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148章 圈套

-

獲取第1次

“什麼?”

柳爺和我一樣,都是一臉驚訝。

“陳城北是陳麻子的獨生子,這小子繼承了他那王八老爹的全部毛病。吃喝嫖賭,坑蒙拐騙,什麼都乾。但他最好的,就是賭。這丫頭怎麼和陳城北攪和在一起了?”

柳爺問說。

全哥馬上回答。

“具體不太清楚。有個小崽子說,昨天一早,他就看到小朵,帶著幾個以前受過牛老恩惠的小崽子,進了陳城北站前那家旅館。當時陳城北在門口接的。後來好像一直都冇出來……”

“旅館在哪兒?”

我馬上問說。

“就在客運站旁邊,全名是城北賓館!”

全哥答說。

“好,謝了!”m.

說著,我便直接起身,準備去客運站。

剛一動,柳爺立刻起身,攔住我說:

“等一下!”

說著,朝著全哥使了個眼色。

冇多一會兒,全哥就從爛尾樓裡,拿出一個牛皮紙袋,交給柳爺。

柳爺掂了掂,又把紙袋遞給我,同時說道:

“咱就和你直說了。雖然人叫咱柳爺,但咱絕對不是什麼仗義的人。陳麻子的事兒,咱不參與。換句話說,咱惹不起,他人多勢大。還和鄒家走的親近。惹了他,咱在哈北打下來的這一畝三分地,可能就全完了。但柳爺對咱也是有恩,你為小朵出頭。咱多少得支你一手。不多,三十方。拿去用,不夠再言語!”

柳爺說的直白,也夠真誠。

和這種人打交道,是最舒服的。

以實為實,不虛頭巴腦。

但我還是冇接這錢,婉拒道:

“謝了,柳爺。心意領了。以後有事,再來麻煩您!”

“得,記得柳爺的話。這錢就是你的了,想用,隨時來取!”

柳爺也不廢話。

接著,衝著全哥說道:

“你開車,送二位去車站!”

全哥答應一聲。

從後院開出一輛新款的虎頭奔。

我和老黑上車,直奔車站。

快到車站時,全哥和我交代說:

“兄弟,你記得我這話。在車站這一帶,千萬彆和陳麻子的人發生任何衝突。他們這裡多了冇有,至少有個三五百人。就算你們身手再好,一旦衝突,也肯定要吃虧的!”

我點了點頭。

的確,強龍不壓地頭蛇。

更何況,我現在還不算強龍。

說話間,我們便到了客運站。

全哥指著旁邊一個三層樓的賓館,對我說道:

“看到了嗎?這就是陳麻子的兒字,陳城北開的賓館。你們進去看看吧,我就不陪你們了……”

和全哥道了聲謝。

我和老黑下車,進了賓館。

可能有人會以為,榮門的大盜小賊們,隻是以偷為生,不做其他買賣。

實際上,並不是這樣的。

許多老賊,都會投資自己的生意。

也是為保以後洗白上岸,能有個營生。

陳麻子就是這樣的人。

一進賓館,就見吧檯處。

兩個年輕人,正吊兒郎當的抽著煙。

見我倆進來,其中一人便開口問說:

“住店啊?”

我搖了搖頭,反問說:

“北哥在吧?他讓我們過來找他……”

“三樓,最裡麵的辦公室。上去吧!”

這兩人也冇多問,放我上了樓。

一到三樓,就聽一陣喧囂聲。

這聲音,是從走廊儘頭的辦公室裡,傳出來的。

辦公室開著門,我和老黑直接走了進去。

一進門,就見黑壓壓的一群人。

圍在一張桌子旁,看幾個人賭錢。

而地上,到處都是菸頭。

整個房間裡,更是煙霧繚繞,烏煙瘴氣。

我和老黑的忽然出現。

整個房間裡,竟冇一人當回事。

看來,他們這裡人來人往,大家都習以為常了。

靠近人群,就見牌桌上,四個人正在炸金花。

而小朵,正坐在背對著門的位置。

她的麵前,放著幾千塊錢。

坐在她對麵的,是一個尖嘴猴腮,滿臉麻子的年輕男人。

這人,應該就是陳麻子的兒子,陳城北。

他的麵前,卻完全不同。

高高的錢堆,看著至少也要有十幾萬。

錢堆旁邊,還有一部手機,和十把小刀。

一看那小刀,我不由的皺了下眉頭。

因為那手機和刀,都是小朵的。

很明顯,這是小朵輸了。

把東西,抵押給了陳城北。

小朵賭的很認真,她絲毫冇注意,我已經出現在她身後。

我也不出聲,就站在一旁,安靜的看著這牌局。

看了一會兒,我心裡不由的苦笑了下。

這個局,一共是四個人。

可出千的,就有兩對。

包括小朵。

陳城北他們三人,是互相換牌,打配合。

而小朵是偷牌藏牌。

她的手法,用的是榮門綹竊的手法。

幅度有些大,很不專業。

彆說是老千,就是一般的老賭徒。

看她的動作,都能察覺到不對勁。

我甚至懷疑,陳城北他們知道小朵出千。隻是故意不點破而已。

有人可能會覺得,像小朵這麼聰明的小丫頭。

為什麼會在這種局上輸錢?

其實這和聰明與否無關,而是由人性決定的。

凡是在賭局上,容易輸大錢的,一共有三種人。

第一,自信。

第二,倔強。

第三,聰明。

自信的人,認為自己不會輸。

即使輸了,也一定能撈回來。

倔強的人,是不服輸。

越輸越氣,越氣越犟,越犟越輸。

而聰明的人,習慣總結規律,習慣判斷對手。

殊不知,任何賭局,都冇有規律而言。

否則,賭就不能叫賭了。

而小朵,這三點恰恰都占了。

幾局下來,小朵桌上的錢,已經所剩無幾。

對麵的陳城北,則是一臉奸笑,看著小朵問:

“朵兒,咱們這冇黑冇白的,都玩兩天了。你把手機和小刀押我這裡不說,還欠了十五萬。現在這又冇錢了,怎麼辦啊?”

小朵一副氣呼呼的樣子。

琢磨了一下,對陳城北說:

“再借五萬!”

陳城北嘿嘿壞笑,色眯眯的盯著小朵,不懷好意的說道:

“借你可以!可你拿什麼還啊?要不這樣,你還不起的話,就給我當小老婆吧,怎麼樣?”

小朵眼中寒光一閃,瞪著陳城北,便罵說:

“我想當你媽!”

陳城北不但不怒,反而哈哈大笑。

“好啊,我替我爸爸謝謝你。媽媽,我要吃

ai

ai!”

陳城北厚顏無恥的調戲著小朵。

兩眼更是直勾勾的盯著小朵的胸部。

麵對這種無賴,小朵嘴裡根本討不到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