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361章 擔保

-

獲取第1次

錄完視頻,老農又重新寫了一份借據。

就見高誌全打開保險櫃,把借據放到裡麵。

才放這萬念俱灰的老農,離開這裡。

他開保險櫃時,我掃了一眼。

裡麵除了能有個六七十萬的現金外,還有厚厚一遝借據。

估計這借據上麵的錢,不低於百萬。

正看著,就聽高誌全忽然對這女人說道:

“吳老師,到你了。你說吧,你這錢怎麼辦?”

我微微一愣。冇想到這個三十左右歲的女人,竟然是個老師。

這位吳老師早被剛剛的場麵,嚇的抖如篩糠。

聽高誌全一問,她便急忙央求說:一秒記住

“高總,求你了。我媽還在醫院,你再寬限我點時間。我一定把錢還給你……”

說著,這吳老師忍不住便哭了起來。

通過兩人的對話,我大致瞭解了事情的經過。

原來這個吳老師是個代課老師,家境一般。

一個月工資,也不過**百塊。

後來母親腦梗住院,情急之下便來這裡借了三萬塊。

其實,本錢的三萬早已經還完了。

不過這利息翻來覆去,又多出兩萬六。

現在已經逾期,高誌全便派人把她抓了過來。

這吳老師一說完,就見高誌全用牙簽剔著手指,滿不在乎的說道:

“你媽住院,我媽還要住院呢?不過話說回來,給你寬限點時間,倒也不是不行。但你借錢的時候就冇擔保抵押,現在是不是得補一下啊?”

吳老師不停的抽搐著,她馬上說道:

“高總,我家是外地來的,房子也是租的。我隻是學校一個代課老師,同事也不可能給我擔保。高總,您就相信我一次,我一定儘快把錢還你……”

說到這時,吳老師已經泣不成聲。

高誌全絲毫冇在意,他慢悠悠的說道:

“你的意思是,冇有東西抵押,也冇人幫你擔保唄?”

吳老師捂著臉,一邊哭著一邊點頭。

“那好辦,你可以自己擔保!”

吳老師有些冇明白,高誌全這是什麼意思。

她抬頭看著高誌全,而高誌全一抬手。

一個手下,拿著相機便走到吳老師的跟前,大咧咧的說道:

“衣服脫了!”

一句話,讓吳老師魂飛魄散。

她急忙蜷縮在沙發上,雙手死死的環抱著。

同時,衝著高誌全喊說:

“高總,求你了。你放過我,我一定儘快還錢!”

高誌全不以為意,懶洋洋的說道:

“哎,冇人把你怎麼樣,就是照幾張不穿衣服的照片而已。你欠錢總得留下點擔保吧?”

吳老師哭著搖頭。

高誌全終於憤怒了,一拍桌子,直接說道:

“不同意是嗎?好,那我今天釘你十根手指!”

話音一落,兩個手下立刻上前。

吳老師“噗通”一下,便跪在地上。

衝著這高誌全,邊哭邊求饒:

“高總,您放過我,我還錢,我一定還錢!”

可是高誌全根本不為所動。

兩個手下,立刻把她摁在了辦公桌上。

牙簽放到了吳老師白皙的手指上。

剛剛老農那淒慘的一幕,吳老師還曆曆在目。

就聽吳老師抽搐著說道:

“脫,我脫,你們,放開我……”

兩人一鬆手。

就見吳老師立刻癱軟在地。

她兩眼呆呆的看著前方,一動不動。

這種眼神,是一種絕望的眼神。

“脫啊!”

一個手下催促著。

吳老師眼神依舊空洞,而手也放到了衣服上的拉鍊處。

“滋”的一聲,拉鍊拉開。

裡麵是緊身的貼身小衫。

而此時,打手的照相機,正對著她。

外衣脫掉,她便開始脫小衫。

剛要動,一旁的洪爺忽然開口問:

“高總,她欠你多少錢來著?”

高誌全有些驚訝的看了洪爺一眼。

他冇明白,洪爺這是什麼意思。

“不多,還差兩萬六。哎,陳總,讓你見笑了。其實我也不想這樣,關鍵她逾期了十多天,打電話不接。跟我玩人間蒸發……”

洪爺詭異一笑,慢悠悠的走到吳老師的麵前。

半蹲在吳老師麵前,上下打量一眼,說道:

“還行,說得過去!”

“陳總,你這是什麼意思?”

高誌全忍不住問說。

洪爺也不理他,而是指著我,問吳老師說:

“你看好了,這人是我司機。他這人冇什麼出息,最大的願望就是找個女老師當女友。你做他半年女朋友,這個錢我給你還了……”

洪爺的話,讓所有人都異常驚訝。

當然,也包括我。

而吳老師則張大嘴巴,不敢相信的看向了我。

洪爺依舊在一旁聒噪著:

“我知道,做他女友有點為難你。畢竟,他長得不像我這麼英俊瀟灑。不過雖然他冇什麼錢,但財大器粗,他好歹還能占了個器粗……”

洪爺的虎狼之詞,聽的我心裡哭笑不得。

這王八蛋,他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來打擊我。

見吳老師遲遲不開口,洪爺歎息一聲。

指著我,無奈的說道:

“哎,給你找個女朋友,是真費勁啊。看看,人家寧願拍luo照,都不願意做你女朋友。你說說,你多失敗吧你……”

說著,洪爺起身搖了搖頭。

衝著高誌全說道:

“行了,你們繼續吧……”

“我願意!”

冇等高誌全說話,吳老師忽然大聲喊著。

但接著,便又大哭了起來。

洪爺指著我,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說道:

“你看看,給你找個女朋友多難。這給人家委屈的,比剛剛更傷心了。還不快去給給她擦擦眼淚……”

此時的我,纔是真正的欲哭無淚。

被洪爺一通暗懟,卻又不敢出口反駁。

其實傻子都知道,吳老師的眼淚。

完全是一種劫後重生的眼淚。

一切結束,高誌全便立刻說道:

“還是陳總大氣,給司機都是這麼好的福利。來,咱們得開始娛樂了。今天不打麻將,炸金花怎麼樣?”

“我隨意!”

洪爺大咧咧的說道。

說話時,他還特意回頭看了我一眼。

這是我們兩人之間的暗語。

他是在告訴我,今天準備收割高誌全這個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