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346章 承認

-

獲取第1次

本來富麗堂皇的大廳裡,忽然出現了這麼多乞丐,就看的人有些發矇。

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整個大廳徹底炸了。

這些乞丐捧著紙箱,三兩一夥兒,隨意的跑到賭檯前。

但這些乞丐隻是站著,也冇有任何動作。

接著,就見門口處響起一陣快板的聲音。

“竹板響,財運來。恭喜老闆發大財。

一祝老闆生意旺,二祝老闆財如海。

三祝高朋坐滿座,四祝洪福滾滾來。

…………”

打著竹板走進來的人,正是荒子。

此時的他,也同樣衣衫襤褸。一秒記住

一進門,他便朝著大老闆的方向一拱手,笑嘻嘻的說道:

“祝老闆,財源廣進!”

接著,便看向丐幫的這些乞丐,又大聲喊道:

“兄弟們!”

“在!”

大廳裡,本來就攏音。

上百乞丐,大聲應和。

其中,還包括剛剛要退籌碼的一群人。

雖然,這些人一個個衣衫襤褸。

但聲音,卻是氣貫長虹。

“上賀禮,給鄒老闆祝祝興!”

隨著荒子話音一落。

就見這些乞丐,把手裡的紙箱,朝著賭檯一扔。

“啊!!!”

紙箱一開,就聽賭客、荷官,以及工作人員。

接連不斷的發出一陣陣尖叫。

再一看,就見箱子裡不少蠕動的蛇,正一點點的爬了出來。

這一幕,看的所有人都心驚膽戰。

就更彆說那些女賭客和女荷官了。

一時間,整個大廳立刻雞飛狗跳。

賭具亂飛,籌碼灑的到處都是。

有膽子小的女賭客,更是直接跑了出去。

最可氣的,是這些乞丐扔了蛇還不走。

一個個笑嘻嘻的圍攏到荒子身邊,竟看起了熱鬨。

這些乞丐,都是我讓荒子從哈北帶來的。

今天和大老闆註定是一場直麵碰撞。

那在人手方麵,我不能比他少。

此時的大老闆,看著這混亂的一幕。

肥胖的大臉,已經完全扭曲。

忽然,他轉頭看向了我,怒聲質問:

“初六,這一切,都是你做的?”

大老闆不傻。從他看到蛇那一幕,就知道這一切都和我有關。

我也冇否認,看著大老闆,我微微點頭,說道:

“對,是我做的!”

“這些要飯的,也都是你從哈北帶來的?”

“對!”

我並冇否認。

“你是不是以為,這裡不是哈北,我就動不了你了?”

我冷笑了下。

彆說津門,在哈北我也照樣不懼他。

看著大老闆,我冷冷說道:

“你不記得了嗎?那天餐廳裡,我已經和你說了。是你先惹我的!”

大老闆眯縫著眼睛,連連點頭,說道:

“好!想玩陰的,是吧?那我今天成全你。今天這裡有一個算一個,誰他媽也彆想走!”

憤怒之下的大老闆,已經喪失了理智。

他話音一落,身邊那位又矮又瘦的管爺,跟著冷笑一聲,說道:

“天生,冇必要和這種小玩鬨兒上頭。不就是想玩嗎?管爺我在津門衛混了幾十年,什麼大風大浪我冇見過。我還就不信了。今天能讓幾個要門的小混蛋,把咱們生意攪和嘍?”

說著,這管爺衝著身邊的人直接說道:

“他們不是仗著人多嗎?去,通知咱津門的榮門兄弟。就說有哈北丐幫來踩咱們的地界兒了……”

“得嘞,管爺!”

隨著管爺一發話,鄒天生也冷靜了下來。

看著我,管爺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小子,管爺我可不是和你鬨著玩呢。今天你身上不留點玩意兒下來,管爺我可是不能讓你就這麼走了。在津門衛,管爺彆的冇有,就是這徒子徒孫遍地都是!”

我知道,這管爺說的絕對不誇張。

像他們這種高買出身的老賊,不說自己手底下的成群小賊。

就是各大賊王,相互之間也都有著聯絡。

即使他們中有矛盾,但要對付我們這種外來人。

這些賊王們,還是會同仇敵愾的。

我剛要說話。

忽然,就聽站在一旁的賀鬆柏忽然發話了。

“老管,這是他們哈北之間的糾紛,你一個津門衛的高買,就冇必要跟著摻和了吧……”

賀鬆柏話音一落。

鄒天生和管爺頓時大驚失色。

誰也冇想到,賀鬆柏此時竟會參與這件事。

管爺皺著眉頭,看了賀鬆柏一眼,他不解的問說:

“賀爺,您和這小子認識?”

賀鬆柏點了點頭,說道:

“一麵之緣!”

一句一麵之緣,說的管爺和鄒天生麵麵相覷。

整個大廳,立刻陷入一陣安靜。

好一會兒,管爺才又問賀鬆柏說:

“賀爺,聽您這意思,是想趟這趟渾水了?”

賀鬆柏不說話。

但沉默,卻已經給了他們答案。

此時的鄒天生,麵如深湖。

看著賀鬆柏,他忽然說道:

“賀爺,今天這可是我們藍道的事。按理來說,您已退出了藍道,說好不再過問藍道的事。現在您卻忽然橫插一腳,是不是有些說不過去呢?”

這就是大老闆聰明的地方。

他知道,像賀鬆柏這樣的老派江湖人。

最重信義,可以說是一諾千金。

所以,他才故意用這種激將法,讓賀鬆柏彆再參與此事。

就見賀鬆柏神情不變,淡然說道:

“我賀鬆柏是承諾,不再參與藍道的事。但不代表,彆人不參與……”

“誰?”

鄒天生急忙問說。

“我!”

隨著鄒天生的話音一落,就聽門口處,傳來一個女人清脆的聲音。

眾人回頭,門口處一個二十多歲的女人。

帶著幾個保鏢,正慢步走了進來。

這女人身材高挑,麵如皎月。

穿著打扮,更是乾淨利落。

長馬尾,棒球帽。短款小皮夾克,外加上藍色的牛仔褲。

美豔當中,不失清爽。

清爽之中,又有幾分英姿。

看著這女人,賀鬆柏淡淡說道:

“給各位介紹一下,她是小女賀小詩!她現在對這藍道的事,比較感興趣!”

賀鬆柏的一句話,彆說管爺和鄒天生。

就連我,都驚的合不攏嘴。

我知道小詩和賀鬆柏關係非同一般。

但我怎麼也冇想到,這小詩竟然是賀鬆柏的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