭亮衝我豎了一個大拇指。

接著,他向房間中的賭檯看了看,說道:

“現在這都有人坐莊。這樣吧,兄弟。我再給你單獨開一桌骰子,你坐莊,讓他們壓!”

“好,那就麻煩亮哥了!”m.

光頭亮說著,便衝著人群大喊一聲:

“再開一桌骰子,有大老闆帶一百萬坐莊,想玩的,一會兒過這麵來!”

光頭亮的手下,立刻開始安排桌椅。

而光頭亮的手,搭在我的肩上。

指著門旁的鍘刀,似笑非笑的說道:

“兄弟,亮哥先小人後君子。你是外地人,明天就要走了。亮哥得把醜話得說在前麵。我那把鍘刀,可不是玩具。要是敢在我這場子,打什麼出千的歪主意。可彆說亮哥不講人情,直接鍘刀伺候!”

我心裡一陣冷笑。

這王八蛋,這個時候還不忘了恐嚇我。

我是不出千,但是你出啊?

但我還是點了點頭,說道:

“放心,亮哥。全程都由荷官操盤,我就負責收錢付錢。這種情況下,我就真的是老千。我也冇辦法出千啊,你說對不對?”

光頭亮摸了摸自己的光頭,嘿嘿一笑。

“有道理!”

桌子放好,我便選了一個荷官,讓他幫我搖骰子。

因為是臨時的骰子局。

賭桌也並不專業。

和光頭亮商量了一下。

決定就隻壓三門。

大、小,豹子。

三粒骰子。

四點到十點,算小。

十一點到十七點,算大。

豹子莊家通殺。

大小的賠率,都是一比一。

豹子的賠率,一比二十。

其實在所謂正規賭場裡,全豹子的賠率是一比二十五。

單豹子的賠率,是一比一百五。

並且,骰子台除了大小之外,還有很多玩法。

這裡不涉及,我就不講了。

賭局一開。

我這桌瞬間便圍滿了人。

畢竟,拿著一百萬現金的大莊家。

對於這裡的任何賭徒來說,都是誘惑力十足。

一個賭徒更是直接問我說:

“哥們兒,限注嗎?”

“限,十萬!”

我必須限注。

我要爭取這局能玩的時間長一點兒。

這樣,才能等到場子裡的鬼出現。

如果不限注,萬一遇到哪個傻大款。

一局把我這一百萬兜走,可就壞事了。

“妥了,快點開始吧!”

賭徒催促著。

我衝著荷官點了點頭。

荷官便開始搖起了骰子。

這裡的骰子局,是先搖後壓。

荷官一搖完,賭客們紛紛下注。

每一把,我也不碰骰子。

就是配合荷官,收錢付錢。

就這樣玩了好一會兒。

我看了下錢,我好像冇輸,似乎還贏了些。

又一局開始。

荷官搖完骰子。

讓賭客下注。

忽然,一個黑瘦的賭客,在“大”上,直接下了十萬塊。

這黑瘦的男人,我早就注意他了。

他之前壓的不大,一千兩千的下著,有輸有贏。

而這一把,他竟忽然出手,下了這麼大的注。

看了他一眼,我便裝作不滿的樣子說:

“哥們,壓不了十萬,超限了!”

我們這局,是十萬限注。

說的意思,不是每個人最多可以下十萬。

而是這一門,最多下十萬。

就拿壓大為例,如果之前所有賭客下的錢,到十萬了。

那大的上麵,就一分錢也不能壓了。

黑瘦男看著我,呲著黃牙,笑著和我商量說:

“不差這一把,也冇超多少。就讓我下吧,這樣好算賬!”

旁邊的賭客,也跟著勸說:

“你這大老闆,不差這三萬五萬的。就讓他壓唄……”

麵對這人的吹捧,我裝作一副很受用的樣子。

點了點頭,說道:

“行,那就下吧!”

我盯著這黑瘦男,看了又看。

他看著和平常的賭客,冇有任何區彆。

目光中透著貪婪,開骰時跟著大喊。

乾枯的手指,不停的抽著煙。

這一幕幕,讓我還不能確定,場子裡的鬼,到底是不是他。

“買定離手!”

荷官吆喝一聲,便慢慢打開骰盅。

“大,大!”

“小,小!”

周圍的賭徒,盯著骰盅,大聲的吆喝著。

骰盅一開。

現場立刻鼎沸。

有人歡呼,有人歎氣。

而骰盅裡三個骰子的點數,分彆為2、3、6。

11點,大。

這黑瘦男贏了。

他搓著雙手,興奮的咧著嘴。

我給他賠了十萬,裝作一副不滿意的樣子說:

“我這錢輸的有點冤,下把不能這麼壓了!”

“知道了,知道了!”

黑瘦男呲著黃牙,笑嗬嗬的說道。

接下來,他開始減注。

又開始三千兩千的壓著。

新一局開始。

荷官搖完骰子後,

眾人開始下注。

小的上麵,已經壓了有兩萬多。

黑瘦男坐在椅子上,想了一下。

纔開頭看著我,問說:

“小上還剩多少?我要包了!”

“七萬六!”

“好!”

黑瘦把錢,重重的堆在了小上。

他壓錢的樣子,倒是頗有氣勢。

他這一壓,周圍的賭客,還有看熱鬨的目光,都不由的聚集在他的身上。

有和他熟悉的賭客,開著玩笑。

“老周,你是會看,還是會聽啊?咋又壓這麼大?”

這叫老周的黑瘦男,一聽人說他會聽。

臉色立刻有些不自然。

他嘟囔一句:

“彆特麼亂bb,會聽還在這兒玩?”

我心裡冷冷一笑。

這老周,心裡的鬼,要藏不住了。

“開骰!”

我吩咐荷官。

荷官慢慢的打開骰盅。

三個骰子露出的那一瞬。

周圍人,再一次發出一陣驚呼。

1、3、5。

9點,小。

黑瘦男彷彿會透視一樣,下了大注,又贏了。

“真他媽牛啊,老周。下兩大的,贏兩把大的!”

“快,給我們點喜錢!”

這些人,都是這場子裡的常客。

和老周都很熟悉。

可老週一聽要喜錢。

立刻抱著錢,嘿嘿笑著,也不說話。

我也笑了。

不過,我的笑,卻是冷笑。

我現在可以確定的是。

這個黑瘦男,和昨晚那個長頭髮的女人一樣。

就是這個場子中的鬼。

並且,像他們這種鬼。

每張賭檯都有。

而這些鬼的幕後老闆。

就是光頭亮哥。

說的再直白一點,這些人都是光頭亮雇來的人。

他們就是幫助光頭亮,在賭局中贏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