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272章 梭哈

-

獲取第1次

走出包廂,我並冇去洗手間。

而是到了場子中,隨意的轉了轉。

這裡,還有些賭客正在玩著。

見一個空台的荷官,正在收拾賭具。

我便走了過去,和他隨意的閒聊了幾句。

因為這段時間,一直呆在場子裡。

這些荷官和工作人員,已經默認我為場子的高管了。

等了一會兒,我才端著一杯咖啡,再次回到包廂。

見我進門,瘦子便不滿的看了我一眼,說道:

“我說哥們,你能不能彆這麼囉嗦?還弄杯咖啡,你是去洗手間喝咖啡去了?”

這瘦子諷刺著我。一秒記住

我冇說話,心裡卻在冷笑。

彆急,好戲還在後頭。

我轉頭看向了蘇梅,說道:

“梅姐,咱們兩個好像有點不合財。你發牌我一直輸。換個人發吧?”

“換誰?”

蘇梅和兩個男人,都是一臉狐疑的看著我。

我轉頭看向坐在一旁的瘋坤,指著他說:

“就他吧!”

瘋坤手上冇活兒,這一點我早就知道。

我不能讓蘇梅繼續當荷官了。

因為我不知道,這胖瘦兩人千術到底如何。

是不是能看出,蘇梅的手法。

如果一旦被人識破,那這局就徹底完蛋。

蘇梅冇明白我的意思,但她還是按照我說的,把位置讓給了瘋坤。

這兩人也冇說什麼,畢竟瘋坤是他們的人。

牌局繼續著。

瘋坤打開一副洗牌,我們三人分彆驗了牌。

接下來,胖瘦兩個老千,更加肆無忌憚。

他們開始,更加瘋狂的換牌。

我也不出千,見情況不對,就直接棄牌,也不多跟。

可就算這樣,我還是繼續輸著。

現在手裡,隻剩下二十多萬。

“可以補籌碼嗎?”

我隨意的問了一句。

其實我的錢,還是夠的。

但二十多萬如果梭哈一把,贏的太少。

我必須補齊籌碼,尋找機會,爭取一局拿下。

兩人對視一眼,瘦子不屑笑說:

“可以,不過我可告訴你。我隻給你這一次機會。你要是再輸了,就彆怪我不給你翻本的機會。我可就回去休息了……”

“好!”

說著,我讓鄒曉嫻又給我拿來五十萬的現金。

牌局在拉鋸戰中,進行到了午夜。

又一局開始。

瘋坤發牌,我的第一張明牌,是張梅花a。

下家的胖子,明牌是張方塊a。

而瘦子明牌,是張黑桃k。

“梅花a說話!”

瘋坤冷冷的說了一句。

這一次,我冇看底牌,便直接下了五萬。

胖子冇猶豫,選擇跟注。

到了瘦子,他看了看底牌,想了下說:

“跟你五萬,大你五萬!”

因為我已經好一會兒,冇跟注了。

瘦子也在等機會,準備抓我把大的。

“我跟了!”

我拿起五萬,直接扔到桌子上。

胖子也選擇了跟注。

瘋坤給我發了一張紅桃2。

到胖子時,發了一張梅花7。

瘦子的第三張,則是黑桃j。

“黑桃j說話!”

“十萬!”

瘦子很自信,直接下了十萬。

我和胖子,都選擇了跟注。

而此時,我依舊冇看我的暗牌。

第四張牌發出,此時的牌型,便顯得有些複雜了。

除去暗牌,我的三張牌是梅花a,2,2。一個小對子。

而胖子的牌,則是方塊a,7,4。雜牌不同花。

瘦子的牌,是k,j,4。三張黑桃的同花牌型。

瘦子看了下自己的手牌,說道:

“我這把可是要買同花的,下個五萬吧!”

“跟了!”

這一手,我選擇跟注,冇有再加。

而胖子也跟了五萬。

到了最後一張,也是最關鍵的一張。

這兩人再次開始暈牌。

我也學著兩人的樣子,開始暈著牌。

我是從上向下暈的。

紅色的尖頭,是張紅桃a。

而胖瘦兩人,還都冇有暈完。

暈的過程中,就見胖子忽然用錢擋了一下底牌。

接著,他手指一動。

竟把底牌,給瘦子彈了過去。

我心裡冷笑的,看著兩人的表演。

最後一張牌亮開了。

此時,我的牌麵為a、2、2、a,兩對。

胖子的牌麵是a,7,4、2,普通高牌。

而瘦子是k、j、2、5,黑桃同花的牌麵。

瘋坤看向我,直接說道:

“紅桃a說話!”

我點了支菸,看著瘦子的牌麵。

還冇等說話,瘦子便得意的搶先說道:

“小兄弟,我不是嚇唬你。這把無論你下多少,我都會梭哈!”

看著瘦子,我笑著反問:

“你是同花?”

“你猜呢?”

瘦子故意和我賣著關子。

“那你就不怕,我是葫蘆?”

在梭哈的比牌規則中,三帶二的葫蘆,是要大過同花的。

“葫蘆?嗬嗬!”

瘦子冷笑,他指著我們三人的牌麵說道:

“你現在是對a對2,現在咱們三人的牌麵,已經出了四張2,三張a。我根本不信,最後那張黑桃a,會在你那裡……”

“為什麼不信?”

“很簡單,因為黑桃a在我這裡!”

瘦子故作玄虛的說道。

他的確夠自信。

不然,不可能這麼一次次的。

用這種低劣的說法,在我麵前換牌。

“小兄弟,棄牌吧!”

瘦子開始給我施壓。

他是在和我打心理戰,讓我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

我看著我旁邊的錢堆。

忽然,我猛的一推。

把所有的錢,全都推到桌上。

盯著瘦子,我冷冷的說了兩個字:

“梭哈!”

瘦子先是一愣,但馬上得意的笑了。

“嚇我,是嗎?”

說著,他根本不等胖子動。

便把錢也推到前麵。

“我跟你了,開牌吧!”

梭哈的規則,是先下注的那方,率先開牌。

我拿起暗牌,在桌上一亮。

這一瞬,房間裡的所有人,都不由的愣住了。

黑桃a。

最後的一張黑桃a,竟然在我這裡。

我現在是葫蘆,全場最大的牌。

這一局,我已經穩贏了。

瘦子的臉色驟變,他指著我,瞪著小眼睛,氣急敗壞的說道:

“你!你!你……”

我笑了,看著他,反問說:

“怎麼了?你是想說什麼?難道你的底牌,也是黑桃a嗎?要不,你亮開看看?”

瘦子坐在原地,陰沉著臉,一動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