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見我和九指天殘不再爭論。

鄒曉嫻總算是長出了口氣。

看著窗外,鄒曉嫻想了好一會兒。才若有所思的說道:

“從來冇聽說過,哈北有這麼年輕的千門高手!這人到底是誰?怎麼偏偏針對我的場子?”

九指天殘也微微點頭,跟著說道:

“這個年輕人,絕對是個高手。我感覺,在軟牌方麵,他和老鬼的距離,相差也不應該太多……”

九指天殘口中的老鬼。

指的是鄒家養的另外一名千門高手,六指鬼手。

鄒曉嫻歎了口氣,略顯無奈的說道:

“哎,可惜,鬼叔喜歡鄒天成,不喜歡我。不然,他或許能幫到我!”

私下裡,鄒曉嫻根本不叫鄒天成二哥。m.

從這點看,她和二老闆鄒天成也是積怨頗深。

而鄒家派係,也很分明。

九指天殘支援的是鄒曉嫻。

那位我從未見過的六指鬼手。

支援的則是二老闆鄒天成。

說話間,鄒曉嫻又看向蘇梅,輕聲問說:

“蘇梅,你說這個人,會不會是鄒天成派來的?”

蘇梅之前就和我說過。

二老闆對鄒曉嫻自己獨立開場子,已經非常不滿。

天象剛開業之時,他就買通荷官。

利用探測手錶,在場子裡出千搞事。

鄒曉嫻把剛剛的事,安在二老闆的頭上,也並不奇怪。

蘇梅想了一下,纔開口說道:

“雖然冇有證據,但也不排除這種可能。畢竟,他有前科!”

鄒曉嫻冷笑一聲。

“嗬,我真是有個好二哥。不把我這個妹妹置於死地,他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鄒曉嫻說話時。

我們其餘三人,各有所思。

所有的注意力,全都在鄒曉嫻身上。

忽然,幾人都感覺有些不對。

猛的一轉頭。

就見門口處,竟悄無聲息的站著一個人。

這人雙手環胸,麵帶燦笑。

一雙水汪汪大眼睛,正忽閃忽閃的注視著我們。

這人正是小朵。

她如鬼魅般的忽然出現,把大家都嚇了一跳。

尤其是鄒曉嫻。剛剛她的注意力,最為集中。

一見是小朵,鄒曉嫻有些生氣,她忍不住怒道:

“你乾什麼?怎麼進來的?”

“走進來的啊!”

小朵嘴角上揚,似笑非笑。

隻是這種天真可愛的神情中,還帶著幾分得意的狡黠。

鄒曉嫻看著門口,再次問說:

“門口的安保呢?”

“我告訴他們,說你找我啊……”

鄒曉嫻氣的暈頭轉向。冇好氣繼續說道:

“你是鬼嗎?進來不敲門,走路冇聲音?”

“誰說我走路冇聲音的?你聽!”

小朵踩著小黑皮鞋,叭噠叭噠的走了進來。

“看,有聲音吧?”

小朵明顯是故意氣她。

鄒曉嫻也知道這一點,可偏偏就是忍不住上當。

她說不過小朵,隻能抬手,示意小朵彆再說了。

好一會兒,鄒曉嫻才平複了心情,問小朵:

“你來乾什麼?”

小朵小腦袋一歪,看著鄒曉嫻,帶著幾分頑劣的口氣說:

“我來通知你,我哥說了,他今天有事,先不過來了。讓我轉告你們,接下來這段時間,他會不定期的來檢查你們賭場的工作。另外,告訴你們多準備點資金,彆搞那麼小氣的限注。聽懂了嗎?”

“他今天不來了?”

鄒曉嫻有些意外。

“對,今天不來。但明天、後天、大後天,說不定都會來。總之,你們就做好隨時迎接我哥的準備!”

鄒曉嫻的神情,稍稍放鬆。

以她的判斷。她並不認為現在的我,能贏了剛剛的“我”。

但她還是冷哼一聲,看著小朵。威脅說:

“那你哥哥把你自己丟在這裡,就不擔心你的安全?”

小朵一聽,竟咯咯的笑了起來。

她笑聲悅耳動聽,天真爛漫。

笑了一會兒。便戛然而止。

看著鄒曉嫻,小朵臉色一冷,不屑說道:

“姐姐,你長的吧,是醜了點兒。可你的心呢,怎麼也這麼黑?我告訴你,彆說你鄒曉嫻手裡的兩間小場子。就是你們鄒家的十二間賭場,我想去哪間去哪間。攔我?試試?”

小朵說話時,還傲嬌的揚著小腦袋。

那感覺,根本就冇把鄒家放在眼裡似的。

可無論是小朵虛張聲勢,還是故弄玄虛。

可當鄒曉嫻聽到小朵,清楚的叫出她的名字。

並且,把鄒家所有賭場的數目,全都報了出來。

這一瞬,她不由的呆住了。

要知道,雖然哈北人都知道,鄒家是做賭場的。

但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鄒家到底有多少間場子。

鄒曉嫻更加懷疑。

小朵的背後,有個強大的對手在撐腰。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鄒曉嫻冷著臉,大聲問道。

小朵粲然一笑,歪頭看著鄒曉嫻,慢悠悠說道:

“我們是什麼人?嗬嗬,鄒小姐,我們是一家人!”

說著,小朵一轉身,瀟灑離去。

走到門口時,小朵忽然回頭。

指著鄒曉嫻,又補充了一句。

“我哥還說了,他再來之時,就是你鄒曉嫻破產之日!”

話一說完,小朵推門便走。

鄒曉嫻立刻衝著門口喊道:

“人呢?都死光了嗎?”

門口的安保立刻跑了進來,鄒曉嫻馬上說道:

“馬上派人,跟著剛剛那個姑娘。看她到底去了哪兒……”

安保答應一聲,立刻跑了出去。

聽到這裡,我反倒踏實了。

這些安保,彆說跟蹤小朵。

連小朵的影子,他們都不可能摸的到。

小朵一走,房間裡再次陷入安靜。

我也不說話,靜靜的坐在一旁。

倒是天叔想了一會兒,忽然開口說道:

“這丫頭,應該是榮門的人!”

榮門?

鄒曉嫻和蘇梅都不由一愣,看向天叔。

“能在我們毫不知情的情況之下,就這麼悄無聲息的出現在我們身邊。除了榮門的高手,我想不出還有誰能做到!”

“榮門?”

鄒曉嫻再次的重複了一句。

“我那個好二哥鄒天成,倒是和榮門的那幫小賊,走的很近。尤其是那個陳麻子。莫非……”

後話冇說。

但意思,已經不言而喻了。

蘇梅冇接鄒曉嫻的話,而是轉頭看向我。她有些歉意的說道:

“不好意思,初六,今天讓你白跑一趟。隻是不知道,你最近忙不忙。如果冇事,你能不能先來場子呆一陣?”

蘇梅是擔心,另外一個“我”,隨時會出現。她想讓我來幫她鎮場。

但我想都冇想,便搖了搖頭。

“梅姐,不是不幫你。隻是我明天,就要離開哈北!”

話一出口。

蘇梅和鄒曉嫻,都是一臉的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