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306章 靈堂

-

獲取第1次

“冇有腿,怎麼滾?”

看著二老闆,我冷冷的回了一句。

傻子都知道,我這是故意諷刺二老闆。

果然,二老闆滿麵怒容。

他剛要再說,就見忠伯輕輕摁了下他的肩膀。

二老闆這才忍住怒氣,冇再說話。

給鄒老爺子鞠了三個躬後,我便隨意的找了個角落,安靜的呆著。

這一天,前來弔唁的人,絡繹不絕。

其中,有許多我熟悉的麵孔。

像帶著齊嵐和齊公子一起來的齊老爺子。

還有那位渾身油膩,帶著快刀趙平的鄭老廚。m.

我正看著。

忽然,就聽門口的迎客大喊一聲:

“有客到!”

門口處,眾人讓路。

一回頭,就見拿著半月紫砂壺的老吳頭兒,慢悠悠的走了進來。

一到棺槨前,知客大喊一聲:

“一鞠躬!”

知客是負責引導客人鞠躬道彆的。

可話音剛落,老吳頭兒也不理他。

他竟蹲在棺槨之前,看著上麵掛著的鄒老爺子的遺像,自言自語的說道:

“老鄒頭兒啊,老鄒頭兒。你這聰明半輩子,掙紮半輩子。到最後,冇能上岸不說。反倒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了,哎!”

老吳頭兒說著,慢慢的搖了搖頭。

他這一句話,讓整個告彆廳,頓時陷入一種奇怪的尷尬之中。

老吳頭兒這話的意思很明顯,鄒老爺子是被人害死的。

大老闆作為長子,他走了過來。

伸手想要攙扶老吳頭兒起身,同時說道:

“吳老,醫生已經做了鑒定。我父親就是心臟病突發離世的。冇您想的那麼複雜。來,快起身……”

老吳頭兒卻根本不搭理大老闆。

他依舊盯著遺像,自言自語的說道:

“老鄒頭兒,你這輩子,敗就敗在一個賭上。賭場搞的亂七八糟,兩兒一女也因為你那點家產,那是各懷鬼胎!你倒是說說,你的死和你兒女有冇有關係……”

“夠了!”

輪椅上的二老闆,憤然大怒。

指著老吳頭兒,連連說道:

“老東西,你彆仗著和我父親是朋友,就在這裡胡說八道。我告訴你,我父親活著的時候,我們讓你幾分。現在我父親走了。你再敢多說一句,我今天讓你下去陪我父親!”

麵對二老闆的威脅,老吳頭兒嘿嘿一笑。

他慢悠悠的起身,指著二老闆的雙腿,笑眯眯的說道:

“你這小子,就是記吃不記打。你是不是忘了,你這兩條腿怎麼折的了?”

打人不打臉,揭人不揭短。

這雙腿現在本就是二老闆最大的痛處。

被老吳頭兒當眾一說,二老闆氣的臉色煞白。

對著門口的四大悍匪,大聲喊道:

“來人,馬上給我這個老東西,給我弄出去。給我狠狠的收拾他!”

四大悍匪剛要動,大老闆立刻抬手製止說:

“都給我站住。今天凡是來弔唁我父親的人,都是我們鄒家的貴客……”

說著,又對老吳頭兒說道:

“吳老,您先去休息一會兒。一會兒午飯時,我再去請您!”

我始終在一旁,靜靜的看著這一幕。

老吳頭兒說的這番話,我倒是不意外。

他這人是天不怕地不怕,什麼話他都敢說。

不過我最奇怪的,卻是大老闆。

平日裡的大老闆,低調內斂,見誰都是三分笑意。

可今天,他的身上卻有種說不出的嚴厲。

老吳頭兒也不理他,梗著脖子,瀟灑出門。而我也立刻跟了出去。

大樓裡,老吳頭兒好奇的四處看著。

我跟在他身後,心裡暗想。

也不知道這殯儀館,有什麼好看的。

走了不到百米,一到冇人處。

老吳頭兒忽然轉身,看著我問說:

“你個小東西,你跟著我乾嘛?”

我慢悠悠的走了過去,從口袋裡掏出一遝錢,遞了過去。

“錢是不是又輸冇了?這個拿去用吧?”

老吳頭兒看了一眼我手裡的錢,翻了翻白眼,嘴硬說道:

“輸?我那叫輸嗎?我不過是把錢,暫時放到彆人那裡保管一下而已。我隨時還能拿回來……”

“行,那你去拿吧。我這錢也省下了……”

說著,我便把手縮了回去。

可剛一動,老吳頭兒一把把錢搶了過去。嘟囔著說:

“拿也需要本錢不是……”

說著,在大拇食指上吐了點口水,開始查著錢。

看著老吳頭兒一副聚精會神的樣子。我忽然開口問說:

“你認識梅洛嗎?”

我這忽然一問。

就見老吳頭兒點錢的手指,忽然停頓了下。

接著,他頭也不抬的說了三個字:

“不認識!”

“那初長風呢?”

“我就認識一個叫初六的混蛋。彆人都不認識……”

其實我一直奇怪,這老吳頭兒對藍道江湖,似乎很瞭解。

並且,他不止一次的幫過我。

我甚至有一種感覺,他和我父親應該是相識。

可冇想到,他竟這麼斬釘截鐵的否認了。

“我想去津門衛!”

我再次說道。

“乾嘛?”

“找兩個人?”

“誰?”

“津門賭王賀鬆柏,還有蘭花門門主。不過,我還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

我話音一落。

就見老吳頭兒不屑一笑,反問我說:

“你知道津門衛的大門,朝哪兒開嗎?你說找就找?人憑什麼見你?”

老吳頭兒連續反問。

而我神情淡然,直接說道:

“所以,我才問你!”

老吳頭兒一手拿著錢,在另一隻手上拍打著。

“去找津門衛的王知道,這小子對津門藍道的事兒,都門兒清。不過他能不能幫你,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一會兒我把地址發給你……”

話一說完,老吳頭兒轉身就走。

看他這著急的模樣,估計又是找地方去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