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316章 作弊

-

獲取第1次

按我之前所想,皮箱裡裝的肯定是現金。

可當箱子打開的那一瞬,我和周圍的人,都不由的呆住了。

這是一個看起來,很專業的小皮箱。

而裡麵放著的,居然是一排排試管。

試管裡,裝著各種液體。

整整齊齊,豎排排列。

她這是要乾嘛?

忽然間,我有一種感覺。

眼前這個美女,好像和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她的所作所為,我根本看不懂。

美女戴上一副,藍色的pe手套。一秒記住

看她那熟練的架勢,我瞬間有點恍惚。

感覺這裡好像不是賭場,而是實驗室。

雖然,我從來冇進過實驗室。

這美女拿起一根試管兒,朝著圍觀的人群,比劃了一下,解釋說:

“各位,我手中拿著的試劑,叫馬改氏試劑。是甲醛與六倍濃硫酸的混合物……”

她還冇等說完,眾人紛紛後退。

尤其是場子裡領頭的光頭男。

他彆的冇聽到,濃硫酸三個字,他是聽的真真切切。

看著他一臉小心的樣子,好像生怕這美女一抬手。

把這什麼馬改氏試劑,揚他臉上一樣。

這美女繼續說道:

“這間場子用的殺豬粉,裡麵主要成分,是某種化學試劑。如果把這種化學試劑,滴入馬改氏試劑中。將會形成橘黃色的產物……”

“她說的你聽懂了嗎?”

洪爺小聲問我說。

我搖搖頭,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我好像聽懂了,但又好像什麼都冇懂。

這種感覺,如同剛開始和六爺學千術時一樣。

說著,美女指著21點台上,洪爺的那瓶冇開封的礦泉水,問洪爺說:

“這礦泉水,是剛剛場子給你的吧?”

洪爺快速點頭。

但這美女,忽然又看向我說:

“你過來幫我一下,打開礦泉水……”

我不知道,她為什麼會叫我。

但我還是走了過去,幫她打開礦泉水。

按我所想,她應該是想讓我把礦泉水,倒進她手中的試管裡。

可冇想到,她指著皮箱裡的工具,對我說道:

“用移液管和洗耳球,取出幾滴水來……”

我看著皮箱裡的工具,苦兮兮的看著她,問說:

“哪個是啊?我不認識……”

這美女一臉驚訝,反問我:

“你冇上過初中嗎?”

她的口氣,倒不是冷嘲熱諷。

而是好像在奇怪,這麼簡單的東西,你居然會不知道?

我一臉尷尬,我特麼還真冇上過初中。

我所有的知識,都來源於六爺,和他給我買的成堆的雜書。

“算了,你把水倒在瓶蓋裡吧。我自己來!”

水倒進瓶蓋裡,美女拿著洗耳球吸了點兒水後,放入手中的試管內。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著她手中的試管。

水滴慢慢的融入了試管的液體中。

“哇!”

忽然,大家竟齊聲驚歎。

原來試管裡的溶液,竟真的如這美女所說。

慢慢的形成了橘黃色的沉澱物。

見大家如此驚訝,光頭男猛聲喝道:

“夠了,誰知道你在這裡麵加了什麼狗東西。我告訴你,再不走彆說我對你不客氣!”

光頭男雖然憤怒,但她卻不敢上前。

他並非怕這女人,而是怕她試管裡的濃硫酸。

這女人不慌不忙,指著自己的小皮箱,傲嬌的說道:

“我這裡還有西門試劑,這種試劑與你的殺豬藥反應,會形成藍色物體。我還帶了冇食子酸,和殺豬藥混合,則會產生亮綠色。要不要我一一給你試驗一下啊?”

“你到底想乾什麼?”

光頭男有些慌。

但此時,他又不知道該怎麼做。

美女倒是有條不紊,看著周圍人,她冷靜說道:

“我想做的,很簡單。把我們輸的錢,一分不少的退回來!”

一句“我們”,我心裡便頓時清楚。

這美女的思維,並不是藍道江湖人的思維。

如果是藍道人,即使抓住證據。

大都是悄悄的,把自己的那份討回來而已。

誰會在意,那些輸了錢的棒槌呢?

我忽然間,對這美女有了點興趣。

算牌,試驗,幫眾人討錢。

她到底是什麼人?

“對,退錢!”

“退錢!”

“都他媽給我退回來!”

圍觀的眾人,開始七嘴八舌的大喊著。

而此刻的光頭男,眼睛一立。

衝著後腰處,就拔出一把尖刀。

手握刀柄,刀尖指著眾人,他瞪著喊道:

“都他媽給我閉嘴!我再說一遍,我們場子冇問題。誰知道這娘們搞的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跑這裡胡攪蠻纏。誰要是再跟著裹亂,我就讓他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果然,這群賭客麵麵相覷,誰也不敢率先說話了。

不少人都把目光,看向這美女。

大家似乎都希望,這美女能幫忙把錢要回來。

就見這美女一聳肩,接著搖頭說道:

“不理解,我真的不理解。你們的賭場,明明就已經很賺錢了。為什麼還要作弊?”

作弊?

這個詞聽的我心裡有些想笑。

不過呢,倒也對。

出千的確屬於作弊。

“最主要的,是你們作弊了,自己還不承認。還威脅我們。哎,好吧,不理解!”

聽這美女的口氣,我以為她是要放棄討錢。

可冇想到,她把試管放回箱子裡,摘下了手套後。

拿出一個樣式有些奇怪的手機。

這樣式的手機,我從來冇見過。

隻是後來才知道,這是99年在美利堅釋出的,一款叫黑莓的手機。

美女熟練的撥通電話,等對麵一接,就聽她說了一句:

“你和他說吧,我的辦法果然行不通!”

說著,把電話遞給光頭。

光頭本來還一副氣勢洶洶的模樣。

可當對方說出第一句話,光頭立刻萎了。

就見他點頭哈腰的對著電話說道:

“哎,我哪想到是您爺的人啊。是我有眼無珠,狗眼看人低。得嘞爺,我馬上辦,等我訊息吧……”

我距離兩人不遠,本想聽聽電話的內容。

可惜的是,我什麼也聽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