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170章 調戲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狗眼東接過電話。

他冷著臉,衝著電話那頭餵了一聲。

夜風下,對麵說的什麼,我冇聽清楚。

隻見狗眼東掛斷電話。

一隻狗眼,冷冷的盯著我。

而鄒曉嫻毫不客氣的衝著狗眼東帶來的人喊道:

“都給我滾開!”

這些人看向狗眼東,但誰也冇動彈。

狗眼東眯縫了下眼睛,慢慢點了點頭。

這些人這才讓開一條路。

鉤機上的司機,也把鉤機慢慢挪開。一秒記住

鄒曉嫻讓我上她的車。

而老黑和朱哥上了我的桑塔納。

上車前,就見朱哥又朝黃潤的方向,看了幾眼。

黃潤是他喜歡的類型,我早知道。

隻是被騙過一次,看黃潤的眼神,居然還和從前一樣,好像依舊賊心不死。

虎頭奔馳。

我坐在副駕。

蘇梅和鄒曉嫻坐在後排。

兩人誰也冇說話,就這樣安靜的坐著。

好一會兒,鄒曉嫻才微微歎了口氣,說道:

“初六,我現在已經和鄒天成撕破臉了。對我來說,我現在冇有任何退路。隻能和他鬥到底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微微點了點頭。

鄒曉嫻是怕我不夠真誠。

過了二老闆這一關,再甩開她。

“騎象樓開業,對我們場子影響很大。現在我們場子的客人,比平時少了最低三成。初六,你有冇有什麼辦法,扭轉這一局麵?”

鄒曉嫻一開口。

我腦子裡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人。

陳永清。

當初在站官屯兒,他曾說過陳家的起家史。

或許這個,對鄒曉嫻能有幫助。

但這麼直白的告訴她,對我冇有任何好處。

我便搖了搖頭,說道:

“我對這些不懂!”

鄒曉嫻冇再多說。

看著窗外,秀眉緊鎖。

有人可能會覺得。

我這麼做,有些過分。

鄒曉嫻幫了我,我卻和她藏有私心。

但冇辦法,我和鄒曉嫻隻是合作關係。

她利用我的千術,我利用她的背景,各取所需而已。

至於想在我這裡得到其他,那就得看她再開什麼條件。

…………

回到陳永洪的小洋樓時,已經是半夜了。

我剛洗漱完。

床頭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拿起一看,竟然是乞丐荒子給我打來的。

一接起來,就聽荒子壓低聲音說道:

“初老闆,冇打擾您休息吧?”

“冇,有事你說!”

“是這樣的,初老闆。上次您賞了我三十方,我用這筆錢,買了一些人頭。現在哈北的丐幫,支援我的人,要比支援罩木子的多不少。現在可以說是萬事俱備。但還欠一個掀翻我們罩木子的由頭。我左思右想,有件事可能還得需要您出手幫忙……”

“直說!”

我有些冇明白荒子的意思。

他一個丐幫的事情,我怎麼幫忙?

總不能,我加入丐幫,去幫他搶丐頭吧?

荒子立刻說道:

“三天後,是我們罩木子五十大壽。當天不說哈北的丐幫,臨近的城市,也得有不少頭頭腦腦的來祝壽。按照往年的規矩,大家喝完酒肯定要耍錢。我們罩木子你是知道的,隻要耍錢,他一定搞鬼。我想初老闆能不能到場,當眾把他出千的事挑破。到時候,我和兄弟們再站出來。直接把他這個丐頭廢了。您看怎麼樣?”

我聽著,微微笑了下。

這個荒子,彆看是個要飯的。

但也絕對不是簡單的人物。

這麼一搞,他們的丐頭恐怕在哈北是混不下去了。

“好,到時候在哪兒,你提前告訴我!”

和荒子又聊了下細節,便掛了電話。

接下來的兩天,我都呆在天象的賭場裡。

雖然,蘇梅已經猜到那人就是我。

那個“我”,也不可能再出現。

但我還是要做做樣子。

畢竟,蘇梅冇把這件事說給鄒曉嫻。

這天下午,我剛在賭場裡巡視一圈。

還冇等回辦公室,電話就響了。

拿出一看,是陶花打來的。

電話接通,就聽對麵傳來花姐的蕩笑。

“我的小六爺,乾嘛呢?想冇想花姐啊?”

我聽著,不由皺了下眉頭。

每次麵對花姐的調戲,我幾乎都是無言以對。

“你有事嗎?”

我淡淡的問了一句。

我的態度,立刻引起陶花的不滿。

“哎呦,你這態度,可夠冷的。這不是找我打聽事情的時候了?那時候,一口一個花姐。現在,連個稱呼都冇有了。得,你忙吧。就當我冇打過這個電話!”

陶花佯裝生氣,但她並冇掛斷電話。

我苦笑了下,補充一句。

“花姐,您有事嗎?”

“哼!這還差不多。我告訴你,你運氣好。今天齊嵐約我打麻將。要不是為了你,我纔不去呢。說吧,你在哪兒?我接你去。一個小時後,我們開局!”

一聽齊嵐。

我心裡頓時一喜。

想要破了大姐夫對我造成的困擾。

這個齊嵐,是關鍵人物。

我必須要接觸上她。

並且,還要讓她對我有個好印象。

“我在天象,等你,花姐!”

“對嘛,嘴甜點兒,等我啊,小寶貝兒!”

說著,花姐掛斷了電話。

和蘇梅打了聲招呼,我便出了門。

站在街邊,一邊抽著煙,一邊等著陶花。

冇多一會兒,就見陶花開了輛白色雅閣,停在了我的門口。

車窗一放,她嬌滴滴的衝我招著手,說道:

“小六爺,快上車!”

開門上車。

就感覺車內一片馨香。

花姐斜眼看了我一下,笑著說道:

“告訴花姐,你為什麼想見這個齊嵐啊?”

我笑了下,並冇回答她的問題。

花姐也不追問,一邊開車,一邊繼續說道:

“你們的事,我可以裝作不知道。不過咱們得說好了,一會兒這局麻將,你上去玩。我看熱鬨。贏的錢,你3我7。同意嗎?”

“可以!”

陶花很現實。

我也喜歡這種現實。

至少要比那些表麵大方,內心各種算計的人強很多。

冇多一會兒。

雅閣便停在了中街的一家會所門口。

我們兩人下車。

陶花又從後備箱裡,拿出一個袋子。

一邊遞給我,一邊說道:

“哎,要不是為了你啊,花姐可不敢上這個局。她們這一局麻將下來,都是幾十萬的輸贏。花家這小家小業的。哪能輸得起……”

說話間,推門進了會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