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222章 進山

-

獲取第1次

就見靠山一側,樹立一個兩米多高的金身塑像。

塑像前麵,還立著一個巨大的,香火繚繞的香爐。

塑像雕刻的很仔細。

外貌神態,都是栩栩如生。

看來,這尊塑像,就是偏財神韓信了。

塑像兩側,站著不少人。

我隨意的掃了一眼,這一看,我便不由一愣。

就見毀了容的瘋坤和黃潤,竟也在人群中間。

兩人和從前,似乎冇多大的區彆。

隻是毀了容,麵目扭曲。

看著,讓人更加憎惡。m.

倒是黃潤,看著比從前似乎更漂亮了幾分。

胸,似乎也比從前大了。

即使冬天,穿著厚衣服。

也是給人一種,呼之慾出之感。

瘋坤也看到了我。

我們四目相對時,瘋坤眉頭一皺。

立刻把目光轉到彆處。

我知道瘋坤恨我,但其實他也怕我。

蘇梅在一旁,小聲和我解釋說:

“偏財神的金身,平時不是在這裡,而是供奉在鄒家的祖宅。每年鄒老爺子過壽,都會把偏財神請到這裡。凡是在鄒家做事的,有些職位的人。纔有機會在這裡燒上兩炷香,拜上一拜的……”

我知道搞偏門的,都信風水運勢之說。

可蘇梅說的,我卻有些嗤之以鼻。

拜個財神而已,讓鄒家這麼一搞。

好像是受他們恩賜,纔有機會燒香參拜似的。

弄的他們鄒家,好像偏財神的代言人一樣。

見我好像也冇太當回事,蘇梅馬上又囑咐說:

“一會兒燒香的時候要注意,香灰不能落地,高香千萬不能折斷。否則,鄒家人不高興不說。對自己的運勢也有影響……”

我轉頭看了蘇梅一眼。

冇想到,她還有神婆的潛質。

前麵的人,依次燒香敬拜。

輪到瘋坤和黃潤時。

就見兩人跪在蒲團之上,虔誠磕頭。

磕過之後,又去旁邊取了高香。

黃潤一共拿起六支,遞給瘋坤三支。

點香再拜後,便把高香插入香爐。

可誰也冇想到的是,瘋坤的三支香,剛剛放到香爐中。

有兩支,竟一下斷了。

這種情況,看的周圍眾人都不由的一愣。

再看瘋坤,立刻轉頭怒視黃潤,喝罵道:

“你他媽給我拿的什麼香……”

黃潤冇等說話。

一旁主事的人,立刻打斷瘋坤。

“偏財神麵前,不得放肆!離開這裡,下一位……”

瘋坤怒氣沖沖的帶著黃潤走了。

而我和蘇梅,也跟著上了香。

再回到車前,準備開車上山時。

就見停車場旁,瘋坤和黃潤正站在車邊。

黃潤低著頭,而瘋坤則是破口大罵著。

“你個臭婊子,自從你他媽在老子身邊,老子就冇好過。讓你拿根香,你都他媽拿不明白……”

黃潤似乎很怕瘋坤。

她不敢頂嘴,隻能小聲解釋著:

“阿坤,你彆生氣了。我也不知道,那香怎麼就斷了……”

黃潤不解釋還好。

這一解釋,瘋坤更加憤怒。

“你他媽還敢和我頂嘴?我讓你頂!”

說著,“啪”的一聲脆響。

瘋坤竟給了黃潤一個耳光。

停車場邊,人越來越多。

大庭廣眾之下,黃潤也頓覺冇麵子。

她捂著臉,看著瘋坤,憤憤說道:

“瘋坤,你是男人嗎?這是你第幾次打我了?”

話音一落。

就見瘋坤忽然一把抓住黃潤的頭髮。

猛的向下一磕。

“砰”

一聲悶響。

黃潤的腦袋,竟硬生生的撞在機蓋上。

而瘋坤似乎還不解恨。

“砰!砰!砰!”

接連又是幾下。

黃潤白皙的額頭上,頓時鮮血浸染。

“瘋坤,差不多得了!”

旁邊的人勸道。

我身邊的蘇梅,根本看不下去了。

但氣的兩手哆嗦,但還不敢勸說瘋坤。

“瘋子,變態。怎麼會有這種垃圾人……”

蘇梅小聲的嘟囔著。

這一幕,看的我心裡也很不舒服。

但可惜,我和黃潤非親非故。

我肯定不會管這種閒事的。

打了好一會兒,瘋坤似乎纔出了這口氣。

看著披頭散髮,滿臉鮮血的黃潤。

瘋坤朝著山下的方向一指,怒喝道:

“媽的,給老子滾。今天你不許在山上出現,否則。我花了你的臉!”

此時的黃潤兩眼失神。

站在原地,怔怔的看著瘋坤。

好一會兒,她才點了點頭,麻木說道:

“好,我滾,我滾就是了……”

說著,頭也不回的,直接走了。

上山的路上,蘇梅依舊是一臉憤憤的開著車。

我看著前麵路上,還有不少車,便問蘇梅說:

“上山隻有這一條路嗎?”

蘇梅這才緩了口氣,回答說:

“後麵還有一條路。但那條路,隻有鄒家的人,和今天來賀壽的貴客才能走。一般的客人,還有我們這些員工。隻能走這條路……”

我聽的心裡一陣冷笑。

這鄒家的排場,居然如此之大。

山中之路,居然都能分出個三六九等。

聊了一會兒。

我們的車,便停在半山腰的一處停車場。

一下車,就見寬敞的停車場裡,竟停滿了各種名車。

奔馳寶馬奧迪,都算常見。

就連國內冇上市的一些豪車,這裡竟然都有。

我倒是知道,這類車都是走私過來的水車。

能開這種車的人,背景都是相當複雜。

停車場後麵,是一片樹林。

穿過林中小路,我便被眼前的恢弘建築,不由的吸引了。

這是一片仿古的建築。

青磚黛瓦,翹角飛簷。

灰色的圍牆,高耀的門庭。

大門兩側,還有一對雄偉的石獅。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

我一定以為,這是某個朝代存留下來的古建築。

走到門前,就見左右兩側。

分彆站著兩排穿著素雅的禮儀小姐。

我和蘇梅走了進去。

就見寬敞的庭院中,到處都是來賀壽的客人。

我有些好奇,便問蘇梅。

“怎麼一直冇看見鄒曉嫻呢?”

蘇梅便低聲回答。

“這個時間,鄒家所有人,都在後麵正院,給老爺子賀壽。我們這些人,是冇有資格過去的。能去得了正院的,都是各地貴賓……”

對於鄒家這種奢靡之風,我不感興趣。

我更感興趣的,還是四叔。

“四叔也在後院?”

蘇梅看了我一眼,叮囑說:

“對,但你千萬彆貿然過去。我估計,四叔今天會到前院來的。你想見他,還是在這裡等著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