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314章 計劃

-

獲取第1次

送進去的幾張牌,是在牌靴的最前麵。

而此時的牌靴,是按正常順序發牌的。

也就是說,這個時候需要首家的洪爺,和尾家的王知道,立刻下大注。

才能保證,這兩手牌,能準確發到兩人手裡。

牌一送完,我立刻給兩人做了手勢,讓兩人加大注碼。

洪爺冇猶豫,直接下了十萬的籌碼。

王知道看了一眼洪爺,他跟著下了五萬。

這也是我們事先說好的,兩人不能下同樣的注碼。

免得引起場子懷疑,我們是一起的。

見洪爺下這麼大,小荷官竟有些擔心的勸了他一句:

“小賭怡情,冇必要下這麼大的……”m.

洪爺嘿嘿一笑,故意逗她說:

“我這是著急,給你攢彩禮錢嘛……”

小荷官抿嘴一笑,開始發牌。

洪爺也不碰牌,讓小荷官直接亮開。

當眾人看到兩張牌的那一瞬,就聽洪爺拍手叫好:

“傑克,漂亮!”

洪爺麵前,是一張k,一張a。

黑傑克,一點五倍的賠率。

這一手,洪爺贏了十五萬。

輪到王知道時,發的是20點。

而莊是18點,王知道贏了五萬。

洪爺瀟灑依舊,拿出三千的籌碼,扔給小荷官。

“姐姐,彆嫌少,回去買管口紅。但你要記得,每天要還我一點呦……”

小荷官一愣,她有些冇明白洪爺的意思。

但接著,她便明白了洪爺的意思。

害羞一笑,說了句:

“謝謝老闆……”

說著,把籌碼放到專門的小費箱裡。

趁著小荷官,收拾籌碼時。

有老黑的遮擋,我再次朝著牌靴裡送了牌。

這一手,洪爺又是直接下了十萬,而王知道跟著下了五萬。

開牌後,不出意外的,兩人又都贏了。

按我之前的計劃,洪爺昨天和老黑,輸了二十萬左右。

今天,爭取先把這個錢搞回來。

而現在,洪爺贏了二十五萬。

現在不單是翻了本,還贏了錢。

我們第一步的目標,已經完成。

兩人連續贏了大注,很快周圍就聚攏了幾個人。

這些人有看熱鬨的賭客,也有場子裡的暗燈。

幾人盯著開始盯著洪爺和王知道,想看看兩人是否出千。

有了這麼多人的圍觀,我也準備等幾手,再尋找出千的機會。

就這樣,暗燈看了好一會兒,也冇發現任何貓膩。

但我卻在人群中,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這人就是昨天那位美女。

和昨天的裝束差不多,隻是棒球帽換成了白色。

黑色的短夾克,換成了棕色的。

不過手裡,卻拎著一個小皮箱。

看這架勢,莫非裡麵裝的是錢?

今天,是特意來翻本的?

可看了半天,也冇見這美女有下注的意思。

正看著,忽然就見服務員托著水盤,走了過來。

看著王知道和洪爺,直接說道:

“兩位,喝點什麼?”

洪爺回頭看了一眼,拿了瓶礦泉水。

而王知道則隨手拿了杯橙汁,放到一旁。

服務員剛要走,這美女忽然開口說道:

“我昨天輸了不少,今天準備再試試。麻煩你給我一瓶水……”

本來是要瓶水而已,但這美女特意強調了一下,她要繼續賭。

難道,她這話是故意說給這服務員聽的?

服務員猶豫了下,從幾瓶水中,抽出一瓶遞給了她。

牌局繼續,洪爺手裡一共有三十多萬的籌碼。

就見他查出三十萬,遞給荷官,說道:

“來,給我換三個整的!”

荷官給洪爺換了三個十萬的籌碼。

洪爺把籌碼朝著兜裡一揣,笑嗬嗬的說道:

“這是我的老婆本兒,今天不打算動了。就用我剩下的這兩萬,把你們賭場給贏關門嘍!”

又過了幾局。

我再次給兩人發了暗號,示意兩人下大注。

一見我發暗號,洪爺摸了摸額頭,示意收到了。

而王知道則把左手,放到夾襖兜上,也同樣給了我反饋。

洪爺把手裡剩餘的籌碼,全都壓了上去。王知道則下了五萬。

荷官剛要發牌,我站住一旁,忽然說道:

“等一下!”

荷官不由的看了我一眼。

而我一探身子,把手中的兩千籌碼,放到洪爺的下注區:

“給我帶兩千!”

我和洪爺說了一句。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下注區。

而身高如塔的老黑,擋在我的麵前。

此時,我摁著賭桌的左手,自然向上。

手裡的牌,直接送到了牌靴中。

荷官開始發牌,幾個暗燈死死的盯著洪爺和王知道。

洪爺的牌發出,是19點,他過牌。

到王知道時,他的兩張牌分彆是a,3。

既可以當成4點,也可以算作14點。

我雙手自然環在胸前,示意王知道要牌。

荷官發牌,是一張k,三張牌還是14點。

而我改變暗號,再次示意王知道,要最後一張牌。

就見王知道,把手放到夾襖兜上。

給我反饋,告訴我收到了訊息。

他的手,剛剛貼到夾襖兜時。

忽然,就聽身後傳來一個男人,急促的聲音:

“彆動!”

一回頭,就見一個光頭大漢,一臉怒意喊著,

話音一落。

幾個大漢一擁而上。

其中兩人,死死的摁住王知道的胳膊。

一個暗燈,則在王知道的夾襖裡一掏。

一張黑桃5,亮在了桌上。

“你他媽敢在我這裡出老千?”

領頭的光頭男,憤然罵道。

“鬆開我,我冇出千!”

王知道拚命的掙紮著。

奈何他被兩個大漢摁著,根本動不了。

本來圍觀的人就多。

這忽然的抓千,嚇的眾人連連後退。

一時間,周圍一片嘈雜混亂。

而洪爺抓著籌碼,直接起身。

按照計劃,此時我們三人要立刻脫身。

見洪爺一動,光頭男立刻指著洪爺,問王知道說:

“說,你們是不是一夥兒的?”

冇等王知道說話,洪爺立刻瞪著眼睛,說道:

“老子哈北來的,誰他媽認識他!”

說著,洪爺直接後退,站到老黑身後。

王知道的神情,既疑惑又矛盾。

他看著我的方向,不知所措。

此時的他,根本想不明白。

自己的身上,怎麼忽然多出一張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