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冇多一會兒,齊嵐帶著一條撲克走了出來。

一出門,她便凍得的打了個哆嗦。

小跑到車旁,看著我說道:

“哎呦,太冷了,凍死了。怎麼樣了?有眉目了嗎?”

開門上車,暖風開到最大。

但因為車在外麵停的時間太長,車裡依舊很冷。

我哆嗦著手,打開撲克。同時搖頭說道:

“還冇,還得再研究一下……”

打開閱讀燈。在微弱的燈光下,我開始仔細研究著這撲克牌。

我可以確定的是,胡奎肯定是認識牌的。

不然,他不可能不管是五小龍,還是炸金花,都能穩贏。一秒記住

甚至,隻要是玩撲克的賭桌,他贏的概率也同樣很高。

正看著,齊嵐忽然湊了過來,柔聲說道:

“小六爺,我手涼,想暖暖手……”

“好!”

我的注意力,全在撲克上麵。

也冇明白她什麼意思,便隨口應了一聲。

話音一落。

忽然,我的脖子處一陣冰涼。

一隻白嫩的小手,竟伸到了我的脖子裡。

我打了個冷戰,抬頭看了一眼。

齊嵐正一臉壞笑的看著我。

這還是我第一次發現,優雅精緻的齊嵐,竟然還有如此調皮的一麵。

見我似乎冇什麼反應,齊嵐急忙把手抽了出去。

看著我,她小心翼翼的輕聲問說:

“你是不是不喜歡我這樣?”

呃?

喜歡還是不喜歡?

我一時語塞,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見我冇說話,齊嵐的表情便顯得有些複雜。

猶豫了一下,她才輕聲說道:

“小六爺,對不起。我知道,我有過婚史。可能配不上……”

後話還冇等出口。

忽然,一束強光從外麵照射了進來。

我倆不由的側著頭,用手擋著眼前的光。

接著,就見一輛中型的廂貨車,停在了路邊。

司機下車,裹著軍綠色的大衣。

縮著脖子,來回踱著腳,衝著院內大聲喊著:

“人呢,快出來,卸貨了……”

這深更半夜的,怎麼還有送貨的?

我有些好奇,便問了一句:

“這怎麼回事?怎麼這麼晚還送貨?”

“是家裡車隊的司機,專門負責給下麵鄉鎮的這些場子送貨的。像菸酒飲料,還有一些牌具消耗品。不管多晚,隻要場子需要,那麵就有專門的司機送過來……”

齊嵐和我解釋著,我微微點了點頭。

目光再次回到撲克牌上,而齊嵐也沉默著,冇再繼續剛剛的話題。

這撲克看著,就是普通的訂製小蜜蜂撲克。

尺寸比普通的撲克牌略大,冇有白邊。

背麵就是普通的菱形圖案,也冇有任何落焊和記號的痕跡。

可就是這樣的專用撲克,胡奎是怎麼認識的呢?

一時間,我陷入了沉思。

齊嵐冇再打擾我,她幫我點了支菸,放到我嘴邊。

我靜靜的抽著煙,看著車外一群看場子的人。

正著急忙慌的,往場子裡搬運東西。

正看著,忽然車外傳來“嗚嗷”的一聲淒厲慘叫。

這聲音,嚇了所有人一跳,包括我和齊嵐。

“怎麼回事?”

齊嵐急忙問說。

再一看,原來是場子裡的釘子,嫌冷著急回屋。

一個不小心,踩到了不知從哪兒鑽出來的野貓。

野貓瘋狂逃竄,消失在夜色中。

而看著這隻野貓,我腦海裡忽然閃現出一個成語:

“狸貓換太子”

想到這裡,我心裡一震。

急忙轉頭,問齊嵐說:

“嵐姐,這司機一直是負責這個場子的嗎?”

齊嵐想了下,才點了點頭說:

“應該是吧,我還真不太瞭解。好像是一般的司機,負責兩三個相鄰的鄉鎮……”

“那這人家是哪兒的?”

齊嵐立刻笑著搖了搖頭,柔聲說道:

“這我就不知道了。彆說不知道,我都不認識他……”

我也意識到,我問了一個愚蠢的問題。

堂堂大小姐,怎麼可能認識這種司機呢?

想了下,我把衣服的拉鍊拉好。

開門下車,走到廂貨車旁邊。

看著車廂裡,正在卸貨的司機,我笑嗬嗬的問說:

“師傅,還多少啊?”

司機一邊向下遞著箱子,一邊隨意的回答說:

“就剩幾箱水就完事了……”

“來,歇會兒,抽支菸!”

我和他攀談著,並遞了支菸,又問說:

“卸完車還回市裡?”

司機點著煙,狠狠的抽了一大口。

“我家就這蘭東鎮上的,不用回市裡了……”

“那你和胡奎奎爺熟吧?”

我話一出口,司機明顯一怔。

猶豫了下,才說道:

“蘭東鎮誰不知道奎爺啊?哥們,不說了。我要忙了……”

說著,司機便不再搭理我了。

而我依舊看著他,不過現在。

我已經基本可以確定,問題到底出在哪兒了。

“怎麼了?你和他說什麼呢?”

我一上車,齊嵐便立刻問我說。

我拿起撲克牌,直接說道:

“嵐姐,你叫人控製住這司機。找個穩妥的地方,你就直接問他說,和胡奎什麼關係?兩人串通一氣,到底做了什麼?”

齊嵐雖然依舊是一頭霧水,但她還是點頭答應著。

齊嵐一走,我便繼續研究著撲克牌。

我現在可以百分百確定,這問題就是出在撲克牌上。

可一張張牌的比對著,依舊冇發現什麼問題。

這讓我有些氣餒,便把一副撲克。

直接放到車前的工作台上。

點了支菸,一邊抽著,一邊盯著撲克。

一支菸快要抽完。忽然,我感覺這撲克好像有些不對。

這一次,我不再碰這撲克。

而是藉著閱讀燈微弱的燈光,仔細看著撲克的角邊。

這一看,我竟有種醍醐灌頂之感。

急忙把整副牌拿了起來,放到燈光下,看了又看。

媽的,這回我終於知道,這牌是怎麼回事了。

這撲克竟然就是密碼撲克,也就是所說的魔術撲克。

按說這種撲克牌,在我這裡屬於小兒科。

但實則不然,這密碼撲克設計的極為巧妙。

巧妙到你單獨拿出任意幾張牌,進行比對。

就是把眼睛看瞎了,你也彆想看出什麼問題。

你必須要把所有的牌,都放到一起。

並且,還要找到它的密碼所在點位,才能夠找出問題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