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265章 背景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那就撲克嘍?”

這侏儒隨手拿起一副撲克。

手指微微一動,撲克便成了一副完美的扇麵。

“不,骰子!”

洪爺馬上說道。

侏儒不滿的看了一眼洪爺,嘴角上揚,不屑一笑。

“不是你說的隨便嗎?”

“對啊,現在不就是隨便嗎?隨便玩骰子嘍!”

洪爺模仿對方的語氣。

“好,隨你。骰子就骰子。簡單一點兒,點數大者為贏。這回可以嗎?”

說著,侏儒隨意的拿起幾個骰子。m.

在手指間,來迴轉動。

就見幾個骰子,反覆翻轉,滾動。

這侏儒給人的感覺,極其自信。

好像在他的眼裡,洪爺不過是砧板上的魚肉一般。

看著這侏儒轉動骰子,曲鳳美忽然眉頭一皺,急忙問說:

“你是南粵聽骰黨的北童?”

聽骰黨?

我心裡一驚。

和六爺幾下南粵時,我曾見過聽骰黨的人。

這些人天生大耳,聽力極強。

在千門中,以骰術見長。

即使在不出千的情況下,也把不少賭場搞得關門停業。

我冇想到,這個侏儒竟是聽骰黨的人。

侏儒這纔看了曲鳳美一眼,反問道:

“你認識我?”

“北童,北方春城人。六歲被南粵聽骰黨,也是摘星榜上排名第二十七的水雲手收養。久居南粵,很少回北方。長相如童,但實際你的年齡,恐怕要將近四十了吧?”

叫北童的侏儒自信淡笑。

看著曲鳳美,也不說話。

“據說,你的千術甚至不比你師父差。有千門人傳言,如果千門摘星榜重新排位,你完全可以上榜。我說的對嗎?”

曲鳳美的話,說的在場的人,又是一驚。

包括鄒老爺子,也包括我。

誰都冇想到,二老闆竟然能在南粵請來這般千門高手。

而我心裡,更加焦急。

聽骰黨的人,已經夠難搞的了。

他的師父,還是摘星榜上的千手。

看來,洪爺這局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我正想著,曲鳳美看了陳永洪一眼,立刻又對北童說道:

“北童,你也是成名已久的千手。而我兒子,連千門的門檻,都冇邁進去。你讓他怎麼和你賭?”

“那你是什麼意思呢?”

北童歪著頭,看著曲鳳美。

“這局,我和你賭!”

曲鳳美冷冷說道。

愛子心切,曲鳳美退出藍道多年。

而今天,為了兒子陳永洪,將要再次出手。

北童依舊是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

他聳了聳肩膀,說道:

“無所謂,你們誰來都行!實在不行,一起來也可以……”

也不知道這北童是藝高人膽大。

還是他不清楚曲鳳美的身份,才自信到張狂的地步。

“媽,我自己……”

洪爺話還冇出口,曲鳳美就狠狠的盯了他一眼,說了兩個字:

“閉嘴!”

洪爺還想再說,可看自己母親一臉慍怒的神情,他還是選擇閉嘴了。

一直站在外圍,看著熱鬨的大老闆。

忽然走上前,看著曲鳳美,他依舊是恭敬的說道:

“曲阿姨,本來我是不想說的。但怕壞了您的名聲。所以,我還是得說一句……”

“說!”

曲鳳美神情冷漠。

“曲阿姨,當年您退出藍道時,可是曾立下重誓的。如果您再碰賭,是要自斷一隻手的!所以,曲阿姨,你可千萬不能和他賭啊……”

大老闆這話,聽著好像是在關心著曲鳳美。

但實際卻是話裡有話,故意將曲鳳美放在一個尷尬的位置上。

曲鳳美冷漠依舊,淡然說道:

“不用你提醒!既然這局,我兒子是必輸的局。那我這個做母親的,自然就要代他上場。不過你記得,我的誓言依舊有效。賭完這局,我會給所有人一個交代……”

交代?

一句話,聽的我們心裡都是大吃一驚。

所謂的交代,就是賭完這局,便要自斷單手。

陳永洪更是嚇的臉色慘白,看著曲鳳美,他急迫的說道:

“媽,這局是我應的。我不用你替。你能不能相信我一次,我一定會贏的!”

“你拿什麼贏?你知不知道這北童是誰?他的師父,是千門摘星榜上的人物。而他的千術,根本不亞於他的師父。永洪,我早就和你說過。不要碰賭。但你不聽。好,你今天就記得。我的這隻手,就是為了你戒賭而斷的!”

曲鳳美態度決然。

而陳永洪也同樣堅決不同意。

我站在一旁,開口說道:

“阿姨,給永洪一個機會。至少他上場,還有贏的機會。而您上場,無論輸贏。您的手,都保不住的……”

曲鳳美沉默了好一會兒。

才轉頭看了我一眼,問說:

“你就是初六?”

我點了點頭。

“媽,我要是贏了這局。隻求您答應我一個條件。就是我以後的路,讓我自己選擇。這可以嗎?”

曲鳳美再次沉默。

誰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著什麼。

“你贏下這局,再說吧……”

曲鳳美終於同意了。

話一說完,她微微閉上了眼睛。

但臉上,依舊是一種擔憂到極致的神情。

她已經意識到,這一局,陳永洪必敗。

見母親同意,陳永洪轉頭對我擠出一絲寬慰的微笑。

他似乎怕我擔心。

而我也同樣拍了拍的肩膀。

有時候兄弟之間,無需多言。

一個動作,一個眼神,就能達成最佳的默契。

回到賭桌前,陳永洪和北童的麵前,已經放好了六個骰子和骰盅。

拿起一粒骰子,陳永洪看了一眼,問北童:

“就是比較骰盅裡骰子的點數,點數大者為贏,對不對?”

“對!”

“和了怎麼算?”

“繼續加骰!直到分出勝負為止!”

“可以出千嗎?”

北童笑了,那是一種極度自信的笑。

看著洪爺,北童慢悠悠的說道:

“不但可以,我還很歡迎。不過,你可要小心。被我抓到的話,我可是要加倍懲罰你的嘍……”

洪爺也笑了。

衝著北童,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開始吧,你先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