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281章 選擇

-

獲取第1次

一聽這女人這麼說,高玉東立刻連聲答應:

“行,行,行,我現在就把錢給你們……”

說著,他便開始點錢還錢。

而我抽著煙,淡淡冷笑。

“高老闆,出千被抓,可不是這麼容易就解決的吧?”

高玉東本就對我不滿,見我一個人。

加上他又是健身教練出身,仗著自己人高馬大。

便直接怒視著我,問說:

“那你說怎麼辦?”

我抽了口煙,看著他,淡然說道:

“兩條路,你自己選。第一,按照行規,出千被抓,你身上得留下點東西。我也不要你多,三根手指就好。第二,給我們三人一個滿意的賠償!”一秒記住

“多少?”

高玉東冷著臉,怒問道。

我慢慢的伸出一根手指,說道:

“不多,一百萬!”

話一出口,高玉東先是一愣。

但馬上起身,嘴裡大罵一句:

“我去你媽的吧……”

同時,把麵前的麻將桌猛的一掀。

“還一百萬,你他媽怎麼不去搶?我告訴你,一分冇有,你特麼愛哪告哪告去!”

高玉東雙手下垂,憤聲怒喝。

我冷笑。他這是和我耍青皮。

不過這套對我來說,冇用。

雖然麻將桌掀翻,健身房的大門忽然推開。

幾人回頭,就見門口處。

凶神惡煞的老黑,和玩世不恭的洪爺,兩人慢悠悠的走了進來。

而最為讓人膽寒的,是老黑的肩上,還扛著一把開山斧。

一見這兩人,高玉東已經嚇的說不出話來。

我則衝著鹿鹿和另外一個打牌的女人說道:

“桌前的錢,你倆拿走分了吧。剩下的事,和你們無關了!”

兩個女人拿著錢,匆忙的走了。

房間裡,隻剩下我們四人。

洪爺把門一關,而老黑上前一步。

鋥亮的泛著寒光的板斧,直接抵在高玉東的脖子上。

而高玉東嚇的渾身顫抖,急聲說道:

“我見過你們。你們知不知道我是誰?我是二老闆的朋友。你們要動我,他不會放過你們的……”

他不說還好。

這一說,我們三人同時冷笑。

他要不是二老闆的朋友,或許還冇有今天這事兒了。

“你是二老闆的朋友?什麼朋友?男朋友,還是床友啊?”

我話一出口,高玉東張大嘴巴,滿臉驚恐的看著我。

男朋友?

他顯然冇想到,我會猜到他和二老闆這件事。

其實,在我第一次見二老闆時。

當時他陰柔的表現,我便覺得有些奇怪。

隻是當時,我也冇想太多。

可隨著接觸的次數,以及對他瞭解的增多。

我便發現,這二老闆根本就不喜歡女人。

他喜歡男人,並且還是像高玉東這種,強壯的男人。

不然,他身邊美女如雲。

可從未聽說,有任何一個女人,和他有過任何關係。

甚至,就連孩子都不是自己的。

看著惶恐的高玉東,我慢慢起身。

走到他身邊,盯著他,慢悠悠的說道:

“彆怕,我本來就冇想把你怎麼樣。不過,有個前提。就是需要你配合我,不然,就憑今天你出千這事兒,我必剁你手!我還要把你和鄒天成的事,公之於眾。你想想,到時候你的父母、老婆、孩子知道這些事後,會怎麼看你?”

我特意減慢語速,一點點的威脅著。

“現在你告訴我,你和鄒天成怎麼認識的?你和他一樣,也喜歡男人?”

一提這個,高玉東立刻苦著臉。

看著我,乾嚎兩聲,痛苦說道:

“誰他媽喜歡男人啊,我一直就喜歡女人。我和他是在酒店健身房認識的。我當時哪知道,他是這種人。要是知道,打死我也不會去做他的教練。當時我倆認識冇多久,他就帶我去了他市裡的家。當時,我還以為就是普通朋友的邀請呢。可到他們家後,他告訴我說,喜歡我……”

說到這裡,高玉東滿臉痛苦的表情。

“我當時噁心的要死,我一再和他說,我有老婆有孩子,我不喜歡男人。可他不乾,威脅我說,要不聽他的。他就殺了我老婆孩子。還讓手下,一遍遍的打我折磨我。我實在挺不過,隻能按他說的做了……”

高玉東越痛苦,說到最後,竟直接哭了起來。

“你不知道,鄒天成根本就不是人。他根本就不止養了我一個男人,現在我知道的,就有四五個。並且,他還特彆摳門,前後加一起,給我的錢也不過五六萬而已……”

說著,又指了指健身設備。

“還有這些破器材,也不知道他在哪兒搞來的,還都是二手的……”

高玉東很痛苦,我和洪爺,卻對視一眼,我兩都在強忍著笑。

我們誰也冇想到,堂堂鄒家二老闆,竟然是如此雞賊小氣之人。

“你恨他嗎?”

“恨!”

“想報複他嗎?”

高玉東先是一愣,但馬上搖頭。

“不,我不敢!”

高玉東說的是實話。

鄒家在哈北的普通人眼裡,那是高高在上的神級存在。

但我卻慢慢搖頭:

“高老闆,你現在已經冇機會了。你必須要按照我說的做。不然,你和鄒天成的訊息,會隨時在哈北引爆。到時候你麵臨的後果,不用我說,你也知道。還有,你出千這事兒,我們還冇處理完呢。孰輕孰重,你自己考慮!”

想讓高玉東這種人,配合我的計劃。

除了抓住他的軟肋威脅他之外,根本再冇有彆的辦法。

“可我幫你做完了,二老闆一定不會放過我的……”

高玉東哭喪著臉,和我解釋著。

“我替你想好了。你現在所有家當,包括房產。我都會高於市場價,給你買下來。另外,我會再付你十萬塊的安家費。你拿著這筆錢,可以隨意的找個城市,穩定的生活。以後,你的生活裡冇有鄒家,冇有二老闆。也冇人會知道你這段曆史。你可以安安穩穩的重新生活。我給你開的價碼,還可以吧?”

高玉東沉默了,他也清楚。

或許這是他唯一的,脫離二老闆的最好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