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311章 職業

-

獲取第1次

我第一反應,難道這個美女,是個職業牌手?

要知道,在2000年左右的國內。

職業牌手,還屬鳳毛麟角。

而真正的職業牌手,他們利用強大的記憶力和心理學知識。

以及數學和邏輯學、概率學的理論。

再加上超強的應變能力,遊走於世界各大賭場。

當然,必須要說的是。

並不是所有玩法,都適合職業牌手。

最適合職業牌手的玩法,首推德州撲克,其次為麻將。

像現在的鬥地主,也漸漸發展出一些正規賽事,有了一批批職業牌手。

再有21點,在早期也有一批職業的算牌團。m.

但這批職業算牌團,慢慢消失。

很多人都以為,算牌團的消失。

是因為賭場的黑名單,聯合封殺。

但實際,並不是這樣。

算牌團的消失,主要是因為賭場玩法和賭具的改進。

這個我到後麵的濠江章節,會給大家講解具體原因。

可能有人要問,是不是職業牌手,就一定穩贏嗎?

答案是一定。但要有一個前提。

就是要把牌局的時間,設定成無限長。

以21點為例,算牌團利用數學公式和概率學。

也不過提升了平均為百分之三的勝率。

但如果把這百分之三,放置到無限長的賭局之內。

它就會發揮出極大的優勢,做到穩贏不輸。

那按上麵所說,這些職業牌手。

是不是一個個都贏的缽滿盆滿,享受人生呢?

答案為不是。

除了金字塔尖上,最頂級的有限的牌手外。

有一部分牌手,改行上岸。

還有一部分,在各大賽事和賭場裡,繼續掙紮著。

當然,更多的還是傾家蕩產。

原因很簡單,再強大的算牌能力。

也抵不過人心中貪婪的魔鬼。

這是一個悖論,但恰恰也是人性。

美女手裡的籌碼,看著有五六萬了。

旁邊那個四十多歲的男人,看著她羨慕的說道:

“姐姐,你也太牛了吧。一千塊打到這麼多,怎麼做到的,教教我……”

這美女溫婉一笑,也不說話。

看來,這美女真的是個職業牌手了。

牌局繼續,美女輸少贏多。

冇多一會兒,就見場子周圍,出現了幾個暗燈模樣的人。

這些人,一個個盯著這美女。

估計,是把她當成老千了。

看了好一會兒,也冇發現什麼問題。

不過必須要說的是,這場子不黑。

我玩了這麼長時間,也冇發現這場子有什麼貓膩。

當然,我為了等人,也冇出千。

正玩著,忽然一個服務員,端著飲料餐盤走了過來。問這美女說:

“姐姐,喝點什麼嗎?”

我剛剛還奇怪,為什麼之前那位四十多歲的大哥,要叫這美女為姐姐。

現在看,應該是津門人說話的一個習慣而已。

雖然,這飲料是賭場免費提供的。

但這美女還是給了服務員,一個五十籌碼的小費。

問完美女,服務員又過來問我說:

“先生,您喝點什麼?”

我搖了搖頭。

我在前麵就曾說過,我很少喝場子裡的東西。

這也是六爺當年對我的要求。

小心謹慎,方能駛得萬年船。

賭局繼續,王知道一直冇出現。

老黑和洪爺,也找台子隨意的下著小注,邊等邊玩。

冇多一會兒,我發現這美女好像和剛剛,有些不太一樣了。

因為剛剛,她都是小注溜局。

等勝率大時,她才下大注。

可現在,她的注越下越大。

連輸幾手後,竟把手裡剩下的幾萬籌碼,直接全下了。

這根本就不應該是一個職業牌手,應該有的表現。

我好奇的抬頭,看了她一眼。

這一看,我心裡更加驚訝。

就見她正用蔥白如玉的手背,輕輕拍著自己的漂亮的臉蛋兒。

而她白皙的臉上,也透著絲絲紅潤。

那種感覺,就像夏日被陽光曬過一樣。

這一局,她又輸了。

而她身前,已經冇了籌碼。

還冇等她動,就見一個身材魁梧的光頭男,笑嗬嗬的走了過來,對美女說道:

“姐姐,用錢嗎?咱這利息低,像你這麼漂亮的姐姐。咱還可以再低點兒……”

看這光頭男,應該是場子養的放高利的。

“不用,我自己有!”

說著,這女人直接去了吧檯視窗處,兌換籌碼。

我離的雖然遠,但看著她手中那一摞籌碼,估計最低也要有七八萬。

這女人,上頭了!

這是我第一個想法。

可看著她那種急迫想賭的樣子,我猛的意識到。

不對!

剛剛還是理智自信的職業牌手模樣。

轉眼間,變成了一個上頭的賭徒。

這裡有問題。

而這問題,一定出在她喝的那杯飲料上。

想到這裡,我心裡咯噔一下。

我絕非聖母,更不懂憐香惜玉。

這女人的遭遇,我不會插手。

而我現在擔心的是,洪爺和老黑。

想到這裡,我急忙起身,尋找兩人的身影。

就在一張百家樂的台前,圍了不少人。

而人群中,可以清楚的聽到老黑憨憨的喊聲:

“三邊,三邊!”

旁邊不少人,也幫他喊著。

我快步走了過去,分開人群。

就見老黑坐在洪爺身邊,兩眼發直,賣力喊著。

而洪爺臉色微紅,兩隻手搓著牌角,正用力的暈著牌。

再一看他的下注區,足有十幾萬的籌碼。

很明顯,兩人也是著了道。

“亮牌!”

我站住兩人身後,忽然開口說道。

之所以打斷他暈牌,我是生怕洪爺出千。

圍觀的人中,難保冇有暗燈。

回頭一見是我,洪爺和老黑都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下。

“這手贏了,我們就回本了……”

說著,洪爺翻開了牌。是張公。

加上他之前的兩張牌,一共三點。

這一局,又輸了。

洪爺看著老黑,直接說道:

“老黑,再去買十萬籌碼!”

我們的錢,有一部分是放在老黑那裡的。

按剛剛洪爺所說,他倆現在,已經輸了二十多萬。

老黑立刻起身,我急忙攔住兩人,說道:

“先出吃飯吧,我餓了。晚上再玩!”

說著,我轉身就走。

“要不最後一手?”

老黑和洪爺,小聲的和我商量著。

能感覺到,兩人還有些不死心。

但我知道,他們現在著了道。

這麼賭下去,肯定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