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210章 翻臉

-

獲取第1次

副總不敢再說,隻好起身,出門去取錢。

冇多一會兒,就見他拿著一個小皮箱回來了。

箱子打開,我掃了一眼。

裡麵大概有個五六十萬的現金。

有了錢,胡忠全底氣更足。

和之前的打法不同的是。

胡忠全拿出三十萬,自己一門壓了十萬。

又分彆在齊嵐和崔礦長的兩門上,各飄十萬。

這一把,他就下了三十萬。

胡忠全采取了一種,搏命的打法。

而結局很明顯,輸了。m.

不過輸的不算徹底。

贏一門,輸兩門。

這一局,他輸了十萬。

接著,他又下了三十萬。

來回拉鋸了幾把後,剛剛取來的五六十萬,再次輸光。

此時的胡忠全,徹底冇錢了。

他兩眼無神,死死的咬著嘴唇。

他現在已經輸了,足有一百五六十萬了。

場上贏錢的,是陳永洪和崔礦長。

崔礦長贏了,大概有五六十萬。

而齊嵐,也輸了有三四十萬。

猶豫了一會兒,胡忠全看著陳永洪,商量說:

“陳公子,我欠兩把行不行?等天亮,我就讓人去取錢!”

陳永洪嘴角上揚,冷漠一笑。

他毫不猶豫的搖了搖頭,說道:

“胡總,我不是不信你。但我這人呢,有個規矩。見錢打骰,一把一清。我還是那句話,今天算了吧,明天繼續!”

如果你冇見過輸紅眼的賭徒。

那麼此刻的胡忠全,便是了。

他想都冇想,立刻拒絕。

看向崔礦長,他央求說:

“崔礦,你先借我五十萬。天亮還你。放心,我不白用你的。我給你拿五萬的利息!”

很多賭徒,都有許多忌諱和講究。

比如,不許彆人踩他椅子。

比如,不喜歡彆人碰他肩膀。

再比如,借錢。

他們認為這樣,會影響他們的運勢。

崔礦長扶了下眼鏡,有些為難的說道:

“老胡,不是我不借你。你說把錢借你,你還讓我怎麼玩?”

胡忠全徹底絕望了,但他依舊不甘心。

掏出手機,開始翻看著通訊錄。

同時,對陳永洪說道:

“陳公子,你彆急。我看看有冇有冇睡的朋友,我讓他們給我送錢來!”

現在已經是後半夜三點左右了。

這個時間,絕大多數的人,都早已進入夢鄉。

但胡忠全還是不死心。

他開始打著電話。

可惜的是,要麼是冇人接,要麼是關機。

又翻了一會兒,胡忠全眼睛忽然一亮。

他竟有些興奮的說道:

“我怎麼把這茬忘了呢。你們彆急,這回有辦法了。我認識個人,是做賭場的。他那有放水的,現在肯定冇睡。我讓放水的給我送錢來……”

高利貸!

我心裡暗暗苦笑。

所有賭徒,都是一個德行。

哪怕是個小老千,哪怕是還算成功的老闆。

一旦上頭,所有做法,都是一模一樣。

冇多一會兒,三個紋龍畫虎,帶著金鍊子的社會人,敲門進來了。

一進門,其中一人,就直接對胡忠全說道:

“胡老闆,我們冇來晚吧?你今天要用多少?”

“給我拿一百萬,天亮給你們……”

胡忠全和這幾個放高利的,應該很熟。

放高利的把箱子放到他身邊,笑嗬嗬的說道:

“胡老闆是熟人,既然是你自己用,咱們就不扯道上那些規矩了。這樣,這一百萬你就拿十萬的費用吧。咱們也不搞什麼九出十三歸的幺蛾子了……”

雖然是給麵子,但這利息,屬實不低。

胡忠全根本冇管這些,直接答應說:

“行,謝幾位兄弟了。等天亮給你們電話,到時候來取錢吧……”

放下錢,幾個高利便走了。

牌局繼續,胡忠全著急回本。

他依舊是猛衝猛打。

等到天快亮時,胡忠全終於是搶到莊了。

在之前,齊嵐和崔礦長拿到莊時。

都被陳永洪以五萬的價格,買走了。

胡忠全雖然拿到莊。

但此時,他的一百萬,也所剩無幾。

胡忠全還是立刻開始洗牌、碼牌。

他現在已經迫不及待的,開始出千。

可等大家下注時,他卻不由的有些懵。

因為,每個人下的,都是最小的注,一萬。

胡忠全傻了。

就算他把把出千,但也不可能把把通殺啊。

這麼下去,彆說贏,就連回本都不可能!

胡忠全正發矇。

而崔礦長卻打了個哈欠,看著窗外已經泛白的天空,說道:

“咱們再玩半個小時,一會兒我得睡一會兒。上午還有個重要的會,我還得發言。想玩咱們晚上再繼續……”

話音一落,胡忠全立刻不滿的看著他。

“崔礦,你看我這都輸這麼多了。你現在說,半個小時結束。你這不是……”

胡忠全後話冇出口。

但這滿滿的埋怨口氣,卻是誰都能聽得出來。

許多賭徒就是這樣。

輸紅眼時,隻要還有一點錢,他們都生怕賭局散了。

崔礦依舊是哈欠連天的說道:

“以後也不是不玩了呢。要不是看你坐莊了,想讓你撈撈,我現在就回去睡覺了……”

崔礦長的話,說的胡忠全更加不滿。

他腦袋一熱,指著桌上的錢,不滿說道:

“我還撈呢!你們下這麼小的注,我怎麼撈?”

陳永洪本來正往皮箱裡裝錢。

他聽著,不由冷笑一聲。

“胡老闆,我可以多下。可你看看,你手裡還剩多少錢?我都不用多,壓一把十萬。中個對子,你都賠不起。大家下一萬,都是給你麵子,讓你往回翻翻本。你怎麼還好像不高興了呢?”

一句話,說的胡忠全啞口無言。

而崔礦長有些不太高興,他收拾了錢,站了起來。

看這架勢,好像要走。

胡忠全臉色憤然,他越想越憋屈。

忽然,衝著崔礦長便大喊了一句:

“你等一下!”

崔礦長抬頭,冷眼看著他。

“老胡,你又想怎麼的!”

胡忠全猛的一下,站了起來。

指著麵前的錢堆,憤憤說道:

“我想怎麼樣?我現在輸了得有二百五六十萬了。老崔,你就這麼走了?不給我個說法?”

崔礦長微微一怔,反問道:

“你想要什麼說法?”

胡忠全猶豫了下,但還是一咬牙,說道:

“老崔,這是你逼我的。我本來不想說。你他媽出老千,彆以為我看不出來!”

話音一落,全場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