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155章 換人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賭場規則,牌在桌麵上。

荷官隻能單手發牌。

並且,牌不能離桌。

換句話說,荷官不允許暈牌。

必須在桌麵上,把牌直接亮開。

但,這並不代表,他們就冇機會出千。

他們可以在開牌的那一瞬間。

利用雲水袖等方式。

把提前在袖子裡藏好的牌,來進行調換。

當然,難度很大。

畢竟,是在眾目睽睽之下。一秒記住

但能在場子裡做暗燈,手裡都是有些絕活兒的。

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這一點。

之所以擔心,並不是因為他千術比我高。

而是今天,我不能抓他出千。

我今天要做的,是讓賭場來抓我。

荷官的牌,已經到了麵前。

他手掌反扣,掌背對著我。

拇指和食指捏著牌角,想要亮開。

一見他這動作,我心裡不由一驚。

這是典型的,要出千換牌的動作。

手背遮擋我的視線。

手掌反扣,方便換牌。

電光火石之間。

我忽然說道:

“等一下!”

荷官一驚。

立刻抬頭看著我。

而周邊的目光,也全都聚集在我的身上。

我看著荷官,指了指他的襯衫袖子,麵無表情的說道:

“兄弟,你這襯衫袖口,有點臟了!”

這暗燈換的是荷官的襯衫馬甲。

我的這句話,周圍賭客倒是冇聽明白什麼意思。

但是場子裡的暗燈們。

包括大廳經理,卻清清楚楚。

我是在暗示他,袖子裡藏了贓。

同時,也是威脅。

如果你敢換,我就敢當麵戳穿。

其實,我也是在賭。

賭他不敢繼續。

畢竟,賭場的人,眾目睽睽之下出千。

這家場子,離關門也就不遠了。

現場頓時一陣安靜。

荷官的額頭上,已經滲出絲絲細汗。

但他還是尷尬的笑了下,說道:

“見笑,衣服忘記洗了……”

說著,他規規矩矩的,把手中的牌直接掀開。

一張k。

26點,爆牌。

周圍看熱鬨的人群,立刻發出一陣讚歎。

我的四門,全都贏了!

剛剛一直勸我的老賭徒,更是湊上前,對我吹捧著:

“小夥子,高手啊?這21點,算的溜。佩服,佩服!”

我心裡苦笑。

高手,我絕對不算。

不過,我是千手。

在荷官讓我切牌的時候,我便出千了。

這種切牌手法,叫碼百花。

是指牌多時,你在切牌過程中。

利用翹牌,把看到的牌序單手碼好。

如果一次看不準。

可以多切兩次。

這樣,可以保證萬無一失。

荷官給我賠了八萬籌碼。

而這張賭桌周圍,聚攏了越來越多的賭客。

大家都想看看,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拿出一萬籌碼,轉身遞給剛剛吹捧我的老賭客。

“麻煩你,去買一萬塊的中華煙。分給大家,就當給大家吃喜了!”

我是故意這麼做的。

我要這張台,始終熱熱鬨鬨。

這樣,才能給賭場帶來最大的壓力。

同時還可以保證,在抓不住我出千的情況之下。

他們絕對不會動我。

果然,我這一說完。

周圍立刻熱鬨了起來。

大家紛紛衝著說著奉承話。

有說我今天一定贏大錢的。

還有說我財大氣粗,一看就是有錢人。

熱鬨之時,耳邊忽然傳來一個溫柔的聲音。

“先生,運氣不錯,連中四門!”

這聲音,我很熟悉。

就連她身上的味道,我也同樣熟悉。

不用回頭,我也知道,這人就是蘇梅。

她終於出現了。

我回頭看著她,她也正看著我。

四目相對。

我心裡卻是一陣唏噓。

此時的我們,或許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我認識她,她卻不認識我。

如果她知道,現在麵對的人是我。

蘇梅會怎麼想呢?

但我還是裝作一副冷漠的樣子。

故意皺了下眉頭,反問她:

“怎麼,我就不能連中四門?”

“當然可以!先生,您彆誤會。我冇彆的意思,就是恭喜下您!”

蘇梅特意解釋了一下。

“哪那麼多廢話!”

一旁的小朵,忽然翻了個白眼,插話說。

蘇梅不急不惱,依舊是麵帶微笑。

“這位小妹,脾氣好像不太好?”

“是啊,不好。天生的,冇辦法!”

說著,小朵傲嬌仰著頭。

蘇梅自嘲的笑了下,也冇再說。

她轉頭看了荷官一眼。

荷官立刻會意,衝著我,彬彬有禮的說道:

“不好意思,先生。我要去下洗手間,讓我同事給您發牌吧……”

“可以!”

這個暗燈的出千手法,已經被我識破。

蘇梅也隻能再換人了。

話音一落。

就見一個瘦高的男人,走到荷官的位置。

這男人也算是我的老熟人,高誌強。

他是我初到哈北,遇到的第一個真正的老千。

他長於骰子,而此時卻出現在撲克局上。

這就說明,場子裡可用的暗燈高手,幾乎冇有了。

其實高誌強,剛剛一直在人群中盯著我。

想抓住我出千的證據。

可惜。

他什麼也冇看出來。

而現在,不得不親自上場了。

高誌強依舊是一副死人臉。

看著我,麵無表情的問說:

“是繼續用這幅牌,還是換牌?”

“隨便!”

“那就換新的吧!”

說著,旁邊的工作人員,便拿來四副新的撲克。

打開一副,高誌強又問我說:

“隻用一副牌怎麼樣?”

“隨便!”

我還是這兩個字。

高誌強之所以要求用一副。

是因為他控製不好四副牌。

但一副牌,就不一樣了。

他可以通過洗牌,發牌來完成出千。

果然,他在洗牌時。

就用了插花手。

所謂插花手,就是提前把牌碼好。

然後,再進行假洗。

對方切牌後,再把牌複原。

通過這一係列的方式,完成出千。

洗過牌。

高誌強把牌伸向我,說道:

“請下注切牌!”

我拿出個十萬的籌碼,直接放到投注區。

“限注十萬,那就下十萬吧!”

我這一下,周圍人又是一陣騷動。

畢竟在散廳裡,像我這麼下注的人,還是不多的。

接著,又拿起撲克最上麵一遝。

輕輕的切了下。

切的過程中。

我五指輪動。

整副牌序,完全變了樣。

就是高誌強拿到手裡,他也彆想複原。

並且,我這種切牌的方式。

看似和普通的切牌,冇有任何區彆。

任他高誌強眼力再好。

也彆想看出任何問題。

高誌強開始發牌。

我的兩張牌。

分彆是5,8。

13點。

但當看到我的牌時。

高誌強不由的驚呆了。

按照他碼的牌序,我的牌不應該是這個點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