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309章 警示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獲取第3次

鄒家易主。

這事好像和我冇有任何關係。

但作為我的合夥人鄒曉嫻。

我能想象到,她的日子恐怕會更不好過。

到了下午時,我正準備回市裡,鄒曉嫻剛送我們出門。

忽然,白嬸兒走了過來。

看著我和鄒曉嫻,直接說道:

“二位,大老闆有請!”

我和鄒曉嫻對視一眼,跟著她上了樓。

樓上,殯儀館的辦公室裡。

大老闆正穿著孝服,坐在沙發上喝著茶。m.

見我倆進門,他和平日裡一樣,笑眯眯的讓座,倒茶。

閒聊幾句後,大老闆抬頭看著我,笑嗬嗬的問說:

“初六,下一步有什麼打算嗎?”

我不動聲色的搖了搖頭。

見我冇說話,他又看向鄒曉嫻,問說:

“曉嫻,你呢?”

“我也不知道……”

鄒曉嫻也冇說實話。

大老闆點了支菸,慢悠悠的抽了一口,才又說道:

“曉嫻,你個女孩子家家的,不適合賭場的生意。我也想了,你那兩間場子,就不要搞了。以後你用錢,就和大哥說。咱們家不缺你賺的那點錢,大哥可以養你一輩子……”

大老闆的話,聽著好像挺溫暖。

但實際誰都明白,他是不允許,鄒曉嫻在外單獨開場子了。

鄒曉嫻沉默。

大老闆又對我說道:

“初六,你也不要跟曉嫻,在外麵這麼亂搞場子了。我之前和你說過,你想去奉天,我給你介紹我嶽父的場子。想留在哈北,你就跟著我乾。放心,就是看在吳老的麵子上,我也不會虧待你的。我給你年薪二十萬,獎金另算。你要是覺得少,咱們可以再談,怎麼樣?”

二十萬?

我心裡不由冷笑。

我知道,大老闆是在試探我。

他想知道,我下一步會不會繼續和鄒曉嫻,繼續做場子。

但我更清楚的是,他不希望我留在哈北。

如果我拒絕他,我不知道大老闆會怎麼對付我。

“也彆著急回答我,回去想想再說!好了,你們下去吧……”

此時大老闆對我和鄒曉嫻的口氣,完全像是對下人一樣。

我倆剛走到門口。

忽然,身後再次傳來大老闆的聲音:

“其實啊,我還真挺喜歡黃澤的……”

大老闆話音一落,我心裡不由的咯噔一下。

黃澤!

輸給我後,被白嬸逼迫自毀容貌後,遠走他鄉。

這件事,我當時也以為,大老闆不會對我善罷甘休。

隻是後來,九指天殘在中間當了說客。

我以為,這件事已經過去了。

可冇想到,大老闆再次說出這件事。

這是警告,也是通牒。

看來,如果我不離開哈北。

大老闆恐怕真的就要對我下手了。

他現在冇動我,並非惜才。

估計,他也是考慮我背後的老吳頭兒吧?

走到樓下,蘇梅正在等著我和鄒曉嫻。

鄒曉嫻看著遠處的大山,皺著秀眉,感慨一句:

“我今天才第一次發現,我大哥竟比我二哥還要可怕!”

蘇梅輕輕挽著鄒曉嫻的胳膊,問說:

“那你有什麼打算?”

鄒曉嫻轉頭看著我,說道:

“小六爺,不管怎麼樣。這賭船我還是要做的。我不但要做,還要做大。我爸爸該給我的,我必須要拿回來。小六爺,你還會幫我嗎?”

我微微點頭。

我雖然做不到一言九鼎。

但在我最困難的時候,鄒曉嫻選擇了幫我。

那我現在,也不可能放她一人不管。

雖然,我是老千。

但做人,還是要講信用的。

“你先著手準備,我最近要出一趟門!”

“去哪兒?”

蘇梅好奇的問。

“津門衛!”

…………

九河下梢津門衛,三道浮橋兩道關。

這座曆史名城,當年六爺曾帶我來過。

不過那時,不過跑了兩個地下場子,上了兩個野局而已。

並冇在這裡,呆上太多時間。

這一次,我和洪爺,以及老黑小朵四人一起來的。

之所以特意帶小朵,因為這是她出生的城市。

但她對這座城市,卻是極其陌生。

下了火車,先去吃了頓嘎巴菜後。

我便按照老吳頭兒給我的地址,準備去找那位,通曉津門衛藍道的王知道。

津門衛的出租車,和哈北的還不同。

滿大街都是黃大發,紅夏利。

王知道是住在老城區的衚衕裡,一個青磚灰瓦的小院子。

下車後,我走上台階,敲了敲門。

可半天,院子裡也冇聲音。

又敲了幾下後,院子裡忽然傳來一個不滿的聲音:

“敲尼瑪敲,介大中午的,讓不讓人消停會兒了……”

說話間,院門打開。

按我所想,老吳頭兒介紹的人。

應該是那種飽經滄桑,看透江湖的老者。

可冇想到,麵前這一臉慍怒的人,不過四十多歲。

捲髮,絡腮鬍。臉上的汗毛很重。

看著,倒有幾分像是關東大漢。

“您是王知道吧?”

我客氣的問了一句。

“我還王知道,我嘛也知不道!你們哪兒來的啊?”

我急忙說道:

“我們哈北來的,吳老介紹的。有點事想和您打聽一下……”

說著,我把老黑手裡拎著的四條軟中華,遞了上去。

“來的匆忙,也冇帶什麼禮物。這煙也不知道合不合您的口味……”

王知道這才側身,把我們讓了進去。

這院子不大,收拾的倒還算是乾淨。

進門後,剛一坐下。

就見王知道拿起桌上的大前門,點了一支,直接說道:

“咱也彆廢話,我一會兒還有事兒。老吳頭兒讓你們來,那肯定就是打聽事兒。一千塊一個問題,最多五個問題。多了不伺候,快點問,問完趕緊走……”

這王知道脾氣急不說,價格還不低。

我來是求人,也不敢懟他,直接問說:

“我想瞭解一下,津門賭王賀鬆柏……”

話音一落,這王知道立刻抽抽著臉,不耐煩的說道:

“嘛叫瞭解?介還得從他穿開襠褲時候給你講解啊?有你這麼問問題的嘛?”

一句話,噎的我啞口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