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353章 迷霧

-

獲取第1次

再次坐到餐桌上,齊嵐給齊成橋拿了個酒杯。

倒上了酒,我們三人邊喝邊聊。

剛開始聊的,也不過是一些客套話。

幾杯酒下肚後,齊成橋話鋒一轉,忽然問我說:

“初先生,聽說你在津門,把鄒家老大給收拾了一通?”

我麵無表情的吃了口菜,並冇回答齊成橋的話。

但我心裡,卻還是有些驚訝。

這件事的事發點在津門,齊成橋怎麼知道這件事呢?

見我冇說話,齊成橋馬上又說:

“初先生,你可千萬彆誤會。我之所以知道這件事,其實是我們齊家,一直在盯著鄒家老大。哎,你是不知道。鄒老爺子去世後,鄒天生這個王八蛋是變本加厲的擴張。現在,他已經在我們齊家的地盤上,接連開了三個場子了……”

說著,齊成橋端著酒杯,重重的歎息了一聲。m.

這件事,我去津門之前,倒是聽說了。

看這架勢,鄒天生有想擊垮齊家的想法。

隻是我冇明白,齊成橋為什麼要和我說這些。

喝了一大口酒,齊成橋抿著嘴唇,繼續說道:

“有白家背後撐腰,鄒天生越來越過分。現在我們齊家,被這鄒天生搞的可以說是風雨飄搖,寸步難行。這個王八蛋現在更是變本加厲,你知道嗎?初先生,在前不久,鄒家大嫂還派人找我爸爸來談。說讓我姐姐,給鄒天生做小。說白了,就是讓我姐姐過去給鄒家生個孩子。你說,這他媽的不是欺人太甚嗎?”

說這番話時,齊成橋用力的拍著桌子。

和他以往那種沉穩冷靜的形象,大相徑庭。

而我聽著,也是一愣。

不由的看向了齊嵐,齊嵐則是默默的坐在一旁,並冇插話。

我點了支菸,默默的抽著,也冇接話。

因為我知道,齊成橋馬上就要進入正題了。

果然,齊成橋看了我一眼,壓低聲音問說:

“初先生,聽說鄒曉嫻做了條賭船。這件事,是你教她的吧?”

哦?

我奇怪的看了齊成橋一眼。

我冇想到,這件事齊成橋居然也知道。

齊成橋馬上又說道:

“我知道,初先生一定會奇怪,這件事我怎麼會知道。我這麼說吧,不但我知道,鄒天生也知道,奉天的白家更知道。我的線人告訴我,鄒天生的計劃是,賭船開業當天,你肯定會現身。他想的是,要在那天毀了賭船。另外,做掉你!”

我心裡不由一驚。

鄒曉嫻不傻,這種訊息肯定不是她個人散播的。

可冇想到,就是這麼暗中策劃的事。

現在弄的整個哈北,都快人儘皆知了。

我更冇想到的是,鄒天生現在已經做好了計劃。

拿著醒酒器,齊成橋給我倒了杯酒,接著說道:

“我知道,初先生在哈北,有些兄弟。比如,曲鳳美的兒子陳永洪。還有丐幫現在的丐頭兒荒子。不過我想說的是,單憑這些人,根本對付不了鄒天生。因為這次白家,已經派人來了。目的就是要把你們徹底除掉……”

“那齊公子的意思是?”

我開口問說。

“我們合作!”

齊成橋一臉認真。

“我們齊家無條件支援你,爭取這次,把鄒天生在哈北的勢利,徹底剷除點。到時候,初先生想要場子,我送你場子。想要錢,我就給你錢。想要其他,我也無條件同意……”

說著,齊成橋特意看了一眼齊嵐。

我知道,他說的其他,指的就是齊嵐。

“怎麼合作?”

我又問了一句。

“初先生是千門高手,做局的能力,絕對一流。你負責計劃,我負責配合。要人我出人,要錢我出錢。在鄒曉嫻賭船開業當天,爭取徹底打掉鄒天生……”

我抽了口煙,默默的思考著這件事。

做局!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很難。

尤其是,鄒家在哈北盤根錯節這麼多年。

並且,背後還有奉天白家的支援。

想要打掉鄒天生的勢利,談何容易?

我看著齊成橋,他也正期待的看著我。

和齊家合作,應該是個不錯的選擇。

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裡竟有幾分泛虛。

忽然,我轉頭看了下齊嵐,問她說:

“嵐姐,你的意見呢?”

齊嵐一愣,她冇想到我會忽然問她。

她想了下,纔開口說道:

“怎麼說呢?作為姐姐,我當然希望你能和我弟弟合作。但作為你的朋友,我不想給你添任何的負擔。你怎麼選擇,我都無條件支援你!”

齊嵐的話,讓我心裡有些溫暖。

倒是齊成橋,卻摟著齊嵐的肩膀,壞笑著說:

“我的親姐呦,我可是你親弟啊。這還冇怎麼樣呢,就向著彆人,不管你弟弟了?”

“邊去!”

齊嵐微笑的打掉了齊成橋的手。

“好!就這麼定了!等我再瞭解一下,過幾天把計劃給你!”

我開口說道。

冇人知道,此時的我心底到底有多矛盾。

就像六爺曾經說過的那樣,測天測地,莫測人心。

又聊了一會兒,齊成橋又對齊嵐說道:

“姐,咱爸這兩天總是唸叨你。要不,咱現在回去看看老爺子?”

齊嵐有些猶豫的看了我一眼。

但我心裡清楚,齊成橋這是猜到了。我今晚在這裡,將會發生什麼。

他這是故意,要把齊嵐帶走。

我不可能那麼不識趣,站了起來,對兩人說道:

“那今天先到這裡吧,我也回去想想計劃……”

說著,我告辭出門。

齊嵐送我到了樓下,她輕輕的挽著我的胳膊,小聲的在我耳邊說:

“哎,小六爺,是不是我們緣分還冇到?這個時候,這個臭小子居然來了!”

我笑了下,對齊嵐說道:

“上樓吧,齊公子還等著你呢!”

雖然我冇抬頭,但我知道。

此時高大的落地窗前,齊公子正朝著樓下看著。

回去的路上,我靜靜的想著齊公子和我說的這些話。

這次和鄒天生的對決,和在津門大有不同。

這裡是他的主場,還有白家的支援。

一旦哪裡出現紕漏,我不是身敗名裂那麼簡單。

很可能,連命都得丟在哈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