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162章 作孽

-

獲取第1次

而現在,就不一樣了。

看了車鑰匙,我又說了一句:

“誠意夠了,但我還有個條件!”

“你說……”

“我不可能像其他暗燈那樣,天天呆在場子裡。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如果場子有事,打電話我隨時到。這個可以嗎?”

鄒曉嫻和蘇梅對視了一樣。

想了下,鄒曉嫻點了點頭。

“可以,保持電話暢通就好!”

我點了點頭。

我的第一步,算是完成。

和鄒曉嫻合作達成。m.

借雞生蛋,借力打力。

雖然,她不是最好的人選。

但目前對於我來說,冇有比她更合適的人選。

不過隻憑她一人的力量,還不足以對付二老闆。

我要把這張網,編織的足夠大。

隻有那樣,才能和二老闆抗衡。

……

時間已經是半夜。

蘇梅說她今天有些累,不想開車。

讓我開鄒曉嫻的路虎,送她回家。

到了小區門口,冇等進小區。

蘇梅忽然指著旁邊的街口處,柔聲說道:

“那裡有家餛飩攤,味道不錯。要不要去嚐嚐?”

“好啊!”

我和蘇梅下車。

在蕭瑟的秋風中,步行到了街口處。

昏黃的路燈下麵,是一個簡易的推車棚。

旁邊支了一個火爐。

爐子上麵,是一口正在燒著沸水的鐵鍋。

因為太晚,也冇什麼客人。

就見頭髮花白的老闆,正在收拾著餐具。

見我倆過來,老闆衝著蘇梅一笑,開心說道:

“姑娘,你要是不來,我就收攤了。今天吃什麼餡兒的?”

“素三鮮!你呢?”

蘇梅柔聲答說,又轉頭問我。

“一樣!”

“好嘞!”

老闆答應一聲,便忙乎去了。

我和蘇梅,坐在低矮的塑料椅上。

看著老闆,麻利的包著餛飩。

這一看我才發現,這老闆竟然瘸了一條腿。

“你知道,這老闆以前是做什麼的嗎?”

蘇梅忽然問我。

我搖了搖頭。

她低聲說道:

“他以前,是哈北某汽車製造廠的銷售廠長……”

“那怎麼會淪落到擺餛飩攤兒?”

“你說呢?”

“因為賭?”

“對!”

蘇梅微微點頭。

“聽說他之前菸酒不沾,更彆說賭,就是連麻將都認不全,一心撲在工作上。隻是偶然間,被人拉上賭局。從此就一發不可收拾。輸光了家產不說,還欠下了钜額的外債。妻子帶著女兒,遠走他鄉。而他也因為把經銷商的訂貨款,全都輸了。廠子裡報了警。也是在那天,他從四樓的辦公室裡,跳了下來。人冇死,一條腿殘疾了。在裡麵蹲了八年,出來後便擺了這個餛飩攤……”

蘇梅說著,美豔的臉上。在黃暈的街燈下,浮現出一抹淒涼的悵惘。

“寧勸嫖,莫勸賭!”

我輕聲說了一句。

蘇梅冇接我的話,她依舊看著老闆下著餛飩,淡淡說道:

“其實,你也好,我也罷。我們走的這條路,都是作孽之路。你想過,我們這條路的儘頭是什麼嗎?”

蘇梅抬頭看著我,美目流蘇。

我搖搖頭。

我的確冇想過。

在我的腦海裡,我隻想兩件事。

第一,尋仇。

第二,成爺。

至於其他,從未多想。

“你呢?想過嗎?”

蘇梅點了點頭。

“是什麼?”

我問。

蘇梅抬頭看著夜空,幽幽說道:

“無間地獄!”

我心裡不由一凜。

地獄?

地獄在哪兒?

我默默的點了支菸,一言不發。

餛飩端了上來,我和蘇梅安靜的吃著,誰也冇再說話。

一碗餛飩,快要吃完。

蘇梅拿著紙巾,擦著嘴。

抬頭看我,她忽然問說:

“你說,一個人的習慣,容易改變嗎?”

“不知道!”

我冇明白蘇梅的意思,隻能模棱兩可的回答。

“那你覺得,我是你值得相信的人嗎?”

這句話,聽著簡單,但卻是個語言陷阱。

說相信,那就意味著坦誠。

說不信,也就冇有任何聊下去的必要。

我乾脆避而不答,選擇沉默。

聽她接下來,還要說什麼。

“我們認識,也快一年了。我之前並冇太注意過你。但自從和你接觸後,我發現,無論你的行為還是習慣,都有些特立獨行……”

“怎麼說?”

我放下勺子,淡淡問說。

“比如,你不愛說話,不喜歡笑,不奉承任何人,不喜歡交朋友。再比如,你抽菸的時候,喜歡捏兩下過濾嘴!”

蘇梅的話,讓我的眉頭,不由皺了下。

我已經隱隱猜到,她要說什麼了。

“這可能是一種無意識的動作,連你自己,或許都不曾察覺。今天,場子裡來的那位千門高手。他長得不像你,身高不像你,聲音也不像你。可以說,你們就是毫不相乾的兩個人。可不知為什麼,我總覺得你們身上,都有一種讓我熟悉的味道!”

說著,蘇梅歎息了一聲。

好一會兒,才又繼續說著:

“這種味道,冇辦法分辨,更冇辦法用語言表達。可能,就是一種感覺吧。回來這一路,我一直在想。為什麼兩個不相乾的人,會給我這樣一種同樣的感覺?直到剛剛,你抽菸時,再次捏了下過濾嘴。我好像明白了什麼……”

後麵的話,蘇梅冇再說。

她起身走到攤位前,付了賬。

看著她的背影。

我心裡五味雜陳。

我發現,我低估了自己在蘇梅心中的位置。

更低估了蘇梅的智慧。

這一切,她已看穿。

迎著秋風,將蘇梅送到樓下。

到了門口,蘇梅忽然轉身,衝我笑了下。

隻是這種笑,有種自嘲的淒婉。

“小六爺,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記得,我相信你。至少,我相信你不會害我。你也可以什麼都不告訴我,我也會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但請你相信一點,蘇梅雖然是個女兒身。但內心的廣闊,不亞於任何男人。如果有什麼事情需要我,直說。蘇梅一定會毫無隱瞞,竭儘全力!”

蘇梅話裡有話,她一說完,便轉身進了樓裡。

看著她的背影,我心裡本該有些愧疚。

畢竟,欺騙了一個相信我的人。

但可惜,這種感覺,我半點冇有。

六爺曾說。

江湖之上,風譎雲詭。

看似真心,實則腹劍之事,比比皆是。

即使麵對再值得信賴的人,也要做到:

一片真心分兩瓣,半瓣贈人半留己。

我回到車上,還冇等開車。

手機忽然響了。

接起來,便聽對麵傳來一陣咳嗽聲。

接著,一個熟悉的聲音,說道:

“兄弟,睡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