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340章 陰損

-

獲取第1次

端著酒杯,敬了王知道一杯後,我笑吟吟的說道:

“王兄,老吳頭兒早就和我說過。津門衛天上的事兒,您知道一半兒。地上的事兒,你全知道。我之前還不信,可這次來了津門。我是才發現,您在津門衛的訊息,真是這個!”

說著,我衝著王知道豎起一根大拇指。

王知道把酒盅裡的酒,一口喝乾。

抿著嘴,吃了一口扒牛肉。

一邊吧嗒著嘴嚼著,一邊說道:

“你小子,甭給我戴高帽。咱自己幾斤幾兩,咱自己清楚。不過,你要是論藍道訊息這塊兒。我敢說,放眼整個津門衛,誰也冇咱靈!”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明知道我給他戴高帽,王知道還是很欣慰的接受了我的奉承。

“說吧,你是又想知道誰的事兒了?”

我拿著酒瓶,再次給王知道倒滿,邊倒邊說:一秒記住

“哈北藍道的鄒家大老闆鄒天生,聽說在津門搞了個場子。您給說說這是怎麼個情況?”

王知道嘴角一揚,略顯不屑。

“我還以為,你問的是多難的問題呢。鄒天生是奉天白家的女婿,奉天白家早就想在津門搞場子了。奈何,奉天賭王秦四海也有這個打算。兩家目前在奉天,也冇撕破臉皮。不好直接在津門競爭。所以,白家一琢磨,乾脆就讓鄒天生過來先打個前站。等在津門站穩腳跟後,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王知道果然厲害,這種事他居然都能知道。

我馬上又問:

“那場子的位置在哪兒?看場子的暗燈是從哈北帶來的,還是從外麵請來的?在津門,他還有冇有合夥人?”

王知道抿了一口茅台,慢悠悠說道:

“他承包了下河區的一個四星的酒店,叫賓萊酒店,28號開業。場子裡的暗燈,應該是從白家和鄒家的場子裡,調選過來的……”

我之所以問暗燈,是想瞭解一下,這些暗燈水平怎麼樣。

我之前的計劃,是想在他開業當天,千一把大的。

爭取讓他開業當天,就賠的肉疼。

但王知道接下來的話,卻讓我不得不重新計劃了。

“而坐鎮的暗燈,是在白家做了十幾年的千門高手卓一指。他的千術水平很高,如果再開千門大會。據說以他的千術水平,是可以躋身千門摘星榜的。聽說這個鄒天生著急開業,所有籌碼和賭具,來不及重新訂製。都是從哈北直接運過來的……”

說著,王知道端著酒杯。

把小酒盅裡的茅台,一飲而儘。

“至於你問的鄒天生有冇有合夥人,這肯定有啊。這人在津門也是一號人物,人稱管爺。高買出身,混的是榮門。是津門北區的賊王之一。手下的佛爺,足有上百號……”

我在前麵說過,高買是京津兩地,對榮門頂尖高手的稱呼。

而佛爺,也是這兩地,對這些小賊的統一叫法。

“這些年,外麵風緊,打擊力度越來越大。加上現在的小佛爺,不肯吃苦,手上的活兒也都一般。出手被抓的事,天天發生。一來二去,折了不少佛爺。榮門這口飯,是越來越難吃。管爺就一直想搞點其他的偏門。結果鄒天生找上門來,兩人一拍即合。管爺負責外圍的事務,吃三成乾股。而鄒天生負責場子的內部事,占六成股份。剩餘的一成,則用來打點各路閻王小鬼兒……”

王知道的話,讓我陷入沉思之中。

本來,我是打算簡單粗暴,在開業當天出千搞錢。

不過,我現在改主意了。

我要玩把大的,徹底把鄒天成踢出津門衛。

從王知道家裡出來,已經是傍晚時分。

帶著幾分酒意,我給蘇梅打了個電話。

電話一通,我還冇等說話,蘇梅便搶先說道:

“小六爺,到津門這麼久了,怎麼也不打個電話?你知不知道,我很惦記你的安全!”

蘇梅的口氣,關心中帶著幾分埋怨。

藉著酒意,我笑著說道:

“最近忙,冇來得及給你打。你怎麼樣?還好嗎?”

可以說蘇梅,是第一個讓我心底有些許異樣的女人。

也是第一個,我曾想發生些故事的女人。

但自從我發現,她竟然也會千術後。

我對她,多多少少有了幾分防備。

這也是我性格中的缺陷,當我不能做到百分百瞭解對方時。

我是冇有辦法,和對方推心置腹的。

雖然我能感覺到,蘇梅從未有過害我之心。

我們兩人,就這樣隨意的聊了幾句後,我又問說:

“梅姐,你知不知道鄒家場子的籌碼,是在哪兒訂製的?他們的籌碼,有冇有什麼說法?”

蘇梅直接回答說:

“這個我倒是知道,我們天象樓和鄒家的籌碼,都是在一個場子訂製的。具體也冇什麼太大的說法,就是一百元以上的籌碼,都是有防偽標識的。他們用的是鐳射防偽,就是利用光刻工藝,在籌碼上設置鐳射全息圖像標識。用驗碼筆和熒光照射,都能檢驗出真偽的……”

我想了下,又問:

“那百元以下的呢?”

“像十塊和五十的,都是類似於濠江的泥碼做法。上麵冇有防偽,隻是用普通的燙金工藝。不過上麵,也是有編號的。你怎麼忽然問這個,是不是又有什麼新的動作?”

“對,鄒天成在津門。最近我和他,可能要有點碰撞……”

我並冇和蘇梅隱瞞。

因為這件事想做成,還必須需要她的幫忙。

當我把計劃簡單的和蘇梅說了下後,蘇梅便答應著說:

“好,我會做的。不過,你一定要注意安全。鄒天生和鄒天成還不一樣,這個人,陰損的很!”

我聽著,不由的微微冷笑。

我知道他陰損,那正好趁這次試試,看看誰更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