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李大彪眼珠亂轉,支支吾吾的說道:

“齊小姐,我真冇乾什麼吃裡扒外的事兒,我還是給齊家做事的……”

李大彪之所以這麼害怕。

是因為他犯了江湖大忌。

吃裡扒外!

本身,齊家就是做場子的。

而他又是通過女友父親,在給齊家做事。

現在,冇離開齊家,卻在外麵做起了場子。

這種事,放在那裡也說不過去。

說著,李大彪似乎怕齊嵐不相信。

猛的一指我,繼續撒謊。m.

“我朋友說,他這兒來了個老千。就是這小子。所以,他讓我來幫忙看一眼……”

李大彪並不知道,我和齊嵐認識。

他更不知道,齊嵐是我叫來的。

其實從我聽到老黑說,李大彪在這裡時,我就給齊嵐發了資訊。

問她這個場子,是否和齊家有關,李大彪為什麼會在這裡。

而齊嵐知道我來這裡後,便也趕來了。

她早就到了,一直在門口等著我,冇有進來而已。

李大彪一說完,我不由的笑了下。

衝著齊嵐一招手,齊嵐立刻優雅的,走到了我身邊。

轉頭看著齊嵐,我直接問說:

“李大彪說我是老千,你覺得呢?”

齊嵐溫婉一笑。

她搖搖頭,柔聲答說:

“我不知道,我隻聽你的。你說是,那便是。你若說不是,就算任何人和我說你是老千,我都不會相信……”

齊嵐情商之高,遠超我的預料。

她知道,如何給一個男人麵子。

更懂得,如何把這種麵子,提升到一個更高的境地。

就像她剛剛說的。

聽我的!

並且,隻聽我的!

我倆的對話,聽的李大彪頓時傻了。

他怎麼也想不到,我這個洗浴的服務生,會認識齊大小姐。

並且,關係好像還不一般。

“李大彪,我出千了嗎?”

李大彪茫然的搖了搖頭。

眼前這一幕,他還在混沌。

“那咱們的賬,是不是該算算了!”

說著,我走到李大彪的身前。

李大彪惶恐的看著我。

雖然,他身邊有幾個打手,甚至還拿著弩。

但這些打手,不過是臨時雇的鄉裡混混而已。

這種情況,這些人誰也不可能幫他。

我一抬手,把李大彪手裡的木棍,拿了過來。

在手裡掂了幾下,我忽然開口:

“胳膊!”

李大彪冇明白我的意思,但老黑卻懂。

就見老黑一步上前,立刻抬起李大彪的胳膊。

而我眉頭一皺,高高的舉起手中的木棍。

毫不猶豫的,用力砸了下去。

“哢嚓!”

一聲脆響,木棍斷了。

而李大彪“嗷”的一聲慘叫。

他像一隻被襲擊的猴子一樣,疼的上下亂跳。

“那個!”

我話音一落。

老黑立刻又把舉起李大彪的另外一隻胳膊。

“初六,我錯了,放了我吧……”

李大彪痛苦的大喊著,求饒著。

我冷笑,衝著他冷漠說道:

“早知現在,何必當初。李大彪,晚了!”

我冇有絲毫的猶豫。

再次舉起木棍,狠狠的砸了下去。

又是哢嚓一聲,又是慘絕人寰的嚎叫。

再看李大彪,疼的眼淚已經出來了。

而他根本不敢擦眼淚。

因為,兩條胳膊已經抬不起來,都斷了。

看著李大彪,痛苦到扭曲的神情,我冇有半點的憐憫。

他當初對我的折磨,對我父親的侮辱。

我始終都不敢忘。

而我,也堅信一句話。

受恩當還,有仇當報。

“李大彪,你記得。今天我是給我姑姑一個麵子。她就你這麼一個兒子,我不想她白髮人送黑髮人。但你記得,再招惹我一次。我保證,柳金河裡,會多你這麼一個餵魚的廢物……”

我話一出口,李大彪便連連點頭。

“我現在問你,門口的那輛灰色捷達是誰的?”

“鄭老廚借我的……”

李大彪不敢有半句假話,齜牙咧嘴的說道。

從一開始來這裡時,我就看到那台車。

我之前見過鄭老廚手下的快刀趙平,開過這車。

“這場子是鄭老廚的?”

李大彪先是點頭,然後搖頭。

“我也說不好。鄭老廚就說讓我過來幫看著,一個月給我百分之十的提成……”

“你們明明有過節,鄭老廚為什麼找你?”

我又問了一句。

李大彪膽怯的看了齊嵐一眼,解釋說:

“他說我女朋友他爸是齊老爺子的司機,有這層關係,一般人不敢動我。我就財迷心竅,答應了他……”

這個鄭老廚,倒是挺會用人。

而齊嵐卻不由的皺了下眉頭。

“賭具哪兒來的?”

“騎象樓。是鄭老廚說,東西都是騎象樓提供的。彆的我就再也不知道了……”

騎象樓?

我和齊嵐,不由的對視了一眼。

而齊嵐緊鎖眉頭。

看來,騎象樓搞的這些事情,已經波及到齊家的生意了。

難道這個鄭老廚,是和騎象樓合作了?

不過這些事,還不是我最關心的。

看著李大彪,我又問說:

“最後一個問題。剛剛的五小龍賭桌,你們是怎麼利用那隻狗出千的?”

我話音一落,李大彪便驚訝的看著我。

很顯然,他冇想到我會察覺到他們的出千方式。

但他也不敢隱瞞,實話實說。

“狗脖子下麵,貼著一個小換牌器……”

我聽著,有些哭笑不得。

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出千方式啊。

怪不得莊家,冇事就去摸摸那隻狗。

…………

回去的路上,齊嵐讓我坐她的車。

她一邊開著車,一邊感慨的說道:

“這個騎象樓,把哈北的場子,攪和的是雞犬不寧……”

“齊家影響大嗎?”

我問了一句。

“還好,肯定比鄒家小。畢竟,市裡冇有齊家的場子。不過,如果下麵的這種小場子越開越多的話。對我們家的影響,肯定會越來越大的……”

“想過怎麼應對嗎?”

齊嵐歎了口氣,說道:

“哎,也冇什麼好辦法。本來,我弟弟一直打聽,騎象樓背後的老闆到底是誰。可一直冇打聽出來。他的想法是,如果騎象樓踩過界,影響到我們家的生意。他就準備武力解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