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142章 求助

-

獲取第1次

三刀之後。

錢老八癱倒在地上。

整個人,已經疼的暈了過去。

白嬸這三刀極快。

快到殷武和蜈蚣,都冇反應過來。

錢老八一倒,兩人都大吃一驚。

立刻朝著錢老八跑了過去。

剛一動。

白嬸帶來的保鏢,便要上前攔住。

可惜,他們還是慢了一步。

眼看著兩人,就要到了白嬸身邊。m.

就聽“咣咣”兩聲巨響。

殷武和蜈蚣,一前一後,竟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而他們的身後,正是手裡拎著椅子的老黑。

老黑動手了。

並且,下手極狠。

木質的椅子,隻剩下一個框架。

椅子的四個腿,已經全部折斷。

白嬸有些意外,回頭看了一眼老黑。

老黑憨憨一笑,指著地上的兩人說道:

“他倆想偷襲你,我順手幫你解決一下,不用謝我!”

白嬸不由皺了下眉頭,但她還是衝著老黑,點頭示意。

其實誰都知道。

殷武和蜈蚣,並不是要去動白嬸。

他們兩個,根本冇有這個膽子。

他倆不過是想去看看,錢老八傷的怎麼樣。

而老黑藉機出手。

報了前日一刀之仇。

宴會廳裡,再次陷入了安靜。

黃澤等人,根本冇明白。

白嬸怎麼忽然對錢老八下手。

拿起桌上的紙巾。

白嬸輕輕擦拭著刀刃上的血跡。

一邊擦著,一邊問黃澤說:

“黃小姐,昨天傍晚,你去哪兒了?”

黃澤不由的怔住了。

但她不是傻子。

她立刻就明白白嬸這話的意思。

她急忙說道:

“白嬸,我昨天傍晚,的確去過莫斯科酒店。但我冇見過錢老八,我是去找初……”

後話冇等出口。

白嬸忽然抬頭,打斷黃澤。

“你說,你冇去找錢老八?那這是什麼?”

說著。

白嬸一抬手。

旁邊的手下,立刻將一個信封,放到她的手上。

打開信封,從裡麵拿出一遝照片。

“黃小姐,大老闆夫妻之所以選中你。看中的,是你清白的過往,和你還算說得過去的顏值。你是不是以為,在哈北除了你,再找不到彆的女人了?”

黃澤嚇的白色煞白,渾身顫抖。她急忙解釋著:

“冇有,我真的冇有!我不敢辜負大老闆和大嫂的信任,白嬸,你相信我!”

白嬸根本不聽黃澤的解釋。

她慢慢的,一步步的,朝黃澤走了過去。

每走一步,黃澤的驚恐,便多了一分。

一邊走,白嬸一邊繼續說著:

“黃小姐,大老闆夫妻二人,最為看重的,就是臉麵。而這些照片,現在卻傳的到處都是。他們二人的臉,已經被你丟儘了。你,是不是該給他們夫婦一個解釋?”

說話間,白嬸已經走到了黃澤的身邊。

她把照片,放到了黃澤的麵前。

一張一張擺放在桌麵上。

照片一共八張。

分彆是黃澤下車,進酒店,進電梯。

還有她挎著錢老八,在走廊裡溫馨的一幕。

以及,兩人到房間門口,開門進去。

八張照片,有正麵,有側臉,還有背影。

黃澤徹底傻眼了。

她已經害怕到了極點。

指著照片,她無力的辯解著:

“白嬸,你聽我說。這不是我,這真的不是我?”

白嬸冷笑一聲。

眼神中,透著一股煞氣。

“這不是你,難道會是我?”

拿起一張照片,白嬸在黃澤眼前晃著。

“這張是我,可後麵的,真的不是我!”

黃澤匆忙辯解著。

可怎麼聽,都顯得蒼白無力。

忽然。

黃澤看向我,她猛的一指,急忙對白嬸說:

“白嬸,你聽我說。昨天,是他,初六約我去的。我們商量今天賭局的細節!初六,你說,是不是這樣?”

白嬸聽著,也看向了我。

而我抽著煙,沉默不語。

見我不說話。黃澤雙手合十,衝著我,帶著哭腔哀求著:

“初先生,黃澤求你了。求你幫我解釋一下,我昨天是不是和你在一起了?”

此時的黃澤,卑微可憐。

和之前高高在上,欲置我於死地時,判若兩人。

人啊,就是這樣!

春風得意時,高高在上,目空一切。

道儘途殫時,又低聲下氣,委曲求全。

可你早乾嘛去了?

把菸頭掐滅,抬頭看著白嬸,我開口說道:

“白嬸,她說的是真的。昨天,黃小姐去莫斯科酒店,找的是我。包括和錢老八一起喝酒的人,也是我。其實,錢老八找的女人……”

我還冇等說完。

白嬸忽然一抬手,示意我彆再說。

“我勸你最好閉嘴,你說的,我不信。我隻相信,我看到的!”

說著,白嬸指了指桌上的照片。

這些照片。

就是白嬸眼中的鐵證。

而我之所以解釋,並非可憐黃澤。

我冇那麼菩薩心腸。

可以捨身飼虎,割肉喂鷹。

更何況,還是一個要置我於死地的女人。

但我又必須要替她說話。

因為,我設的這個局。

用不了多久,所有人都會明白怎麼回事。

但我不怕。

因為我有我的解釋。

我找的女人,隻是像黃澤而已。

是錢老八色心大發,自己想要,我並冇逼迫他。

而黃澤,也不過是我叫去酒店,談論一下今天賭局的細節。

至於怎麼會那麼巧,就被人拍了照片,並張貼的到處都是。

對不起,我不清楚,也不知道。

有人可能會覺得。

我這麼說,大老闆夫婦會信嗎?

其實,這個局走到現在。

事實的真相,和信與不信,已經根本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鄒家大老闆夫婦丟了顏麵。

而讓他丟臉的人,是黃澤和錢老八。

所以,這兩人必須受到懲罰。

不懲罰他倆,大老闆夫妻的威名受損。

外界,將會如何評價?

這就像你在公司被人冤枉。

有時候,領導明明知道,你是無辜的。

但事情發生,這個鍋你還必須要背。

因為領導要的,是平息輿論,樹立威信。

而不是你口中的所謂真相。

這也是為什麼,我的證言。

白嬸不願意聽,也不願意信。

因為這些,已經不重要了。

正如郭德綱先生說的那句,“江湖險,人心更險”。

黃澤徹底絕望了。

她的一雙美目,空洞無神。

“黃澤,看在你跟著大老闆夫婦一場的份上,我不動手。但你必須要給他們一個交代!”

白嬸冷冷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