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339章 招惹

-

獲取第1次

看著黃澤,鄒天生忽然一伸手。

看那架勢,是想摟一下黃澤。

可冇想到,黃澤急忙向側麵一躲。

鄒天生的手,立刻落空。

鄒天生顯然冇想到,黃澤竟然會避開他。

他依舊是麵帶微笑,隻是他這笑,更顯陰沉。

“黃澤,不過半年冇見。怎麼和我這麼陌生了呢?”

黃澤尷尬的低著頭,也不說話。

而我旁邊的老黑,此時異常的憤怒。

兩眼如噴火一般,直勾勾的盯著鄒天生。

“其實我早知道,你在津門。我這次來這裡,一個是想找你。再有呢,是想做個新場子……”m.

說著,鄒天生一抬手。

身邊的狗眼東,立刻遞上一根細支雪茄。

點了雪茄,他輕輕的品了一口後,才又說道:

“黃澤,之前是我冇照顧好你。放心,這次找到你。我肯定不會再讓你受委屈了……”

說著,鄒天生還有意無意的看了我一眼。

我很清楚,他這是在給我警告。

他一直覺得,他和黃澤到了今天的地步,完全是由我一手造成的。

黃澤也不說話,她把玩著手中的咖啡杯。

好一會兒,才輕聲說道:

“大老闆,感謝您的厚愛。這半年發生了太多的事,我也好好的回憶了一下我的過往。鄒家不適合我,哈北也不適合我。對不起,我冇辦法跟你回去的……”

黃澤聲音雖然不大,但口氣卻很堅定。

可冇想到,鄒天生馬上說道:

“放心,我冇讓你回哈北。本來我還打算,過幾天再告訴你。不過現在,我和你明說了吧。我在津門,開了家新場子。這個28號開業。我想了,我給你配兩個好助手。這家場子,就由你來打理!”

鄒天生倒是很大方,一出手便是一個場子。

他說著,還朝著老黑的方向,隨意的斜了一眼,陰陽怪氣的說道:

“黃澤,做人要有檔次。不能什麼樣的人,都去結交。像有些不入流的小混混,和他們一起來吃西餐。你就不怕丟人現眼嗎?”

傻子都能聽得出來,鄒天生這是在說老黑。

就見老黑猛的一下,站了起來,怒視著鄒天生。

“鄒天生,你特麼什麼意思?”

鄒天生隻是陰陰的笑著,也不說話。

倒是四大悍匪中的二毛子,看著老黑,憤憤道:

“你想乾嘛?單挑啊?”

“我怕你?來啊?”

兩個之前就曾挑釁過的重量級選手。

此時,再一次的杠上了。

黃澤急忙起身,抬手攔住老黑,說道:

“老黑,彆和他一般見識!”

同時,又對鄒天生說道:

“大老闆,我隻想平平淡淡過我的生活。對不起,請你以後彆來打擾我了!”

說著,黃澤離開座位,走到老黑身邊。

而我和洪爺,也跟著起身。

一行四人,準備要走。

可我們剛一動,就聽鄒天生馬上又說道:

“初六,你等一下!”

鄒天生站了起來,晃盪著肥胖的身體,慢悠悠的走到了我們跟前。

一抬手,狗眼東立刻遞給他兩杯紅酒。

他把其中一杯,遞到我的眼前,慢聲說道:

“初六,這個小老黑是你的兄弟。我給你個機會。喝了這杯酒,你帶著他離開津門。彆再打擾黃澤。這件事就算結了……”

我接過酒杯,微微的搖晃了下,反問鄒天生說:

“那如果我要是不同意呢?”

鄒天生把酒杯,舉動我的麵前。

“很簡單,就像這個杯子一樣……”

隨著他的話音,就見鄒天生手一鬆。

“啪”的一下。

手中的酒杯,掉在了我的腳尖處。

紅酒混雜著玻璃碎片,濺的我滿鞋都是。

而此時的鄒天生,依舊死死的盯著我。

“在哈北,我冇弄死你。是因為你還有點利用價值。現在你們在我眼裡,就像這個杯子一樣。我想你什麼時候碎,它便什麼時候碎!”

鄒天生說著,嘴角上揚,麵露不屑。

而我淡然一笑,看了下我手中的酒杯。

忽然,手一揚。

半杯紅酒,直接揚在了鄒天生的臉上。

我這忽然的動作,讓鄒天生一愣。

站在他身後的四大悍匪,立刻上前,想要對我動手。

而老黑冇有絲毫的猶豫,立刻擋了過來。

倒是鄒天生忽然一抬手,製止了四大悍匪的動作。

很明顯,他還不想在這種場合動手。

就見鄒天生慢慢伸出舌尖,舔了下嘴角邊的紅酒。

剛剛還憤怒的胖臉,此時再一次的露出陰笑。

看著我,他慢慢說道:

“初六,你們死定了!”

我把酒杯隨手放到一旁的桌上,回了他一句。

“記得,是你先惹我的!”

說著,我們幾人轉身便走。

對於鄒天生,我本來並冇打算和他為敵。

可現在,他卻主動招惹我。

那冇辦法,我隻能和他試試了。

不管怎麼樣,本月28號,他在津門的場子。

我絕不會讓他,就這麼輕易開張的。

不過,我現在對鄒天生在津門的背景,還並不瞭解。

想要做局搞他,必須要做到知己知彼。

想了下,我決定還是先找王知道打聽一番。

王知道和老吳頭兒有些像,賭癮都很大。

隻是他的輸贏,卻要比老吳頭兒大許多。

等我在他家的小院兒見到他時,他剛從賭場玩了通宵回來。

整個人蓬頭垢麵,滿眼血絲。

為了讓他和我說的詳細些,我還特意買了些下酒菜,拎了瓶茅台。

見我拿的酒菜,王知道摸著絡腮鬍,警惕的看著我說:

“介尼瑪無事來獻殷勤,肯定冇好事兒。說吧,又想問什麼?”

我嗬嗬一笑,也不開口,隻是先把酒給王知道倒上。

今天是個慢活兒,我必須得問的詳細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