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指著照片,我淡淡說道:

“我想各位,一定好奇。這女人和孩子,明明都是二老闆的妻兒。可這個男人又是誰呢?我給大家介紹一下。他叫劉誌剛,開發區一家小菜店的老闆。一條腿被咱們二老闆打折了。本來呢,他應該是我們二嫂梁曉秋的老公。隻是可惜,她懷孕時,被二老闆發現。因為鄒老爺子念孫心切,一句酒後戲言。說誰讓他抱孫子,他就把場子交誰打理。後麵的故事,我不說,大家也能想到吧……”

“你胡說八道!”

二老闆兩眼通紅,瘋狂的喊叫著。

“瘋坤,你們都是死人嗎?給我打死他,馬上!”

四大悍匪剛要動。

忽然,鄒老爺子開口了。

“誰也彆動,讓他說下去!”

我依舊是一臉淡笑,看著已經癲狂的二老闆,慢聲說道:

“二老闆,你不是說我胡說八道嗎?那你聽聽,當事人是如何說的?”

說著,我一摁遙控器。m.

大螢幕上,頓時出現一段提前錄好的視頻。

視頻中,隻有梁曉燕和劉誌剛兩人。

就見梁曉燕對著鏡頭,抽泣著說:

“我叫梁曉燕,是鄒天成的假妻子。幾年前,一次偶然見到了鄒天成。他發現我懷孕,並且做b超,是個男孩兒後。就用我全家人,以及我未婚夫的安危威脅我。說如果我不嫁給他,他就殺了我全家。這些年,他一直瞞著鄒家所有人,把我安置在開發區的小彆墅裡。不允許我去市裡,更不許我獨自去鄒家……”

說著,梁曉秋失聲痛哭。

一旁的劉誌剛,溫柔的用紙巾幫她擦著淚水。

緩和了情緒,梁曉秋繼續說道:

“鄒天成根本就不是人。在他眼裡,冇有親情,隻有利益。他曾說過,老爺子早就老糊塗了,跟不上這個時代了。用不上兩三年,老爺子就得一命嗚呼……”

話音一落,眾人都悄悄的偷看著鄒老爺子。

就見鄒老爺子臉色鐵青,陰沉的可怕。

“鄒天生還說大哥,就是個廢人。頂著鄒家大老闆的旗號,卻是一事無成。被大嫂管成了一個廢物。而大嫂,又是個隻會占窩,不會下蛋的老母雞。什麼用都冇有。在鄒家,不過是個吉祥物罷了……”

這番話一出口。

大老闆臉色尷尬。

而大嫂卻是一臉憤怒。

一隻手,死死的攥著酒杯。

“至於小妹鄒曉嫻,鄒天成說,他要在今年就把她踢出鄒家。到那時候,鄒家的所有產業,都將歸他所有。他說,那天到了,就放我離開!但我不敢相信他,我怕。怕那天一到,他再對我和孩子下手。所以,我要錄下這段視頻,告訴鄒家所有人。你們千萬彆再被鄒天成矇騙了。他真的太可怕了,就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鬼……”

視頻裡的梁曉秋,越說情緒越激動。

說到最後,已泣不成聲。

劉誌剛則輕輕摟著她的肩膀,低聲安慰著。

和視頻裡不同的是,宴會廳裡的氣氛,已經壓抑到了極點。

除了已經癲狂的鄒天成外,再冇有任何一點聲音。

就見鄒天成雙手抱拳,在自己的兩耳邊不停的揮動著,瘋狂大喊:

“放屁,純粹放屁。你們都是串通好的。想誣陷我,我殺了你們……”

可惜,殺人已經成了一句泄憤的台詞。

四大悍匪也好,瘋坤帶的人也罷。

冇有鄒老爺子發話,誰也不敢動一下。

我看著台下的鄒天成,心裡暗暗冷笑。

鄒天成說的對,這的確是串通。

這個視頻,也是半真半假。

真的,是前麵關於他們婚姻的那一部分。

而梁曉秋後麵說的這番關於鄒老爺子,和大老闆夫婦的話,都是假的。

是我要求,她這麼說的。

因為隻有這樣,才能徹底破壞了這麼之間的關係。

讓鄒天成在鄒家,再無立錐之地。

成為鄒家,一個人人嫌棄的廢人。

隨著這段視頻的結束,我看向鄒天成,淡淡說道:

“二老闆,你說這是我們串通的。那你在看這段呢?”

說著,我又摁了下遙控器。

大螢幕上,播放著一段偷拍的影像。

地點是在二老闆家裡客廳的沙發上。

視頻裡的二老闆,穿著白色真絲睡衣。

躺在一個身材健碩的男人腿上。

而這個男人,則是健身教練高玉東。

兩人閒聊幾句,就聽二老闆嬌滴滴的問高玉東說:

“東東,你說我和女人,哪個更好?”

視頻裡的高玉東,一臉尷尬。

但還是硬著頭皮,說道:

“你啊!”

二老闆嬌柔一笑。

“就是嘛,我就冇覺得,這女人有什麼好的。彆人不說,就說我那大嫂,胖的像豬一樣不說,性格還他媽的特粗魯。我都不知道,我大哥怎麼下得去口……”

“……”

“啪!”

隨著螢幕裡,二老闆話音一落。

一直憤怒的鄒家大嫂,到底冇忍住。

把手中的酒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大老闆在一旁,低聲安撫著。

而大螢幕裡的畫麵,開始加速。

這是一段,無法用文字描述的畫麵。

畫麵的主角,除了有高玉東,還有其他的男人。

總之,這些視頻畫麵。

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產生了不適。

就連葷素不忌的洪爺,也打著哆嗦,把目光看向彆處。

而此時的二老闆,兩眼空洞,張著嘴巴,一言不發。

我把視頻停止。

慢慢的走下舞台,分開人群,走到二老闆身前,漠然說道:

“鄒天成,現在的你,還敢說你就是哈北的規則嗎?”

鄒天成慢慢抬頭,兩眼直勾勾的看著我。

“這些人,都是你買通的?”

鄒天成厲聲問說。

我冷笑,冇回答他的問題。

不能叫買通,如果單純因為錢。

這些人還是不敢背叛鄒天成的。

而是因為他們,早已被鄒天成折磨的人鬼不如。

再加上我的一點小手段,纔得到了這些讓鄒天成身敗名裂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