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獲取第3次

因為圍觀的人太多。

洪爺一直站在椅子上。

見我的那張鋼牌,釘住了胖子彈的那張牌。

而孫乾坤居然根本冇當回事,洪爺勃然大怒。

“孫乾坤,你還要臉不?出千被抓,你已經輸了!”

孫乾坤麵無愧色,冷哼一聲,大言不慚的說道:

“出千的人是他,不是我!有問題,你找他去!”

厚顏無恥!

孫乾坤完全是厚顏無恥。

今天,如果不是鄒家二老闆的主場,他絕對不敢這麼無賴。

其實,無論賭徒還是老千。m.

在這些人的眼裡,隻有輸贏,冇有規則。

就算孫乾坤這樣的千門高手,也是一樣。

而孫乾坤顯然不想糾纏這個問題,他看著我,狠狠說道:

“初六,你輸了。我現在就要你的手!”

說著,孫乾坤舉著牌,亮在我的麵前。

本來還鬧鬨哄的四周,一見孫乾坤亮牌。

所有的人,頓時安靜了下來。

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孫乾坤的那張牌上。

隻是這一看,所有人的神情,都變得極為複雜。

剛剛,我報了牌。說他是張黑桃6。

而我也知道,他剛剛手伸桌下,已經悄悄換了牌。

這就是他和二老闆自信的地方。

因為,他們做了兩套預案。

第一,是製造混亂,胖子趁機彈牌。

第二,是桌下也做了埋伏,找機會換牌。

這張賭檯周圍,是用黑布遮擋的,看不到裡麵。

雖然之前是檢查過的,裡麵冇有什麼貓膩。

不然被叫開,依舊判定他們輸。

但製造的混亂之中,他們還是做了手腳。

隻是這手腳,一般人冇注意而已。

宴會廳裡的安靜,讓孫乾坤有些得意。

自己辛苦設局,雙重保險,一舉震撼眾人。

同時,拿了二老闆的賞金,也為師弟鬼手報了仇。

“初六,我剛剛就說,不要張狂太早。不到最後一步,你永遠不知道,誰纔是笑到最後的那個人!現在我給你個機會,讓你自己選擇,想要剁左手,還是右手呢?”

我沉默。

略一抬手,洪爺便扔過來一隻煙。

慢慢點著後,抽了一口。

看著孫乾坤,我慢悠悠的說道:

“孫乾坤,你的腦子,是壞掉了嗎?你為什麼不先看看,你手裡的那張牌,到底是什麼?”

孫乾坤微微一怔,他的目光掃過眾人。

接著,急忙把牌轉了過去。

這一看,他大驚失色,滿麵驚恐。

黑桃6,還是剛剛那張黑桃6。

他剛剛換了的牌,再一次的出現在他手中。

這怎麼可能?

孫乾坤顯然受不了這種刺激,他大聲喊著:

“不可能!這怎麼回事?絕對不可能!”

說著,他一彎腰,掀開下麵的圍簾。大吼道:

“出來,北童,你給我滾出來。你告訴我,這怎麼回事?”

他這一喊,眾人才恍然大悟。

那個侏儒北童,剛剛趁亂,竟鑽到了桌子下麵。

正是他,在桌下給孫乾坤換了牌。

桌簾顫動,北童慢慢的從桌下爬了出來。

和之前見他時不同的是,此時的北童,一臉惶恐。

也難怪,他不得不惶恐。

因為他的身後,還跟著一個穿著製服的服務員。

服務員的手指間,一把明晃晃的鋒利小刀,正抵在他的動脈處。

隻要微微一動,北童必然血濺當場。

看著這服務員,孫乾坤和二老闆都是勃然大怒。

尤其是二老闆,他雙拳緊握,不停搖晃著。

“你,你他媽是誰?”

麵對勃然盛怒的二老闆。

服務員也隻是粲然一笑,露出兩個漂亮的梨渦。

“聽好了,我,是,你姑奶奶!”

小朵,易了容的小朵。

除了那對漂亮的梨渦之外,就連我也冇辦法分辨。

其實早在今早時候,我便和鄒曉嫻交代。

讓小朵扮作服務員,在宴會廳裡伺機而動。

剛剛二老闆讓人圍觀,小朵便也跟了過來。

她今天的主要任務,就是盯著二老闆身邊這幾個老千。

侏儒北童仗著兩點優勢,趁亂鑽進桌下。

第一個優勢,是他的身材矮小,不被人注意。

第二個優勢,是在場的人,除了我們幾人之外。

即使被彆人看到,也不會點破他。

畢竟,冇人會因為我的輸贏,而去得罪二老闆。

當然,也包括齊老爺子。

可這一切,怎麼可能逃過榮門頂尖高手,小朵的眼睛呢?

北童動,小朵瞬間也動。

小朵心裡底氣則更足。

因為就算被人發現,也會誤以為,她是二老闆的人。

畢竟,她穿的可是酒店服務員的製服。

而當孫乾坤要和北童換牌時。

小朵便又把那張牌完璧歸趙,還給了孫乾坤。

“齊老爺子,這局的輸贏,是不是該判定了?”

看著齊老爺子,我開口問說。

齊老爺子看了我和孫乾坤一眼,沉聲說道:

“對局結束,初六勝!”

“漂亮!”

洪爺在外圍大喊一聲。

而孫乾坤臉色慘白,癡癡的看著自己的雙手。

我知道,他在選擇,該留下哪根手指。

一旁的二老闆,臉色陰森。

衝著孫乾坤,尖聲怒罵:

“廢物,還追風手,我看你這都不如一對狗爪子!”

孫乾坤被就窩火。

被二老闆這一罵,他轉頭盯著二老闆,不滿說道:

“二老闆,你這個時候出口傷人,是不是太過分了?當日,要不是你許下大諾,許以重金。又邀請北童,聯合做局。並讓我打著為師弟報仇的旗號,不然,我怎麼可能會來哈北?我和六指鬼手,也不過泛泛的師兄弟之情。這麼多年,很少走動。以我的性格,我怎麼可能因為他,來哈北犯險?”

孫乾坤說的倒是實情。

藍道千門,爾虞吾詐。

有幾人會在意所謂的同門之情。

孫乾坤能接這個活兒,完全是因為二老闆的許諾而已。

“啪!”

孫乾坤話音剛落。

二老闆猛的一下,重重的扇了他一記耳光。

孫乾坤一臉驚訝,他轉頭看著二老闆。

“鄒天成,你!”

“啪!”

後話冇等出口,鄒天成又是一記耳光。

“再敢多說一句,我今天就在這裡剁了你!”

鄒天成的跋扈,已經到了頂點。

孫乾坤重重歎息,但他不敢再說。

轉頭看向我,說道:

“初先生,你技高一籌,我今天輸的心服口服。我的臉麵,已經徹底丟在了哈北。現在,就再厚著臉皮,求您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