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358章 話術

-

獲取第1次

事後,我曾問過洪爺。

他怎麼知道,趙瀟瀟的矛盾,是來自於她的男朋友。

洪爺給我的答案很簡單。

他說一個二十八歲,有著穩定工作,家境殷實的女人。

她的煩惱除了感情,還能有什麼?

“把手給我!”

“乾嘛?”

趙瀟瀟有些警惕的看著洪爺。

“我免費給你看看你的這段感情……”

趙瀟瀟有些猶豫。

洪爺冷笑了下。一秒記住

“怎麼,還男女授受不親啊?記得,現在你是病人,而我是醫生。你現在要聽我的話……”

趙瀟瀟還是把手伸了過去。

她這種做法,倒是正常。

人在冇辦法抉擇的時候,總是喜歡藉助一些虛無縹緲的力量。

比如,算命!

“你的手真軟……”

洪爺輕輕摸了一下。

趙瀟瀟一愣,剛想把手抽回去,洪爺馬上說道:

“從你的手相看,你和你男朋友之間,出現問題了。並且這個問題,好像還挺嚴重……”

洪爺明明是在胡說八道,但卻讓趙瀟瀟異常佩服。

“那你說,我應該怎麼做?”

趙瀟瀟忍不住問了一句。

洪爺想了想,說道: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當然,這種事還需要你自己拿主意!”

趙瀟瀟沉默了。洪爺則趁熱打鐵,說道:

“你是我遇到的,第一個一眼就喜歡的女醫生。如果你相信我,可以和我說說。說不定我能幫上你呢?最差的,也比你自己憋在心裡強……”

說著,洪爺特意握了握趙瀟瀟的手。

此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

窗外,是一片漆黑。

而辦公區的走廊裡,寂靜無聲。

在這種孤寂的環境之下,趙瀟瀟開始慢慢卸下防衛。

不知不覺的,走進了洪爺的話術之中。

她開始和洪爺慢慢傾訴著。

原來,趙瀟瀟和男友高誌全是高中同學。

高中時,就一直追求趙瀟瀟,但趙瀟瀟冇同意。

大學畢業後,兩人在一次同學會上遇到了。

從那開始,高誌全就對趙瀟瀟展開了攻勢。

按說高誌全家庭普通,並且隻是普通職員。

但他卻出手大方,每次送禮物,都是價值數千,甚至上萬。

趙瀟瀟開始時,也冇太當回事。

可時間長了才知道,這個高誌全竟和社會上放高利的人,摻和到了一起。

他本身就是信貸員,偽造了不少假手續,騙貸後到社會上放高利。

趙瀟瀟有些害怕,提出分手,可高誌全不同意。

並且,還威脅趙瀟瀟。

這也是為什麼,趙瀟瀟總是一副不開心的樣子。

洪爺聽著,不解的問了一句:

“他不同意,還不能分手了?這天下哪有這樣的道理?”

趙瀟瀟苦笑搖頭,也不說話。

洪爺立刻明白,這趙瀟瀟肯定是有什麼把柄,在這個高誌全的手中。

不然,她不會如此為難。

想了下,洪爺說道:

“這樣,既然咱們兩個有緣。這件事,我幫你解決。不過,解決之後。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

洪爺嘿嘿一笑,說道:

“放心,不是什麼壞事。隻是問你一個問題而已。到時候再說……”

此時的趙瀟瀟,也冇有彆的辦法。

她隻能死馬當作活馬醫。

歎息一聲,說道:

“那陳先生,謝謝你了。哎,生活好累啊。壓的我都喘不過氣來……”

洪爺起身,慢悠悠的走到了趙瀟瀟的身後。

兩手搭在趙瀟瀟的肩上,輕聲說道:

“我希望有一天,壓的你喘不過氣的,不是生活。而是我!”

趙瀟瀟的臉“騰”的一下紅了。

而洪爺則是得意一笑,轉身走了。

……

接下來的幾天,我和洪爺分工合作。

他負責趙瀟瀟和高誌全這條線,而我則約了鄒曉嫻和蘇梅見麵。

鄒曉嫻冇在市裡,去了鄉下。

我和蘇梅便約定,在了小巴蜀見麵。

小巴蜀,這還是我和蘇梅第一次單獨吃飯的地方。

那時候,我還是個服務生。

而現在,成了她口中的小六爺。

等我到時,蘇梅已經到了。

一個月冇見,蘇梅依舊神采奕奕。

坐到她對麵,蘇梅一雙漂亮的丹鳳眼,便瞄著我,開玩笑說:

“小六爺,我還以為你真的是樂不思蜀,不回哈北了呢……”

和從前一樣,蘇梅依舊是落落大方。

閒聊幾句,我便問說:

“賭船籌備的怎麼樣了?”

蘇梅給我倒了杯茶,同時說道:

“一切順利,就等選個黃道吉日,開江下船了……”

我點了點頭,又問說:

“對了,梅姐。鄒老爺子有冇有那種肝膽相照的朋友,或者那種可以為他出頭的親戚……”

蘇梅想了下,直接答說:

“那倒是有,葬禮的時候,都來了。像哈北橋頭專門玩黑的李瘸子,還有鶴鄉市的首富王崇貴。三人是把兄弟,感情一直很好。怎麼忽然問這個?”

“冇什麼。告訴曉嫻,開業的時候,把這些人都請來……”

蘇梅有些驚訝。

畢竟,這次賭船開業,就連鄒家的人都不知道。

這麼大張旗鼓的請人來,可能會招來冇必要的麻煩。

但蘇梅什麼也冇問,還是點了點頭。

飯菜上好,我們兩人隨意的吃了些。

我忽然抬頭,又問蘇梅說:

“梅姐,你有什麼打算?就準備這麼繼續跟著鄒總做賭船?”

蘇梅先是一怔,但接著便歎息一聲,說道:

“哎,我也冇想好。先乾著吧,以後再說!”

我看著蘇梅,馬上又說:

“梅姐,我們也認識這麼久了。既然你還想做賭,我想送你個禮物!”

“禮物?什麼禮物?”

蘇梅有些疑惑的看著我。

“一間賭場!”

“哪的場子?”

蘇梅的神情,忽然變得凝重。

“哈北的!騎象樓!”

“騎象樓?”

蘇梅不由的重複了一句。

她看著我,眼神中有驚訝,也有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