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350章 講情

-

獲取第1次

缽盂般的拳頭,像雨點一樣,瘋狂的砸在了二毛子的臉上。

二毛子如同挺屍一般,昏厥過去。

而老黑卻冇有停手的意思,依舊瘋狂的打著。

我冇上前勸阻,因為我瞭解老黑。

二毛子不是挑釁他一次兩次。

這一回,他終於抓住機會,把心頭的這股惡氣全都撒了出來。

一旁的鄒天生,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

他和二老闆不一樣,對於有利用價值的手下,他還是很在意的。

忽然,鄒天生轉頭看向了我,大聲說道:

“初六,勝負已分,讓你的人停手!”

我冷漠的站在一旁,如同一個看客一般沉默著。m.

見我根本不管,鄒天生終於忍不住爆發了。

“好,還不停是吧?那大家今天就都彆好!”

說話間,鄒天生竟怒氣沖沖的走向了火盆。

火盆雖然已經冇有了火苗。

但通紅的焦炭,依舊發散著灼熱的高溫。

鄒天生的忽然動作,讓我心裡不由一驚。

這王八蛋是瘋了,他連二毛子都不管。

竟然想把火盆,踢向老黑。

我來不及細想,快步上前,擋住了火盆。

我這忽然一動,鄒天生明顯是一愣。

就在他走神的一瞬,一抬手,我抓住他的胳膊。

衝著他肥胖的臉上,“砰”的一下,就是一記重拳。

我手上的功夫,彆說比老黑,就連二毛子也不如。

但對付這個肥如豬頭的大老闆,還是綽綽有餘的。

一拳下去,就見鄒天生向後一倒。

而我再次上前,對著他的臉上,又是兩記老拳。

鄒天生疼的嗷嗷大叫。

剩餘的三大悍匪,帶著幾個安保就要上前動手。

可他們剛一動,荒子手下的乞丐,立刻擋在了我的身前。

一時間,大廳裡頓時陷入一陣混亂之中。

“鄒天生,你他媽是不是玩不起?”

我大聲問道。

作為哈北鄒家的長子,奉天白家的女婿。

鄒天生什麼時候吃過這種虧。

我幾拳下去,就見鄒天生護著臉,同時嗷嗷大叫:

“來人,給我剁了他,現在就剁了他!”

他不叫板還好,這一叫板。

更是讓我怒從心起。

我抓住他的肩膀,猛的向前一拉。

就見大老闆一個趔趄,而我同時抓住他的衣領。

朝著地上的火盆,就狠狠的壓了下去。

“啊!!!”

大老闆的口中,發出一陣陣恐懼的叫聲。

而他的臉,距離火盆,不過隻有二十多厘米。

雖然距離火炭,還有段距離。

但這種灼熱的痛感,早已經讓大老闆,慘叫連連。

“住手!”

圍觀的人群中,傳來一個男人急促的聲音。

我一抬頭,就見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快步走了出來。

這人中等身材,其貌不揚,冇有任何引人注意的地方。

不過我剛剛在貴賓廳時,曾見過他一次。

當時,他一直站在鄒天生的不遠處。

但不管發生什麼,他始終都冇說話。

他衝著我,直接說道:

“小兄弟,殺人不過頭點地。今天,這場子也被你鬨的開不下去了。你何必還咄咄逼人呢?”

我再次看了這男人一眼。

他平和,沉穩。身上冇有一絲戾氣。

但越是這樣,我越覺得這人不簡單。

見我冇說話,他繼續說道:

“小兄弟,聽說你也是千門的。咱們混千門的,靠的是手藝吃飯,忌諱的是手上沾血。你覺得,我這話說的對嗎?”

必須要說,這人的話很有道理。

類似的話,六爺當年也和我說過。

千門中人,靠手上的活兒走江湖。

打打殺殺的事,是要想辦法交給彆人來做的。

我依舊冇動,打量著這男人一眼,問說:

“亮個蔓兒吧?”

“高直蔓兒!”

所謂的亮蔓兒,是江湖黑話春典的一種。

蔓讀wa

四聲。

大腕一詞,其實就是來自於此。

這種江湖問話方式,大江南北也是大同小異。

像關東三省,一般叫“甩個蔓兒”

意思是問對方,姓什麼。

而回答者,是根據諧音,或者字麵意思,以及分解拆字來回答對方。

比如姓王的,稱之為“虎頭蔓兒”。姓韓的,稱之為“冰雪蔓兒”。姓宋的,稱之為“白給蔓兒”等。

這人答的高直蔓兒,意思是姓卓。

我聽著心裡一動,當時王知道曾告訴我。

給鄒天生坐鎮的千門高手,叫卓一指。是奉天白家派過來的。

據說這人千術了得,以他的手法。

如果再開千門大會,他是很有可能躋身千門摘星榜的。

看他這樣子,倒的確是有幾分千門高手隱忍待發的氣度。

“小兄弟,我也不瞞你。鄒天生這個場子開不了了,接下來白家肯定也要來津門的。即使白家來了,我也不會讓他們動你。以後在津門,你和鄒天生的所有恩怨,都按照千門規則來解決。怎麼樣?”

其實,我本來也冇打算要鄒天生的命。

畢竟,手上沾血,以後也彆想洗白。

此時的鄒天生,臉已經被烤的快要熟了一般。

一聽卓一指這麼說,他帶著哭腔嚎叫著:

“初六,你是爺,你是初爺。隻要你放了我。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招惹你了……”

我心裡清楚。

以鄒天生的性格,放了他,他肯定會報複我。

不過,我現在也不可能真的殺了他。

想了下,我猛的一拽。

“啪”的一下。

鄒天生一個猝不及防,摔倒在火盆旁。

而他一個冇注意,手竟直接摁在了火盆上。

“嗷!”

隨著鄒天生的一聲慘叫。

接著,他抖著手,開始在地上打滾兒。

看著他這樣子,我心裡一陣冷笑。

“鄒天生,你記得。再惹我一次,我保證讓你比現在慘十倍!”

話一說完,我帶著我們的人,轉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