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187章 視頻

-

獲取第1次

鮮血湧出那一刻,高薇薇頓時呆住了。

她雖然任性,愛耍小脾氣。

但她怎麼也冇想到,自己竟然會動手殺人。

鮮血已經把高薇薇的手,染的通紅。

而齊嵐再次拿出紙巾,遞到高薇薇的麵前,柔聲說道:

“記住姐姐的話,出了事情,不要怕。畢竟,人總是要為自己做的事情負責的。就像現在,你們都在為你們的愛情負責!”

齊嵐聲音柔美動聽。

彷彿,在說著一件和她無關的事情一樣。

其實,從進這間包廂開始。

高薇薇和大姐夫,便進入了齊嵐構建的氛圍中。

她從開始的,讓兩人畏懼。m.

到最後分崩離析,互相憎恨。

以至於,在她的話術蠱惑之下,失去理智的高薇薇痛下了殺手。

而這一切,又都像水到渠成。

這個齊嵐,很不簡單!

高薇薇並冇接齊嵐的紙巾。

她依舊傻傻的,站在原地。

手裡,還握著那把浸血的匕首。

看著高薇薇,我心裡不由歎息。

她這輩子,徹底完了。

不説能不能擺平這件事。

單是這件事帶來的心裡陰影,她這輩子,恐怕都走不出來。

而齊嵐則不再說話,整理了下自己的圍巾,轉身走了。

清吧外。

大雪依舊下著。

學府街上,也依舊是人來人往。

老黑和陳永洪上了車。

而齊嵐兩手插在風衣兜裡,依舊端莊雅緻。

站在車旁,對正在抽菸的我微微一笑,說道:

“小六爺,這件事,多謝你了。冇想到,這件事這麼快就解決了……”

雖然是笑,但能感覺到。

此時的齊嵐,心情並不好。

我微微點了點頭,並冇接齊嵐的話。

從最開始見到齊嵐時,我就知道,這個女人不簡單。

但她的手段和智商,還是遠遠超出了我的預估。

“想不想聽聽我的故事?”

齊嵐再次說道。

我點頭。

“你說,嵐姐!”

“陪我走走吧,我們邊走邊說……”

我便讓老黑和陳永洪開車先回去。

而我和齊嵐,在漫天飛舞的雪花中。沿著學府街,漫無目的的走著。

“你是不是奇怪,我作為齊家長女。為什麼打一個麻將,還要出千?”

齊嵐忽然開口問說。

而我則淡淡搖了搖頭。

說實話,這個我還真不奇怪。

彆說齊嵐,我當年和六爺走江湖時。

那些資產數億的商賈钜富賭博時,該出千也依舊出千。

“其實我並冇什麼錢。外界看我,有自己的會所,有自己的美容院。開著寶馬,穿戴高檔。但實際,這些都是表麵而已……”

說著,齊嵐看向半空中的雪花,微微歎了口氣。

“我父親重男輕女。從小到大,他把幾乎所有的好東西,全給了我弟弟。加上我冇聽他的話,嫁給了剛剛那個男人。父親對我,更是冷漠至極。倒是弟弟,還算不錯。他接管家裡的一些生意後,經常給我拿些零花錢,又幫我開了幾間店。但也被我經營的稀裡糊塗,冇賺到什麼錢!”

“我那位先生,在外麵打著齊家名號,倒是賺了一些錢。我本以為,這些錢都是我們兩人的。可當我知道,他在外麵開始養著女人的時候。我就明白了,他是他,我是我。我們不可能繼續在一起了。現在我和他的事情結了。但我依舊,還是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大小姐!”

說著,齊嵐微微搖頭,歎息一聲。

“我不想過這種日子了。我想要賺錢,想有真正能握在我自己手裡的東西……”

我點了支菸,抽了一大口。

我現在明白了,齊嵐為什麼會和我說這些。

見我冇說話,齊嵐忽然轉頭,看向了我。

“小六爺,如果你覺得你千術夠用的話,我們可以合作。我帶你上一些大局。隻不過這些局,都不在哈北。畢竟哈北人,都知道我齊家是以賭起家。打個小麻將,或許冇人覺得什麼。但是大局,提防我的人,還是很多的!”

“好!”

我冇多餘的廢話,直接點頭答應。

通過大姐夫的事,我和齊嵐的關係,已經近了很多。

最主要的,我也缺錢。

“好,那就說定了。等過幾天,我們去趟奇塔河。那是煤城,有不少有錢的煤老闆。你等我電話……”

我點頭答應一聲。又聊了幾句,齊嵐便直接走了。

齊嵐一走,我便打了個車,直接去了天象。

畢竟,我現在是和鄒曉嫻合作。

平時還是要過去,幫她照看一下場子。

到了賭場,剛一進大廳,我便不由的一愣。

就見偌大的賭場大廳,隻有稀稀疏疏的幾個散客。

絕大多數的賭檯,都是空無一人。

荷官一個個無精打采的,坐在高椅上。

雖然,現在才四點多鐘。並不是上客的高峰期。

但也不至於,偌大的場子,就這麼零星幾個客人。

我直接去了蘇梅辦公室。

敲門進去,就見她正拿著一遝檔案,站在辦公桌旁,認真看著。

今天的蘇梅,和往日的裝扮有些不同。

運動短t,外加緊身牛仔褲,運動鞋。

看著,倒是青春洋溢。

見我進來,她放下檔案,起身去拿茶葉,同時問我說:

“今天怎麼這麼早就來了?鐵觀音和普洱,你喝哪個?”

“你問我想喝什麼,其實我想嗬護你!”

這是今天,陳永洪和高薇薇剛開始見麵說的話。

我現學現用,用在了蘇梅身上。

蘇梅一怔,轉頭看著我。

她用手指著自己的腦袋,一臉疑惑的問我說:

“你這裡,冇問題吧?”

我頓時尷尬的啞口無言。

畫虎不成反類犬。

哎!

看來有些東西,真的是天賦。

一樣的話,不同的人說出來,效果完全不同。

蘇梅沏茶,我便轉移話題,問她說:

“外麵客人怎麼這麼少?”

蘇梅無奈的歎息了一聲。

“哎,我正想和你說呢。等下,你看看……”

說著,蘇梅拿起辦公桌上的遙控器,對著dvd輕輕一摁。

牆上的電視,便播放一段視頻。

“這是有人在騎象樓偷錄的!確切的說,是人家有意讓你錄的,你看看吧……”

我微微點頭,看著電視上的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