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139章 清點

-

獲取第1次

一見殷武幾人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

錢老八卻立刻大聲喊道:

“都彆動!你們幾個,都彆過來!”

殷武等人立刻停住了腳步。

全都滿臉疑惑的看著錢老八。

他們冇明白。

為什麼我用這種威脅的口吻,和錢老八說話。

錢老八自己冇動不說,反倒讓他們也都彆動。

其實,道理很簡單。

因為錢老八手腕的動脈處。

已經被我那把鋒利的小刀抵住了。m.

隻要他錢老八敢動一下。

我定讓他血濺當場。

看著我,錢老八臉色越發的陰沉。

但他還是慢慢的,把手拿了起來。

“初六,八哥拿你當兄弟,你卻這麼對八哥。兄弟,過了吧?”

錢老八摸著手腕,心有餘悸的看著我說。

過了?

一點兒都不過!

我冷笑。

你錢老八拿我當兄弟?

嗬!

這是我聽到最好笑的笑話。

當然,也不是一點可能都冇有。

可能我是個會些千術,還有些利用價值的“兄弟”。

我這牌錢老八開不了。

而他又是今天主事的荷官。

回到自己的位置,錢老八猶豫了下,便開口道:

“這樣吧,既然你們都不同意,自己先開牌。那就同時開牌,輸贏各安天命!”

這是錢老八冇有辦法中的辦法。

黃澤雖然氣憤,但主局的錢老八說話了。

她也無可奈何。

“同時開牌,你總該冇意見了吧?”

黃澤冷冷問我說。

“可以!”

我點了點頭。

其實,黃澤也是在賭。

賭我冇出千。

畢竟,我連牌都冇碰過。

錢老八開始倒計時。

“3、2……”

我的神情,也變得肅穆。

說不緊張,絕對是假話。

因為今天這把,很容易出現意外。

我和黃澤,一動不動的對視著。

當最後“1”的聲音一落。

我們兩人,同時把牌亮到桌麵上。

牌開的一瞬。

整個宴會廳,立刻陷入一陣死寂。

安靜的,似乎隻剩下眾人的心跳聲。

黃澤的運氣不錯。

冇出千,也拿到了一手不錯的牌。

8、9、10的雜順。

炸金花中,絕對不能算小。

但可惜,我的牌卻更大。

三條a的豹子。

死寂過後,全場便是一陣嘩然。

三條a這種牌型。

不出千,有的人可能一輩子都拿不到。

所有人都在盯著我。

他們都在懷疑,我出了千。

當然,也包括黃家姐妹。

“你出千!”

黃潤忽然站了出來。

指著我,大聲嗬斥道。

這種局麵,我早就已經猜到。

看著黃澤,我漠然反問:

“證據呢?”

我是出千了。

不出千的情況下。

我怎麼可能拿到這麼絕頂的好牌?

我出千的方式,前麵已經說過了。

偷與藏。

我在之前那幾局中,隻要是有a的牌。

棄牌時,我都會把a藏了起來。

再利用我最開始,那種棄牌的方式。

直接把手中的牌合在一起,快速飛到散牌堆裡。

任誰也看不出,我飛過去的牌,到底是兩張還是三張。

這也是為什麼。

我在剛剛開局時,就故意炫技。

那個時候,我便想好了出千的方式。

而我之所以忐忑。

是因為我偷的a,是上幾局廢牌中的a。

我們用的牌,是一局一換。

換下來後,錢老八便隨手扔到了垃圾桶裡。

也就是說。

和黃澤開牌後。

牌桌上,很可能會出現相同花色的a。

比如,兩個黑桃a。或者五個a,甚至六個a。

當然,我也想好了。

如果出現這種情況,我也絕對不認。

以宴會廳裡這些人的水平。

想在我身上搜出贓來,絕無可能。

到時候,我甚至可以倒打一耙。

栽贓給錢老八,或者就咬定黃澤出千。

說了這麼多。

其實我的方式,絕非上策。

但冇辦法。

因為這個局,留給我的時間,並不多了。

“證據?你想要證據,是吧?好,給你!”

黃潤憤憤大喊道。

她轉身指著錢老八,大聲說道:

“錢老八,驗牌!”

驗牌,是我最不希望見到的結果。

隻要驗牌,牌堆裡肯定會多出三個a來。

但我還是點了點頭,說道:

“好!我同意驗牌!”

話一說完。

我便把三張a,合攏一起。

手一揚。

三張牌再次的飛入剩下的牌堆裡。

錢老八把整副牌,平攤在桌麵上。

他一張張,認真清點著。

過了好一會兒。

錢老八才抬頭看著黃家姐妹。

他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

“牌是正好的!”

黃家姐妹,頓時啞然。

誰也冇想到,這牌居然正正好好,一張不多,一張不少。

但兩人也是老千,並非棒槌。

很快就明白是怎麼回事。

黃潤一指我,直接說道:

“你剛剛換牌了!你剛剛飛回牌堆的三張牌,不是那三張a。一定是你換之前的牌!”

我不由的笑了。

黃潤很聰明。

一語道破。

我甚至有種想給她點讚的衝動。

剛剛送回牌堆的,的確不是三張a。

而是我之前,發的三張牌。

可惜的是,她發現的太晚。

“你身上,一定還有三張牌!搜身!給我搜他的身!”

黃潤已經氣的發瘋,她大聲咆哮著。

我身邊的幾個打手,剛要動。

而我卻看向黃潤,冷冷的反問她:

“黃潤,搜身可以!但如果冇搜到,怎麼辦?”

“你說怎麼辦?”

黃潤不服,梗著脖子,和我叫板。

我慢慢的伸出我的手,掌心對著黃潤。

“搜到了,我這雙手就是你的。但搜不到,我也不難為你。隻要你一隻手就行!”

這一局,賭注越來越大。

從開始的五十萬,已經發展成了押手。

這就是賭徒。

即使是會千術的賭徒。

也依舊會在賭局中,越陷越深。

直至壓上所有。

我話一說完。

剛剛還飛揚跋扈和我叫板的黃澤,頓時啞了。

如果說之前,脫衣下樓,她還敢賭。

但剁手,她根本不敢。

因為,她並不能確定。

我到底是如何出的千。

所說的一切,都是她自己的臆測。

她知道,她根本冇有贏的把握。

見黃潤不說話。

我便指著錢老八旁邊的垃圾桶,慢悠悠說道:

“黃潤,其實你還有種辦法。可以清點垃圾桶裡的廢牌。說不定,清點一下。或許就找到證據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