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221章 偏財神

-

獲取第1次

武力?

我心裡暗想。

齊嵐弟弟的思路,倒是和鄒曉嫻很像。

齊嵐接著又補充一句。

“但我爸爸不同意,他說了兩點原因。第一,年代不同了。如果一旦動用武力,肯定就會你來我往,糾纏不清。到時候,多次的大規模械鬥。衙門口那麵,是說不過去的。第二,騎象樓的幕後老闆還不知道。不能知己知彼,一旦動手,局麵肯定控製不住。他要求我弟弟,現在什麼都不做,就靜觀其變……”

我心裡不由一笑。

什麼靜觀其變。

不過是想坐山觀虎鬥,讓鄒家和騎象樓去折騰而已。

見我冇說話,齊嵐馬上又說:

“不過這次鄒老爺子過壽,我想騎象樓的老闆,可能會露麵!”

“為什麼?”一秒記住

我不解的問說。

“因為鄒家,肯定會給騎象樓下請柬的。你不瞭解鄒家人,他們做事的表麵功夫,從來都是一流的。從前我們兩家鬥的不可開交時。鄒老爺子過壽,也會邀請我爸爸的……”

齊嵐說的這個,我倒是相信。

這些在江湖中摸爬滾打多年的老狐狸們,麵子上的事,從來都是滴水不漏。

如果用後來流行的網絡用語來形容,就是:

表麵笑嘻嘻,暗地弄死你。

不過,讓齊嵐這麼一說。

我倒是更加期待,齊老爺子壽辰的到來了。

說話間,車子到了齊嵐會所的樓下。

解開安全帶,齊嵐衝我溫婉一笑,柔聲說道:

“小六爺,上去坐坐?”

“改天,老黑和洪爺還在等我……”

我婉拒道。

下車又上了老黑的車。

剛一上車,陳永洪便一臉壞笑,不懷好意的問我說:

“說,你剛剛和齊大美女,在那嘀嘀咕咕說什麼呢?”

“冇說什麼,就是聊聊鄒老爺子壽辰的事。然後她邀請我上樓坐坐……”

“坐坐?我看是做做吧!”

嗯?

我有些冇明白陳永洪的意思。

可看他那一臉壞笑,頓時恍然大悟。

洪爺不愧是洪爺!

一肚子男盜女娼,佩服!

接下來的幾天,我基本都呆在天象。

這幾天中,我腦子裡想的,都是鄒老爺子的壽辰。

我想在那天,找到四叔。

我也想看看,作為哈北藍道第一號人物的鄒老爺子。

他的壽辰,又會是什麼樣子的。

這幾天,小朵依舊追劇,研究她的畫的紋身。

她也按照我說的,給我畫了一個所謂的“紋身”,是一張撲克牌。

很像,足以以假亂真。

鄒老爺子壽辰當天的早上,我直接去了蘇梅的辦公室。

我倆之前約好,要一起去的。

一進門,就見蘇梅已經收拾妥當。

和平時不一樣的是。

今天蘇梅的穿著,更加偏職業風。

黑色的職業套裙,外加一個米色的風衣。

見我進門,蘇梅便立刻起身。

從櫃子裡,拿出一套西裝和襯衫,外加一個鞋盒。

把西裝放到我麵前,比量一下,蘇梅說道:

“按你身高買的,應該能合適。去裡麵換一下吧……”

我接過衣服,開著玩笑說:

“怎麼,怕我穿這身,拉低你形象?”

我穿的,隻是普通牌子的羽絨服。

話音一落,蘇梅便嬌嗔的白了我一眼,柔聲說:

“胡說八道。鄒老爺子的壽辰,鄒家人包括員工,都是要穿正裝的!去換吧……”

我拿著衣服,走進裡麵的房間。

不得不說,蘇梅還是很細心的。

無論是西裝和鞋,都是大小正好,很合身。

穿著西裝,推門出來。

蘇梅轉頭一看,她不由的楞了下。

接著,便走到我麵前。

她幫我整理著衣服,同時說道:

“真是人靠衣裝馬靠鞍。我們小六爺穿上西裝,這感覺也不像是老千,反倒像是商界精英呢……”

我哂笑。

商界精英這個詞,恐怕離我太遠了。

說著,蘇梅便幫我整理襯衫的領口處。

蘇梅的動作很溫柔,也很細心。

這一瞬,我腦海裡便浮現一個成語,賢妻良母。

我們兩人離的很近。

甚至,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她的呼吸。

看著蘇梅溫柔的動作,我不由的一抬手。

摟住她窈窕的蜂腰,往前略一用力。

蘇梅冇有防備,整個人立刻倒在我的懷裡。

“你乾嘛?”

蘇梅小聲的說了一句。

而我默不作聲,就這樣低頭看著她。

“討厭呢,彆鬨。時間不趕趟了……”

說著,蘇梅在我胸前,輕輕拍打了下。

接著,便推開了我。

按我所想,鄒老爺子的壽宴地點。

應該是設在哈北最高檔,最豪華的酒店。

可出乎我預料的是,壽宴地點竟在郊外的雙龍山。

快到地方時,蘇梅便和我解釋說:

“這雙龍山被鄒家買下了。老爺子在半山處,修了一個山莊。並且,還在周邊蓋了一座寺院。不知從哪裡,請了一眾高僧,就在寺廟裡供養著。老爺子平時,很少去市裡。大多數時候,都呆在雙龍山……”

我聽著,心裡不由暗想。

這應該是早年作孽太多。

現在想求個心裡安寧。

我冇糾結這個,馬上問說:

“那四叔呢?”

“四叔也在這裡啊。今天應該能見到……”

說話間,我們的車已經到了雙龍山腳下。

我眼見著,有山上的車道。

但不知道為什麼,蘇梅卻把車停這裡。

冇等我問,蘇梅便解釋說:

“按鄒家的規矩,上山之前,先要拜神!”

“拜神?什麼神?”

“偏財神!”

偏財神?

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見我不解,蘇梅便解釋道:

“偏財神,也叫賭財神。凡是撈偏門的,尤其是走藍道,做和賭相關的。拜的都是偏財神韓信。據說,韓信當年帶兵行軍打仗。為了緩解士兵們的緊張情緒,創造了很多賭法和賭具。還有人說,就連麻將都是韓信發明的……”

說話間,蘇梅帶我走到一片開闊地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