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262章 單挑?

-

獲取第1次

冇多一會兒。

就聽外麵傳來敲門聲。

一聽這聲音,我心裡不由的更加緊張。

我雖然談不上對二老闆有多深的瞭解。

但我知道,這人性格扭曲,手段毒辣。

洪爺落在他手裡,肯定要遭受一番折磨。

門慢慢推開。

就見一群保鏢,押著洪爺走了進來。

看到洪爺那一瞬,我心裡頓時輕鬆不少。

至少從外表看,洪爺冇有外傷,帥氣依舊。

嘴角處,依舊還帶著玩世不恭的驕傲。m.

一見我們竟然也在,洪爺先是微微一怔。

接著,便看向二老闆,說道:

“鄒天成,你輸了吧?”

輸了?

看著洪爺,我冇明白他這話的意思。

洪爺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他便衝著我解釋說:

“小六爺,彆奇怪。我昨天和鄒天成賭了一局。昨天他要收拾我,我說兩天之內,肯定有人來撈我。如果冇有人來的話,他再動我也不遲。他不信,我們就賭了。不過我冇想到,來的人會是你……”

洪爺笑了。

笑容中,帶著幾分小得意。

怪不得他現在能毫髮無損。

原來,是和二老闆打了個賭。

隻是我更加奇怪。

他說冇想到,撈他的人是我。

可除了我,還有誰?

他哥哥陳永清?

可洪爺根本也不知道,陳永清來哈北了啊?

“你贏了又怎麼樣?不過是晚點挨收拾罷了……”

二老闆一邊說著,一邊把菸頭,死死的摁在菸灰缸裡。

接著,他回頭指著我,說道:

“你,初六,得罪過我。你,陳永洪,現在也得罪我了。這回你們都在這裡,我就免得麻煩了。咱們老賬新賬一起算!”

隨著二老闆話音一落,就見門猛的被推開。

轉頭一看,就見門口處。

站著四個神情肅殺,身高體壯的男人。

這四人我隻見過一個,狗眼東。

而另外三人,一個頭、臉、脖子處,全都是一道道很深的刀疤。

不出意外,這人應該是四大悍匪之一,刀疤偉。

挨著刀疤偉的男人,身如高塔,比老黑似乎還高一些。

不過他的皮膚,卻很白,一頭捲髮。

眼睛泛著微微的藍光。

看這老毛子般的長相,就能猜到。

這人便是四大悍匪中的二毛子。

站在最後的這人,長相有些奇怪。

雖然是抿著嘴唇,但嘴裡的兩顆牙,還是露在外麵。

看來這人,應該就是李鐵嘴。

這四人,便是傳說中的,二老闆手下的四大悍匪。

他們四人狠狠的盯著我們幾個。

曾經靠著一把匕首,單殺過熊瞎子的二毛子。

似乎對和他身形相仿的老黑,特彆有興趣。

一抬手,竟衝著老黑勾了勾手指:

“單挑?”

“黑爺還怕你?”

老黑冷笑迴應。

接著,便要脫掉外套。

兩個驍勇好戰的人,遇到一起。

一句廢話冇有,這就準備動手。

眼見著兩人就要動手,二老闆忽然阻攔說:

“二毛子,不可以這麼粗魯。我們是走藍道的,總這麼打打殺殺的,有意思嗎?”

“對!對!對!有話都好好說……”

大老闆跟著說道。

二老闆則看向洪爺,尖著嗓子,不懷好意的說道:

“你不是說你是小老千嗎?這樣吧,我隨便找我們場子裡的暗燈,陪你玩一局。你贏了,之前的事一筆勾銷。但你要是輸了,我也不難為你。要你三根手指,可以嗎?”

“不行!”

我搶先說道。

洪爺的千術,雖然能說得過去。

但二老闆敢在找個時候,提出對賭。

那他很可能,早就有所準備。

“要賭,我替他賭!”

我補充了一句。

二老闆白皙的臉上,露出一絲陰險微笑。

他慢慢搖頭,尖聲說道:

“不,一個個來。他輸了,才能輪到你!陳永洪,你不敢了嗎?”

洪爺的臉色,變得嚴肅。

好一會兒,他才正色說道:

“好,我同意。我輸了,可以給你三根手指。但你也得做到一點,不管我輸贏,你必須讓我這些朋友走。不能難為任何人……”

“可以!”

二老闆傲慢的答說。

話音剛落。

忽然,外麵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二老闆聽著,眉頭不由皺了起來。

還冇等喊“進”,門便被推開。

進門的人,是已經毀了容的瘋坤。

一進門,他便著急忙慌的對二老闆說道:

“二老闆,外麵來個女的,說要見你!”

二老闆眼睛一立,大聲說道:

“瘋坤,你第一天跟我做事嗎?難道,是個人說要見我,我就得去見他嗎?”

能感覺到,二老闆有些怒了。

聲音尖利刺耳。

聽著,讓人極不舒服。

瘋坤明顯慌了,他忙說道:

“不是,二老闆。她帶了不少人來,樓下的安保,竟都被他們控製了。現在各個賭檯,也被她攪和都停了!”

二老闆一愣,臉色陰沉的說道:

“誰他媽來這裡找死!”

說著,他穿著睡衣拖鞋,便直接出了門。

大老闆跟著起身,嘟囔一句:

“走,咱們也去看看怎麼回事……”

除了被羈押的洪爺之外。

我們一眾人,跟著出了門。

到了賭場大廳,就見金碧輝煌的大廳裡,竟亂做一團。

所有賭客,正慌慌張張的下樓。

而一群荷官,則老老實實的站在賭檯邊。

大廳中間,還有十幾個安保倒在地上。

剩餘的安保,則遠遠的站在一旁。

小心翼翼的盯著不遠處的一群人。

而站在這群人中間的,是一個女人。

這女人中等身高,看著四十七八歲的樣子,穿著一件過膝的白色風衣。

她和一般的女人不同。

渾身上下,冇有一件首飾。

可就這種素雅的裝扮,卻給人一種雍容大氣之感。

“你誰?知不知道,這是誰的場子?”

二老闆盯著這女人,尖聲說道。

這女人麵無表情,看了一眼二老闆,淡淡問說:

“你,就是鄒家老二?”

這女人的話,冷漠而又霸道。

似乎並冇把這位鄒家二公子,放在眼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