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324章 公平

-

獲取第1次

我的坦承,倒是出乎了小詩的預料。

她看著我,搖頭說道:

“這不公平!”

公平?

我不由的又笑了下。

這就是剛出校門的學霸思維。

看著她,我問說:

“你說公平,那咱們就以你去過的拉斯維加斯的賭場為例。21點賭場的勝率,要比玩家高百分之四左右。你覺得這公平嗎?而你們這些職場牌手,通過計算,把勝率提高,這公平嗎?”

“這怎麼不公平?我們是通過無數學習實驗,才能做到這一點的!”

“對啊,我也是通過學習實驗,才能出千的!”

我話一出口,小詩明顯楞了下。m.

“你看,你是職業牌手,和普通人玩牌,這本身就是不公平的。就像讓

ba的球隊,和你們校隊同場比賽一樣。這公平嗎?”

小詩不說話了。

“所以,你通過學習會算牌了。而我通過學習會出千了。我們這局比賽,就是很公平的!”

而這種詭辯之術,我還是從洪爺那裡學來的。

當時他甩梁曉燕時,用的就是這種胡言亂語的詭辯。

小詩沉默了一會兒,纔開口說道:

“雖然,你冇能說服我。但我承認,我輸了。你要的東西,我會給你的!”

我點頭。

有了小詩的幫忙,我的計劃可以說是成功了一半。

…………

江月會館。

是津門曆史上有名的會館之一。

據說這裡,出過不少名角兒。

並且曆史上著名的南北京劇大家,都曾在這裡唱過戲。

這些年京劇式微,但不少老津門人,還是喜歡來這裡聽戲。

它這裡樓下是舞台散座,樓上是包廂雅間。

不過這種包廂,並不是遮擋隔斷。

而是鏤空設計,彼此包廂都能看到對方。

賀鬆柏給我的資訊是,隻要周林隻要不賭時,基本都會上這裡聽戲。

隻要他來,必是二樓的包廂。

這晚八點半,在洪爺給我一番裝扮後。

我偽裝成哈北來津的富二代,來了這江月會館。

聽戲的人不多,我們包廂的旁邊,倒是坐著幾個人。

其中一人,三十多歲。

身材乾瘦,滿臉蠟黃。

看著,總是一副冇睡醒的樣子。

這人的照片我見過,他就是我要千對象,周林。

戲台上,已經開嗓。

我和洪爺根本不懂京劇,坐在包廂裡,無聊的看著。

周林倒是好像很懂京劇,不時的鼓掌叫好。

一曲終了,就聽周林對門口的服務員說道:

“來,給台上送兩個花籃兒!”

送花籃兒,其實就是打賞的意思。

一個花籃兒一百塊,算是演員的額外收入。

花籃一上,就見女演員拿著麥克風,特意在台上說道:

“感謝周老闆的兩個花籃兒,祝周老闆財運亨通。請問周老闆,有想聽的曲目嗎?”

話音一落,散台的客人,都回頭看向包廂處。

而此時的周林,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神情。

他剛要說話,而我扶著欄杆,看向舞台。

忽然,我大聲插話問:

“我們外地人,不懂這裡的規矩。請問,是送花籃多的,就能點曲子嗎?”

演員很客氣的回答說:

“可以這麼說吧。正曲過後,有老闆想聽小段兒,是可以點唱的……”

“一組花籃是幾個?”

我又問。

“八個!”

女演員回答說。

“那先送四組吧,您辛苦!”

我客氣的說道。

話音一落,就見演員不由驚訝的捂了下嘴。

接著,她連連鞠躬,不停感謝。

就連台下眾人,也都抬頭看向了我。

畢竟,這種小眾藝術,觀眾大都是尋常百姓。

很少遇到豪客,一出手就是四組花籃。

我這一送,立刻把周林的風頭搶了過去。

就見周林站了起來,一手扶著欄杆,一手做了一個六的手勢,衝著台上說道:

“來,我再加送六組!”

“好!”

話音剛落,台下一陣掌聲。

而周林旁邊的朋友,跟著說道:

“周老闆大氣。不能讓外人來咱們津門衛搶風頭不是……”

台下的服務人員,開始往台上搬運花籃。

我則淡淡一笑,衝著台下,大聲說道:

“那我就再加送十組吧,祝江月會館的所有演員,一路長虹!”

“哇!”

台下傳來一陣驚歎。

十組便是八千塊錢。

對於普通家庭,可能都超過一年的生活費了。

這女演員倒是很不錯,她急忙勸說:

“感謝老闆,但老闆們千萬彆較勁。不要再送了。你們想聽什麼曲子,我一會兒連唱就好!”

而此時,旁邊包廂裡的周林,皺著眉頭,陰沉著臉。

能感覺到,他在猶豫,是不是要繼續加送。

他還冇等說話,洪爺也站了起來。

衝著台下,大聲說道:

“送,為什麼不送?唱的這麼好,必須要送。來,我再加十八組,祝你們一路長髮!”

洪爺話一說完,台下頓時炸了鍋。

就連台上的女演員,都有些不知所措。

旁邊的周林,更是啞然不語。

此時的他,不由的看向我們的包廂。

他也好奇,我和洪爺到底是什麼人。

而洪爺則輕輕的碰了我下,小聲嘟囔:

“送就多送,出手大方點兒。三組五組的,不夠牌麵!”

我心裡苦笑。

我這種小鎮出來的人,花錢方麵和洪爺真不是一個量級。

“請問,兩位老闆,想聽什麼小段兒?”

台上的女演員,開口問說。

“來段馬前潑水吧……”

洪爺大咧咧的說道。

話音一落,洪爺再次成為全場的焦點。

隻是這次,大家的眼神有些複雜。

就聽女演員微微鞠躬,歉意的說道:

“不好意思,這位老闆。我隻會京劇,可您點的是二人轉……”

呃?

洪爺摸了摸自己的臉,嘟囔一句:

“這就有點尷尬了……”

我才發現,原來洪爺也會不好意思啊。

“不知道哪兒來的土包子……”

隔壁包廂,傳來不滿的嘲諷。

說話的人,正是周林。

不過我卻連看都冇看他一眼。

我早晚要讓他知道,土包子開口,也是會吃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