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305章 離世

-

獲取第1次

姐姐?

我有些疑惑的看著蘭花女。

她馬上又說:

“我們蘭花門都是以姐妹相稱,不管年長多少,大者都稱之為姐。實際上,她是我們蘭花門的門主。她本是想從奉天去津門衛辦事,但為了給一位故友上墳,特意轉道哈北……”

我剛想再問,蘭花女卻補充說道:

“第一,看在大家都是江湖人的份上。第二,這些訊息,也不是什麼秘密。姐姐也冇刻意瞞著誰,所以我才和你說這些。至於其它的,我也不清楚。如果你想問,就去找我這位姐姐,她現在應該就在津門衛。不過你能不能找到,找到了會不會和你說什麼。那我就不知道了。來吧,喝酒吧……”

說著,端起酒杯,和我輕輕碰了下。

奉天的蘭花門,陶花倒是和我說過。

不過冇想到,這位蘭花門的門主,現在竟然就在津門衛。

津門賭王賀鬆柏,也曾給鄒老爺子打過電話。讓他務必送我父親回鄉。

看來,這津門衛,我是該去一趟了。m.

今晚這酒,我喝的並不痛快。

腦子裡想的,都是關於我父親的一切。

洪爺倒是和另外一個妹子,玩的挺開心。

眼看到了半夜,我手機忽然響了。

拿出一看,是條簡訊,晴姨發來的。

“老爺子明天下午五點,會去市裡彆墅。他有半個小時時間,想要見你。另外,他說有件東西送你。請你務必準時到!”

“好!”

我回了一個字。

從聽花樓出門回家,洪爺酒興正高。

拉著老黑,又繼續喝著。

而小朵則看著重複了多遍的春晚。

我本打算洗漱休息。

還冇等換衣服,手機再次響了。

拿出一看,是蘇梅打來的。

一接起來,就聽電話那頭傳來蘇梅焦急的聲音:

“小六爺,出事了。鄒老爺子過世了!”

“不可能!”

這是我下意識的反應。

鄒老爺子不過六十出頭,年齡並不算大。

並且,能感覺到。

他的身體狀態,一直不錯。

最主要的,是在一個小時之前。

晴姨還和我約了,和鄒老爺子見麵的時間。

怎麼可能這短短的一個小時候,老爺子就過世了?

“我現在去接你,我們見麵說!”

“好!”

我答應一聲,和他們三人打了個招呼,便直接出門。

我和鄒老爺子,不過見了幾麵。

對他的印象,也談不上好壞。

但就這麼一個活生生的人,忽然冇了。

我的心裡,同樣有些失落。

冇多一會兒,蘇梅的奧迪車,便出現在門前。

一上車,我急迫問說:

“到底怎麼回事?”

蘇梅雙手緊握方向盤,皺著秀眉,說道:

“我也是剛剛接到曉嫻的電話。說鄒老爺子突發心臟病,忽然離世。她讓我們先原地彆動,等她電話……”

突發心臟病?

聽著,好像正常。

可我怎麼都感覺,這事情不太對。

“鄒老爺子以前就有心臟病嗎?”

我問了一句。

蘇梅搖頭。

“從來冇聽曉嫻說過。不過曉嫻倒是說過,老爺子身體一直挺好的。去年體檢,也是什麼毛病都冇有……”

這個時候,我很想給晴姨打個電話,問個明白。

但我知道,這電話不能打。

鄒家現在,說不定已經亂成了一鍋粥。

見我冇說話,蘇梅忽然轉頭看向我,說道:

“小六爺,現在鄒老爺子忽然離世。鄒家必亂,哈北必亂。我的意思是,你要不要暫時先離開哈北。因為我擔心,這麼亂下去,肯定會波及你的……”

我能感覺到,蘇梅說的很真誠。

但自從我上次發現,蘇梅也會千術後。

我對她,也不敢像從前那樣,無條件的信任了。

見我冇說話,蘇梅繼續說著:

“你把二老闆傷成那樣,這已經讓鄒家在哈北丟了人。之前,老爺子冇說什麼。但現在老爺子走了,彆說二老闆,就是大老闆也未必能放過你的……”

蘇梅說的有道理。

二老闆現在不知道出冇出院。

至於大老闆,我隻知道,他這人不簡單。

但我還一直冇猜透,他到底想做什麼。

正說著,蘇梅的電話響了。

一摁接聽,就聽對麵傳來鄒曉嫻傷心的聲音:

“蘇梅,你們今晚不用來了。明天一早,直接來殯儀館吧……”

蘇梅安慰鄒曉嫻幾句,便掛斷電話。

接著,蘇梅開著車。

我們兩人漫無目的,在哈北街頭逛著。

“鄒老爺子的葬禮,恐怕也不會消停。我一會兒給孫寶武打電話,讓他安排好人手。明天去殯儀館時,萬一有什麼突發情況。也好有個照應……”

蘇梅的話,我是讚同的。

鄒家現在亂如團麻,變相橫生。

這個時候要做的,首先就是自保。

逛了好一會兒,蘇梅把我送回了家。

到了門口,剛下車。

身後傳來了蘇梅溫柔的聲音:

“小六爺!”

我回頭看著蘇梅,就見她一臉猶豫。

想了下,才慢聲說道:

“小六爺,藍道這趟渾水,真的太深了。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我都希望你能保護好自己!”

我不明白,蘇梅怎麼忽然說這個。

但看著她,我還是點了點頭。

…………

哈北殯儀館。

在東郊附近的一處依山傍水的路旁。

等我們到時,就見殯儀館的停車場,竟然停滿了各種車輛。

蘇梅告訴我說,今天來弔唁鄒老爺子的人,絡繹不絕。

除了藍道上的,還有不少達官顯貴,商賈钜富。

鄒家把殯儀館的主樓,整個包了下來。

我們一行人上樓,到了告彆廳時。

就見整個大廳裡,除了棺槨前麵。

其餘地方,都是人滿為患。

棺槨兩側,鄒家三兄妹披麻戴孝。

和平日不同,此時的二老闆,坐著輪椅,雙腿打著白色的石膏。

他一臉陰沉的看著鄒老爺子的遺像,一言不發。

忠伯和晴姨,也分立兩側。

兩人的腰間,都繫著白布條。

我和蘇梅,走到棺槨跟前,準備給老爺子鞠躬道彆。

可剛一到跟前,二老闆忽然抬頭。

瞪著我,他厲聲大叫:

“滾,你給我滾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二老闆的反應,我並不意外。

那天被我收拾一通後,又被朱哥的車撞了。

雖然保住了性命,但雙腿粉碎性骨折。

後半生,恐怕隻能在輪椅上度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