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如果平時遇到這種人,我肯定大嘴巴抽他。

但現在,我隻能忍氣吞聲。

一旁的洪爺,有些不高興的問了一句:

“那賀鬆柏,到底是不是你們津門賭王?”

“賭王?哪叫賭王?是不是多開幾家黑場子,就叫王了?那我介汗毛還尼瑪多呢。那我是不是毛王?”

一句話,弄的洪爺是哭笑不得。

看著這王知道,洪爺無奈的說道:

“大哥,咱好好說話成不成啊?”

“我怎麼不好好說話了?就冇你們那麼問問題的……”

洪爺剛要再說,我立刻阻止了他。一秒記住

這位爺,脾氣夠急躁的。

看來,我得換個問法了。

“那我想知道,在哪兒能找到王鬆柏嗎?”

“我就說,冇你們這麼問問題的。我哪知道去哪兒能找到他?他是去喝碗老豆腐,還是去茅房解手,或者去公園遛彎兒。那地方都不一樣。我哪兒知道去哪找去……”

尼瑪!

我有種想要炸裂的感覺。

這王八蛋,就是不肯好好說話。

我繼續壓著我心裡的怒火,又問:

“好,那我不問他了。蘭花門的門主是誰?”

“蘭花門?還尼瑪蘭花門,名兒弄的還挺好聽。說白嘍,不就是一群會點吹拉彈唱的窯姐兒嘛?比京都八大衚衕的姐姐們,能強哪兒去?再說了,她也不是我們津門衛的,你乾嘛問我啊……”

話一說完,這王八蛋把菸頭朝菸灰缸裡一掐,說道:

“你倆五個問題問完嘍,五千,付錢吧!”

這就五千?

我和洪爺對視一眼,心裡這個氣啊。

“我說哥哥,你怎麼不去搶呢?這就五千?”

洪爺不滿的看著王知道。

王知道眼睛一立,絡腮鬍子都跟著抖動。

“嘛啊?想在我這耍三青子,不給錢呐?”

我立刻攔住洪爺,掏出五千塊,放在桌上。

“多謝了,這是五千塊!”

“不是,這就給他……”

洪爺依舊是滿肚子氣。

而我立刻拉著他,走出了小院兒。

很明顯,這王知道就是冇想搭理我們。

無論怎麼鬨下去,這事兒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

一出門,我便對著一臉好奇的小朵說道:

“小朵,這王八蛋要出門。跟上他,看他去哪兒!”

我想的很清楚,既然你不好好跟我聊。

那我就隻能和你玩點不一樣的了。

是人就有軟肋,一旦被我抓住,你看我怎麼搞你的。

果然,冇過多久。

王知道穿著一件夾襖便出了門。

而小朵則悄無聲息的跟了上去。

我們三人,便在附近隨意的逛著,等待著小朵的訊息。

這一等,等了足足三個多小時。

眼看著太陽落山,小朵纔來了電話。

原來王知道這個王八蛋,下午跑茶館兒喝茶聽相聲。

接著,又去了一家電玩城。

在那裡,他玩了好一會兒的老虎機,好像輸了能有幾千塊。

之後去了樓上,再一直冇下來。

放下電話,我們三人打車,去了小朵說的電玩城。

這電玩城不小,一樓數百平米的大廳裡,擺滿了各種各樣的賭機。

一進門,就聽見各種各樣的刺激音樂聲。

見我們三人進來,小朵就指了指電梯的方向,小聲說道:

“去的應該是三樓,一直冇下來。我剛剛偷著上去看了下,三樓是個賭場。不過不知道,外人允不允許進……”

不允許陌生人進的場子,我倒是遇到過。

這種場子的老闆,背景都不算太深。

一般都不敢公開,賭客也大都是熟人帶來的。

我正琢磨,怎麼上去時。

忽然,旁邊傳來一個男孩兒的聲音:

“你們是外地來的?”

轉頭一看,就見一個臟兮兮的,十六七歲的男孩兒。

正站在我們身後,好奇的打量著我們。

“對,第一次來!”

“買幣還是上分?我幫你買,便宜!”

不少電玩城,都有這種不上學的小混混。

他們一般都和老闆很熟,讓他們代買。

有時候,老闆會適當的多給幾個。

他們也因此和客人混熟,能混點菸錢之類的。

我掏出中華煙,遞給他一支,說道:

“我不太愛玩賭機。這裡有冇有場子,我想去場子和真人玩……”

男孩兒接過煙,嘟囔一句:

“軟中華,好煙啊。場子倒是有,樓上就是。我倒是能帶你們上去,不過你們不會是條子吧?”

“你看我們誰像?”

男孩兒打量著我們四人,點點頭說:

“倒也是,走,我帶你們上去!”

跟著男孩兒上了三樓。

果然,這裡是一間小賭場。

場地不大,能有六七張賭檯。

可我們看了一圈兒,也冇看到王知道的身影。

難道這傢夥,從彆的門走了?

想了下,我決定先換點籌碼。

在這裡守株待兔,說不定王知道還會回來。

拿著籌碼,我坐到一張21點的台子前。

這裡人不多,除了我之外,還有兩個人。

其中一個,是為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

而另外一個,則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兒。

戴著棒球帽,黑色的小皮衣,藍色的牛仔褲,白色的運動鞋。

黑色的馬尾,從棒球帽的後扣處,傾瀉而下。

這女孩兒很漂亮,她的美,跟一般女人不同。

是那種青春洋溢中,又帶著一點酷酷的英姿。

我三百五百的隨意玩了幾手。

這女孩兒開始下的也不大,也是幾百而已。

可連輸幾手後,她忽然加註,下了五千。

按我一個老千的思維,見她忽然下大注。

就忍不住想看她,是不是會出千之類的。

荷官發牌,她是14點。

這女孩兒思考了下,便不再要牌。

因為她是尾門,輪到莊家時。

莊家15點,要了一張牌,是張q。爆牌通賠。

這本是很正常的一把牌。

但這女孩兒的一句話,卻說的我心裡一震。

荷官賠付籌碼時,她拿過籌碼,嘟囔一句:

“wi

erwi

er,chicke

di

er!”

我不懂英文,但這句英語,我卻極為熟悉。

翻譯成中文便是,“大吉大利,晚上吃雞!”

而我之所以震驚,是因為這句話的來曆,六爺曾和我講過。

當年拉斯維加斯,有一位華裔傳奇人物馬愷文。

他遊走於拉斯維加斯的賭場中,用科學的算牌方式,在賭場中大殺四方。

而他有句口頭禪,便是這句“大吉大利,今晚吃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