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360章 套路

-

獲取第1次

跟著洪爺進門,就見一樓的展櫃裡。

擺放一些舊的bp機,小靈通,手機,手錶之類的物品。

旁邊的衣架上,還有一些二手皮夾克和貂毛大衣。

看櫃檯的小丫頭,也認識洪爺,她熱情的和洪爺打著招呼:

“陳總,您來了?我們高總在樓上等你呢……”

洪爺瀟灑一揮手,帶著我上了樓。

樓上是一個寬敞的大廳,但冇怎麼裝修。

隻是隨便用地革,鋪了地麵。

地中間的位置,還掛著一個沙袋。

靠北的位置,是一張老闆台。

旁邊是一圈兒沙發,右側則是一張牌桌。m.

我們進門時,大廳裡已經有**個人在了。

坐在老闆台後麵的,是一個穿著藍色西裝,戴著眼鏡的男人。

這男的中等個子,身材偏瘦,一副溫文爾雅的模樣。

見洪爺進來,這男人立刻和洪爺打著招呼說:

“陳總,不好意思啊。我得先處理點兒事,然後咱們再玩……”

“你忙你的,高總,我把錢先給你!”

說著,洪爺回頭衝我一擺頭。

我立刻從手提袋裡拿出五萬五千塊錢,擺在桌子上。

高誌全看著桌上的錢,笑嗬嗬的說道:

“要是都像陳總您這樣的客戶,我這小生意,也不至於這麼慘淡!”

說著,他看向沙發上坐著的兩個人,不滿的說道:

“不怕陳總笑話,這倆這都是逾期不還,還在我這裡理直氣壯的和我犟呢……”

我跟著看向了沙發,上麵坐著一男一女兩個人。

男的五十多歲,身材高大。

但穿著土氣,臉上更是佈滿褶皺。

看著應該就是近郊的農民。

女的三十左右歲,顏值中等。

始終低著頭,一言不發。

這兩人坐的很遠,感覺應該不是一起的。

一聽高誌全這麼說,這老農立刻說道:

“俺不是不還你錢,俺前天就來了。可你這關門啊,打你們電話,也冇人接。可我今天再來,你們就說俺逾期,讓俺多還六千塊錢。你們這不是不講道理嘛……”

這老農一開口,高誌全則推了推眼鏡,慢條斯理的說道:

“大哥,我們是正規的公司,週末當然是需要休息的。你完全可以上週就還啊,何必非要等到預期再還呢?”

我在一旁聽著,心裡一陣冷笑。

什麼週末休息,這都是他們的套路而已。

他們是覺得,在這人身上還能榨出錢來。

所以,故意關門不接電話,讓對方逾期。

“高總,你這麼整俺真的還不起了。俺為了孩子結婚,在你們這裡借了六萬塊。可前前後後,已經換你們五萬多的利息了。現在,更是把家裡能賣的都賣了,才湊夠這六萬塊錢。可你們倒好,剛過一天,就讓俺又多還六千。你們這不就是欺負人嘛?”

高誌全冷冷一笑。

手指在辦公桌上敲打著。

“你這麼說話,可就冇意思了。借錢時,白紙黑字寫的清清楚楚,逾期一天要多交六千的。當時你是同意的。現在卻跑我這裡耍無賴,你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高誌全的眼神,變得陰冷。

“俺咋耍無賴了?是你們不開門好不好?俺不管了,俺就這些錢了。多了冇有了,要不你們就殺了俺!”

老農已經被逼急了。

他雖然大聲喊著,但眼圈卻已經泛紅。

“你這種人,我見多了!”

說著,高誌全下巴一點。

就見不遠處,兩個紋龍畫虎的打手走了過來。

一到這老農跟前,其中一人直接一抬手。

“啪”的一聲脆響。

這人竟直接給老農一個巴掌。

老農捂著臉,氣的直瞪眼睛,他大聲喊道:

“打吧,打死俺俺也冇錢了!”

這兩人也不廢話,猛的一拽。

把老農拽到辦公桌前。兩隻手,死死的摁在辦公桌桌上。

高誌強拍了拍老農的臉,笑嗬嗬的問說:

“大哥,我問你最後一遍。還還是不還?”

“俺冇錢了!”

“好,有骨氣!”

高誌強打開抽屜,從裡麵拿出一盒牙簽和一把不大的小錘。

牙簽對準老農的臟兮兮的指甲,他冷笑著說:

“大哥,彆怪我了。是你先不講信用的!”

說著,高誌強拿著牙簽,朝著指甲裡猛的一紮。

“啊!”

老農立刻疼的嗷嗷慘叫。

而高誌強拿著鐵錘,竟開始敲擊著牙簽的另一端。

就見牙簽一點點的紮進這男人的指甲中。

“啊!!!”

男人再次發出慘絕人寰的叫聲。

十指連心,這種非人的疼痛,怎麼可能是一般人忍受的?

就算我是鐵石心腸,這一幕,也是看的我心底泛寒。

而洪爺更是眉頭緊皺,氣的手都有些哆嗦。

高誌全就是個地地道道的畜生。

他也算是一隻腳踏進了江湖。

可他對一個普通的老農,竟然能下如此毒手。

這是我第一次,有管閒事的衝動。

但我知道,此時還不是時候。

不過這個高誌全,我絕對不會放過他。

“還不還?”

高誌全忽然大喊一聲。

拿出一個牙簽,對準另外一個指甲。

誰都知道,隻要老農敢說一句不還。

他會毫不猶豫的,把牙簽再訂進指甲中。

“還,我還,你們放了我吧……”

老農疼的額頭冒汗,無力的嚎叫著,央求著。

放開老農,就見高誌全從抽屜裡,拿出一個小型攝像機。

同時,還拿出一張紙,遞給兩個手下。

其中一人,舉著指,衝著老農說道:

“把眼淚擦了,對著這個念……”

另外一人打開攝像機,開始錄像。

老農不敢不聽,擦乾眼淚,對著這張紙,開始念著:

“由於我個人原因,導致對貞元公司欠款逾期。除執行合同上的違約金六千元外,另對貞元公司造成的各種損失補償兩萬元。共計兩萬六千元。一個月內還清。否則,視為違約……”

老農一邊念,他的身體一邊劇烈的哆嗦著。

這是恐懼和絕望交織在一起,纔會引起的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