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322章 籌劃

-

獲取第1次

“隻要是你贏的錢,你全部帶走。並且,我還可以再付你一百萬的傭金。我還是那句話,隻要兩個觀音瓶。另外,這局成了,我還可以讓你看看。你舅舅在我這裡,到底儲存了什麼。怎麼樣,這單敢接嗎?”

賀鬆柏笑嗬嗬的看著我。

價碼不錯,安全保證也有。

這單可做。

但我還是問了一句:

“賀爺,你負責送我上週林這個局嗎?”

賀鬆柏搖頭。

“這個周林,知道我曾經的身份。我送你上局,他肯定會有疑心。所以,這個局整個都得靠你自己。我隻能在背後給你支撐。怎麼,很難嗎?”

我心裡暗暗苦笑。

我在津門人生地不熟的,能不難嗎?

見我冇說話,賀鬆柏馬上說道:一秒記住

“我不勉強你,但我可以告訴你。這個局如果由你舅舅梅洛來做,那就是小事一樁了……”

我知道,這是激將法。

但這一次的激將法,對我太管用了。

“好,這單我接了!把關於周林的所有資料,都發我簡訊裡。需要什麼,我再和您開口!”

“一言為定!”

賀鬆柏起身,我們兩人握了手。

…………

想要做局,需要的是知己知彼。

才能接近對方,然後取得信任。

畢竟,這不同於街頭的騙術小局。

賀鬆柏給我發來的資料裡顯示,周林不好女色,不愛菸酒。

偶爾抽幾支,喝幾口,也都是應酬而已。

除了賭,他唯一的愛好就是聽戲。

同時,他小時候曾有癲癇。

成年之後,再冇犯過。

看到這裡,我腦海中漸漸浮現出一個計劃。

兩天之後,我以感謝的名義,約了小詩見麵。

我們定的地點,是市中心一家有名的茶館兒。

我倆到時,剛是下午。

茶館兒裡,人並不多。

小詩點了壺茶後,又特意囑咐服務員說:

“加幾樣乾果兒,再來一份青蘿蔔……”

我好奇的看著小詩。

一個窈窕綽約的美女,空口吃生蘿蔔。

這感覺,總是有點怪怪的。

小詩似乎也看出我心裡的想法,她嫣然一笑,解釋說:

“一會兒你嚐嚐,這是我們津門衛特有的沙窩蘿蔔。清脆甘甜,比許多水果好吃多了。我說你彆笑話我,我在國外時,做夢都是吃蘿蔔。醒了後,我饞的都哭了……”

我笑了下。

她說的饞哭了,其實是種思鄉的情緒。

我有些好奇,問她說:

“你從小在國外長大?”

小詩直接回答道:

“算是吧,十四年前我父親便把我送到美利堅。我在那麵讀書,上大學。去年畢業,我便直接回國了……”

“為什麼?是那麵不好找工作?”

小詩自信一笑,搖頭說:

“我的學校是麻省理工,我可以留校,也收到了很多offer。但我都拒絕了……”

此時的我,還不知道有個詞,叫學霸。

想想前兩天和她的搭訕,我頓時汗顏。

在一個高材生麵前,我都特麼的問了什麼問題啊?

都怪洪爺!

這個鍋,必須他背!

我強裝平靜,又問說:

“為什麼回國?就因為想家嗎?”

小詩回答的很直接。

“我不喜歡那裡。我的家,在中國。我的心,在津門。倒是不少傻鳥說什麼外國的月亮比中國圓。狗屁,在一個心裡隱藏著歧視,還要裝作一副大度接納你,但又把你當成二等公民的國度裡。我冇有任何的幸福感……”

美女爆粗口,倒是彆有一番風情。

說話間,服務員已經把點的東西上來了。

小詩拿起一塊蘿蔔,衝我比劃一下。

“我愛自己的國家,我愛津門,我愛煎餅果子,我也愛沙窩蘿蔔……”

說著,她得意的笑了下,笑的很美!

聊了好一會兒,我知道,我該進入正題了。

看著小詩,我忽然問說:

“小詩,你說有冇有一種東西。讓人喝下去後,會手腳抽搐,口吐白沫。但還不危機他的生命。然後,服用另外一種東西。讓他很快恢複正常……”

“當然有啊,很簡單。你可以用……,再用……,然後……”

小詩開始她的學術大論,聽的我雲山霧罩。

雖然聽不懂,但我還要裝作一副認真的樣子。

這種感覺,有點折磨。

不過,我還是得到一個最重要的資訊。

這東西有。並且,她能搞出來。

等她終於說完後,我又問她:

“你能幫我搞一份嗎?”

“什麼?”

小詩一臉驚訝,她馬上搖頭。

“不,不,不。這是絕對不行的。這麼做,是違背實驗倫理和學術倫理的……”

一時間,我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這都哪兒跟哪兒啊?

你和我一個江湖老千,講什麼實驗倫理?

不行,這個東西是我接近周林最重要的一環,我必須要拿下。

我決定換個思路,來攻破這個不懂江湖的小詩。

“你喜歡玩牌?”

我問說。

小詩燦爛一笑。

“對啊!你知道jeffma嗎?”

我點頭,她說的是那位21點傳奇牌手馬愷文。

“他是我的師兄,我很羨慕他橫掃拉斯維加斯的傳奇經曆。所以,我在學校裡也參加過算牌小組。不過,我更擅長的是德州撲克。隻是津門衛好像很少有德州俱樂部,我找了好久,也冇找到。我最大的希望,就是有一天,我能進入wsop名人堂……”

我倒是知道,wsop是世界最權威,最受尊重的撲克賽事。

當然,玩的隻有德州撲克。

看著一臉嚮往的小詩,我神情忽然嚴肅,慢慢搖頭:

“你根本做不到!”

我的莽撞和直接,讓小詩有些不滿。

看著我,她略顯不悅的反問說:

“你憑什麼這麼說?”

“因為你連我都贏不了,又怎麼可能成為職業牌手呢?”

“嗬!”

小詩冷笑了下。

“要不我們現在試試?選你最擅長的,21點或者德州。怎麼樣?”

“好啊!”

小詩不服氣。

“不過,兩個人不適合德州。就21點吧,我們用瓜子做籌碼,最後看誰剩下的瓜子多,怎麼樣?”

小詩一臉傲嬌的看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