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137章 變點

-

獲取第1次

“初先生這麼小心嗎?一萬都要看牌?我還不知道,我是什麼牌呢……”

黃澤說著,便把自己麵前的三張牌亮開。

她也是散牌。

j、9、7。

比我的牌小。

如果我跟,這把我就贏了。

我冇有絲毫的懊悔,慢悠悠說道:

“小心駛得萬年船!”

說著,把手中的三張牌一合。

衝著錢老八麵前的牌堆,就扔了過去。

這一扔,就見三張牌整齊劃一。一秒記住

在牌桌之上,劃出一道漂亮的斜線。

三張牌,竟齊刷刷的插進了牌堆裡。

我這手一露。

在場的人,都不由的一驚。

尤其是黃澤,她微微一怔,馬上讚歎道:

“初先生果然是高手,好漂亮的手法!”

我冇說話。

在賭局上,我從不炫技。

那樣的話,隻會讓彆人提高對你的警惕。

但今天的情況,卻不一樣。

因為,我是在尋找出千的機會。

牌局繼續。

依舊是黃澤先下注。

而我還是看牌,棄牌。

就這樣。

一局一局的重複著。

我幾乎是一手冇跟。

單是底錢,就已經下了七八萬。

對於我這種玩法。

黃澤有些不屑。

她一邊收著底錢,一邊冷眼看著我,問說:

“初先生,你這五十萬,是準備用來全部下底的嗎?”

黃澤開始激將我。

而我則慢悠悠的抽著煙,淡淡說道:

“冇辦法,牌太小,不敢跟!”

黃澤冷笑一聲,說道:

“那就祝你早日拿到大牌!”

一旁洗牌的錢老八,竟也跟著嘟囔說:

“我說初兄弟,你得跟啊。你這不跟,什麼時候能贏?來,這把八哥給你發手大牌!”

說話間,牌已發好。

我依舊看牌。

這把運氣還不錯。

三張牌是6、7、8的同花順。

這種牌,彆說是兩人局。

就是五六人的局,贏的概率也很高。

見我看牌,黃澤馬上又問:

“初先生,這把不會還是想著棄牌吧?”

我冇理會她的冷嘲熱諷。

拿出兩遝錢,直接扔到牌桌上。

“兩萬!”

我是看牌下注。

但黃澤卻根本不看牌。

但她立刻拿出五遝,直接下注。

“大你三萬,五萬!”

哦?

我不由的看了黃澤一眼。

我看了牌,選擇下注。

那就證明,我的牌一定不小。

當然,也存在詐牌的可能。

但這種可能性一定很小。

而她冇看牌,就選擇加註。

這似乎就有些不太對勁了。

我可以確定的是。

到現在為止,黃澤並冇出千。

可這局她連牌都不看,就選擇加註。

難道,她是準備出千了?

想了下。我再次拿出十萬,扔到牌桌上。

“跟了!”

輪到黃澤。

她不再悶牌。

而是得意一笑,看著我說:

“初先生,難得你捨得下這麼大的注了。看來,牌不小啊?”

我點了支菸,默默的抽著,也不接她的話。

黃澤也開始看牌了。

她看牌的動作,和很多棒槌賭徒一樣。

是慢慢的,一點點的暈著牌。

而我的眼睛,始終盯著她的手。

她穿的是冇有袖子的旗袍。

不可能用袖裡乾坤的方式藏牌。

並且我們的牌桌很大。

錢老八距離她很遠。

也不可能幫忙換牌。

她看牌的方式,除了用力暈牌之外。

再冇有任何特彆的地方。

難道我想錯了?

她冇打算出千?

黃澤暈了好一會兒。

忽然,她點了二十遝錢,朝著錢堆一扔。

看著我,目光銳利的說道:

“二十萬,我開你!”

像炸金花、梭哈這種玩法。

按照規矩,對方開你,你是需要先亮牌的。

當然,有些私下的賭局。

也不計較這些,誰先開牌都可以。

盯著黃澤,我把三張牌亮在桌上。

6、7、8的同花順。

黃澤不由一驚。

盯著我的牌,好一會兒,才緩緩說道:

“冇想到,初先生是這麼大的牌……”

“看來,這局是初六兄弟贏了吧?來,收錢!”

錢老八跟著說道。

說著,他便要幫我,把桌上的三十多萬,推了過來。

“等一下!”

錢老八剛一動,黃澤忽然開口。

“初先生的牌是不小。但我的牌,也足夠大。不好意思,初先生。我也是同花順。不過我的是q、k、a的同花順!”

話一說完。

黃澤便把牌亮在桌麵上。

同時,她麵帶得意的看著我。

坐在後排的黃潤,更是直接站了起來。

衝著黃澤,高興的說道:

“姐,真棒!彆給他機會,弄死他!”

錢老八跟著哈哈一笑。

“不好意思,初兄弟,以為你贏了呢。冇想到,還是黃小姐贏,哈哈!”

說著,把本來要推給我的錢,又重新推給了黃澤。

我的臉色,不由的冷了下來。

黃澤故意虛晃一槍。

讓我以為我贏了。

而結果,她卻把錢收走。

她想用這種伎倆,來刺激我。

讓我生氣,煩躁,乃至上頭。

隻要那樣。

這局,她就穩贏了。

可我不但冇上頭。

反而更加冷靜了。

我可以確定的是,黃澤一定是出千了。

不然,她不會暈牌暈那麼長時間。

並且,她是qka的同花順。

不應該選擇直接開我的牌。

她開我牌的目的。

就是要先看我牌。

會不會和她的牌撞上。

也就是說。

如果我手裡,也有qka三張中的某一張。

那她很可能,會選擇棄牌認輸。

隻是,她到底是用什麼手段出千的,我還冇看出來。

偷牌、藏牌、換牌。

這些都不可能。

她唯一可以出千的方式。

就是改變撲克的點數。

改變點數?

想到這裡,我不由一愣。

難道真的是改變點數?

以前和六爺在一起的時候。

我倒是知道有一種熱敏撲克,也叫熱熔撲克。

撲克是熱敏紙加特殊材料製成的。

通過溫度提升,可以改變撲克牌的點數。

這種撲克,很多魔術師都用。

比如,給你一張牌。

讓你放到手掌中。

魔術師開始假裝發功。

握著你的手,用力摩擦你手中的撲克牌。

當溫度逐漸上升,撲克牌就會變成其他的點數。

但這種熱敏撲克,有兩個弊端。

一是要有適當的溫度。

再一點,它隻能把牌,變成相鄰或者相似的點數。

比如,梅花2,可以變成梅花3。

但絕對變不成梅花j。

也就是說,黃澤用的,絕對不是這種撲克。

那她是怎麼做到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