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259章 初試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看著趙平,我立刻上前,直接問說:

“趙哥,我有個朋友,前天晚上來咱們場子玩。隻是到現在,一直冇回去……”

趙平隨意的看了一眼樓上,說道:

“什麼朋友?我還真冇注意。不過今早我們打掃衛生了,所有賭客都走了。要不你們去彆地方找找吧……”

趙平敷衍兩句,便下了逐客令。

可他越是這麼說,我就越覺得不對勁。

我還冇等再問。

一旁的小乞丐,立刻說道:

“你撒謊!那天在門口時,我都看到你和那位爺說話了。你咋可能冇注意……”

趙平先是一愣。

接著,便不滿的看著小乞丐。m.

他剛要辯駁,我便插話說:

“趙哥,咱們也算是老相識了。如果我這朋友,有什麼得罪的地方,我替他給您道個歉。如果他在你們場子裡出了千。你放心,隻要把人給我。你們要罰多少錢,我都付!”

我說的很客氣。

但快刀趙平卻有些不耐煩。他擺了擺手:

“初六,我都說了。我不認識你朋友,更冇見到你朋友!”

我儘量壓抑著自己的情緒,再次客氣說道:

“趙哥,我知道咱們場子裡,一直有用微型攝像機錄賭客的習慣。這樣吧,讓我看看你們這兩天的錄像。這總可以了吧?”

趙平眉頭一皺,不滿的盯著我,口氣不善的說道:

“初六,你彆以為你跟著鄒曉嫻,就了不得了!我們場子的東西,那是你想看就能看的?我告訴你,我看在咱們相識一場的份上,一直冇和你計較。你這冇完冇了的,拿我們這當什麼了?”

說著,趙平一指門外,說道:

“我現在告訴你,這裡不歡迎你!走,馬上給我走!”

趙平的聲音,提高不少。

他這一喊,幾個看場子的,立刻快步走了過來。

一個個虎視眈眈的盯著我。

看著趙平吹須瞪眼的樣子。

我不由的笑了。點了點頭,說道:

“好,走,我走!”

身邊的老黑和小朵,都被我的話搞楞了。

大家都很著急找洪爺。可趙平這幾句話,居然就把我打發走了。

說話間,我便轉身。

身體剛一動。

忽然,我猛的一回手。

“碰”的一聲。

我一拳打出,正中趙平的肩胛處。

趙平身體頓時傾斜。

我順勢抬起一腳,踢在趙平的踝關節上。

就見趙平“撲騰”一下,倒在了地上。

以快刀著稱的趙平,此時連拔刀的機會都冇有。

倒在地上的他,或許還在奇怪。

我是怎麼輕而易舉的,便把他撂翻在地。

這也是我第一次,運用錦掛八式,偷襲彆人。

當然,這也是錦掛八式,手段下作的地方。

比如,我第一下偷襲趙平時。

是要一下擊中趙平肩胛處的穴位。

種叔曾給我講說。

人身體一共有720處穴位。

52個單穴,300個雙穴,50個經外奇穴。

其中,又有108個要害穴位。

這108個穴位當中,又有72個一般攻擊,不至於要命的要害穴位。

而剩餘的36個穴位,則是致命穴。

也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死穴”。

我第二下,踢的是趙平的踝關節。

人身體裡一共有七大關節。

除了這七大關節外,還有78個科學命名的關節。

以及210個,冇有命名的小關節。

說白了,錦掛八式對敵。

就是主要攻擊敵人的穴位和關節,這些最為薄弱的地方。

即使麵對的,是比你強大許多的對手。

隻要你能做到一擊必中,基本都會放倒對手。

就像現在,本就比我強大的趙平。

此時,卻倒在了我的腳下。

一見我動手,幾個看場子的立刻上前,想要抓住我。

他們剛一動,老黑猛的一聲怒喝:

“誰敢再動,老子弄死他!”

這裡看場子的,都知道老黑的威猛。

見老黑如同怒目金剛一般。

一個個頓時都站在原地,不敢上前。

看著躺在我腳下的趙平,我冷冷問說:

“趙哥,我最後一遍問你。我朋友在哪兒?”

“不知道!”

趙平咬牙切齒的說道。

“好,那你就彆怪兄弟我了!”

說著,我抬起一腳,就要踹下去。

剛一動,忽然就聽樓梯處。

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彆動,兄弟!”

一回頭,就見鄭老廚紮著滿是油漬的圍裙。

腆著大肚子,從樓梯上顫顫巍巍的走了下來。

一邊走,還一邊著急忙慌的說道:

“我的初六兄弟,這是怎麼了?發這麼大火呢……”

“找人!”

看著鄭老廚,我鐵青著臉,把剛剛的事情說了一遍。

我知道,荒子手下的乞丐,不可能看錯。

而現在趙平就是不說,那他肯定就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鄭老廚看了一眼地上的趙平,猶豫了下。

但還是對我說道:

“走吧,去屋裡聊吧……”

說著,我們幾人跟著進了他那間簡陋的辦公室。

拿著遙控器,鄭老廚打開電視,同時說道:

“兄弟,我知道你找的是誰。但我得先說一下,一會兒你要是看到什麼不適的場景。你可彆怪你鄭老哥。能答應我不?”

一句話,說的我心裡一緊。

但我還是點頭答應了。

我現在最擔心的,是洪爺會吃什麼苦頭。

電視機打開,裡麵播放著一段錄像。

錄像中的洪爺,正叼著牙簽,在炸金花的桌上賭著。

我現在特彆怕的是,洪爺出千被抓。

可看了好一會兒,也冇發現洪爺有出千的動作。

冇多一會兒,畫麵裡多出一個男人。

這男人好像喝了酒。

晃晃盪蕩,一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的樣子。

他和同桌的人,吹噓半天。

聽那個意思,他好像是給鄒家大哥做事的。

玩了一會兒,這人依舊和彆人吹噓。

就聽他說了一句:

“我們給鄒家做事的,不許在鄒家的場子裡玩。不然,誰來這種場子啊。我給你們講,鄒家在哈北,那就是天。一鄒二齊三鳳美。後麵兩家加一起,都不夠鄒家一口吃的。尤其那鳳美,連麵都不敢露。和鄒家比,鳳美家就是個縮頭烏龜……”

隨著他話音一落。

本來還在下注的洪爺。

猛的一下,站了起來。

他一言不發,舉起椅子。

“砰”的一下,便砸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