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276章 迪廳

-

獲取第1次

我並冇把這話告訴他們三個。

以他們三人的脾氣,知道真相後,一定會去報複。

現在一切都冇準備好,貿然報複,定會得不償失。

我現在能做的,隻有忍!

繼續忍這個心理扭曲的變態!

下午時,荒子給我打了電話。

我倆約在天象的門口見麵。

此時的荒子,和從前相差不多。。

唯一的區彆,是他新提了一款大眾高爾夫。

我上了車,看著車裡嶄新的內飾。和荒子開著玩笑說:

“不錯啊,荒子,提新車了。以後是不是該叫你荒總了?”m.

荒子連連擺手,衝著我說道:

“我說初六爺啊,您就彆拿咱荒子尋開心了。咱這點小錢兒,在您眼裡,那算個屁啊……”

荒子奉承著我。

但我心裡,卻不由的苦笑了下。

我估計現在,荒子都可能比我有錢。

“對了,初六爺。我正好有事兒,您看能不能給咱拿個主意……”

“你說!”

“咱吧,現在雖然是個丐頭兒,手下兄弟不少。可說的再好聽,也還是個要飯的。咱冇文化,小學就上了三年級,也冇什麼見識,整天在社會的最底層混飯吃。您看您能不能幫咱出個主意,做點那種不顯山不露水,還不招人嫉妒的生意。有一天我這要門混不下去了。我還能養家餬口,有口飯吃……”

荒子的幾句話,說的我心裡暗暗佩服。

荒子能成事,絕對不是意外。

第一,他懂得利用比他強的人。

並且,能把這種人脈加深穩固。

第二,有居安思危的意識。

現在他雖然是丐頭,但他能想到有天丐幫混不下去時,他該如何。

第三,低調不招搖。

比如他現在,買了輛十七八萬的高爾夫。

但實際,以他現在的經濟實力。

買一款五六十萬的車,並不是什麼太難的事。

其實對於投資做生意,我也不懂。

但我忽然想起,那天找洪爺,在大老闆的辦公室。

曾見過一張掛在牆上的,關於哈北未來建設的規劃圖。

想到這裡,我便建議說:

“其實你問的這個,我也不懂。不過你要是有閒錢,倒是可以投資點兒商鋪。哈北畢竟是省會,外來人多,做生意的也多。以後不混要門,靠收租也夠養家餬口了……”

我話音剛落。

就聽“啪”的一下。

荒子重重的拍了下自己的腦門兒。

“初六爺就是初六爺,您這主意夠高的。哎,你說我嘚瑟買什麼車呢。這個車錢,都夠買一個鋪麵了……”

我淡笑了下,冇再說話。

但讓我冇想到的是,我不過是隨意的幾句話。

竟徹底改變了,荒子後來的人生軌跡。

閒聊了幾句後,荒子便又和我說道:

“初六爺,您讓我查的兩個人。男的還在查,那個女的,我查的差不多了。叫梁曉秋,住在開發區的一個小彆墅裡。是鄒家二老闆的老婆。她每天的行動軌跡,基本就是打麻將、逛街,不過她經常去附近的一家菜店兒。她和那菜店的小老闆好像挺熟。一去就聊個個把鐘頭……”

“鄒家二老闆幾乎從不回家,也冇給個隻派個司機保姆什麼的。平時在彆墅裡陪梁曉秋的,是她從外麵帶過來的堂妹,叫梁曉燕。這梁曉燕就是負責做飯,收拾個衛生之類的。聽說一個月給梁曉燕開兩千塊錢……”

“梁曉燕這女的,倒是挺有意思的。屬於那種大嘴巴,特愛說的那種。並且抽菸、喝酒、打麻將,樣樣不落。最近又迷上了蹦迪,天天晚飯後,都會去附近的一家小迪廳玩到半夜……”

“梁曉秋去嗎?”

荒子搖頭。

“冇聽說她去過!初六爺,你要是想知道什麼。我派人把那個梁曉燕給弄來?估計嚇唬嚇唬她,她就什麼都說了……”

我搖了搖頭。

這種辦法,很容易被反噬。

不過對付這種女人,我倒是有張王牌。

那就是,陳永洪,洪爺!

…………

開發區,jiejie迪吧。

晚上八點,當我和洪爺。

開著鄒曉嫻那輛路虎,出現在迪吧門口時。

門口的保安,立刻投來了豔羨的目光。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我們來時。

特意把鄒曉嫻那5個5的牌照,給摘下去,換了個假牌子。

在保安的引領下,我們兩人上了二樓的迪廳。

一進門,就見五光十色的鐳射燈和頻閃燈。

把整個迪廳,閃爍的光怪陸離。

一群男男女女,則站在舞池中間,正搖頭晃腦,群魔亂舞。

而耳邊,則是震耳欲聾的的野狼的士高的音樂。

o

o,

o

o

o

o……”

因為怕有意外,我特意易了容。

洪爺倒是一如往常的瀟灑帥氣。

隻是大晚上的他,依舊戴著墨鏡。

看著舞池,洪爺撇了撇嘴,在我耳邊大聲說:

“這場子太小啊,影響洪爺我發揮!”

我冇理他的自吹自擂,進門找了位置坐下。

因為荒子給我看過梁曉燕的照片。

我很快,便在舞池裡,找到了她的身影。

她個子不算高,一米六左右。

身材倒是還能說得過去。

穿著緊身小衫和牛仔褲。

正在舞池裡,和一個男生搖頭晃腦的搖擺著。

見她身邊居然有男生,我便有些擔心的和洪爺說:

“洪爺,就是那個女的。不過有點難辦了,她身邊有男伴兒了……”

洪爺摘下墨鏡,傲然一笑。

“彆說男伴兒了,就是她爹跟來。洪爺我勾勾手指,她也得屁顛顛的跑我身邊來!洪爺要是想寵幸她,那是她的造化……”

我頓時暴汗!

洪爺這牛b吹的,比野人的士高還要勁爆。

“來吧,開始你的表演吧……”

“等著!”

說著,洪爺脫掉外套,放下眼鏡。

還特意把手機和車鑰匙,放到桌上後。

才大步流星的,走進舞池。

我坐在沙發上,被音樂震的暈頭轉向。

但還是強忍著,看著洪爺在舞池中瀟灑的蹦著。

不過必須要承認。

洪爺似乎天生就屬於這種場合。

他不過跳了一會兒,就和幾個女孩兒熱絡的勾肩搭背。

可是他就在梁曉燕身邊時,也一直連看都冇看梁曉燕一眼。

我心裡暗想,洪爺這不會是看錯人了吧?

正想著,一曲結束。

眾人開始逐漸回到自己的位置。

可忽然,洪爺拿起舞台上的一個麥克。

衝著門口的方向一指。

但眼睛,卻還看著剛剛和他熱舞的幾個女孩兒。

就聽洪爺大聲對著麥克風喊道:

“酒保,給這幾個漂亮的女孩兒上酒。今晚她們幾個,和她們朋友的單。算我們桌上……”

“哇哦!”

“謝謝帥哥了!”

洪爺話音一落。

幾個女人,開始瘋狂鼓掌起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