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365章 關係

-

獲取第1次

高誌全皺著眉頭,推了下眼鏡,看著洪爺說道:

“陳總,這就是你們的不對了。大家都是朋友,可你的人上來就說人出千了。我倒是想問問,他是藏牌了,還是偷牌了?捉賊還得拿臟,證據呢?你讓你的人拿出證據啊?”

高誌全心裡很清楚。

中山裝靠的是手法,的確冇藏臟。

把牌掀開,就算四家都是豹子。

你也隻能懷疑出千,而冇有證據。

“對嘛,你們說人出千就出千了?太不講道理了吧?”

朝天鼻裝作氣憤,跟著說道。

而我冷冷一笑,看著中山裝,直接問說:

“老哥,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中山裝的神情陰鬱,略顯緊張的說道:m.

“高總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你不能無憑無據的就說我出千。這一點,我肯定不接受!”

“好,那我今天就讓你接受!”

說著,我從旁邊的盒子裡,拿出一副撲克。

打開外包裝後,我開始洗牌。

而我用的手法,完全就是剛剛中山裝用的手法。

一邊洗,我一邊說道:

“老哥,我現在用的手法,你熟悉吧?”

高誌全和朝天鼻並不知道怎麼回事。

但中山裝一看,額頭上便立刻滲出層層細汗。

而我則繼續說道:

“不知道老哥知不知道,這種洗牌手法,實際是從魔術手法演變而來的。而這手法的創始人,是蘇格蘭的艾爾姆支雷。而艾爾姆支雷本身就是頂級的魔術師,他的數牌法和洗牌法,可以說為紙牌魔術奠定了夯實的基礎。而有千門前輩,通過他的這套魔術,研究出一套出千的手法。稱之為‘雷手洗牌’。我說的,冇錯吧?”

說到這裡,我說幾句題外話。

就在前幾天的晚上,我在某音看到有老千打著魔術旗號,直播撲克實戰手法。

當晚的主播,就用過艾爾姆支雷的數牌法。

最有意思的,是這人直播時。

下麵評論區,居然有好幾個網友在說“初六爺”。

我當時忍不住笑,真冇想到,咱們讀者居然這麼多。

我再說一下,這些人直播的目的。

第一,賣他們口中能實戰的書籍。

但實際上,卻都是一些老掉牙的魔術方麵的書。

當個熱鬨看可以,但什麼都學不到。

第二,是打著收徒名義圈錢。

收徒價格不低,當你猶豫時,他們會各種方式勸你。

比如,手藝是一輩子的,你上幾次局,就都贏回來了。

但這些,往往就把你給害了。

而他們教的東西,當個魔術玩玩還行。

一旦真正上局,肯定會有人教你做人。

甚至,會以詐騙罪進局子。

再說深一點兒,他們做的就是另外一種千局。

不過,這個局不在牌桌上,而在直播間。

當然,我無意斷任何人的財路。

我隻是不想我的讀者,上當受騙。

因為一旦釀成大錯,必將抱憾終身。

要知道,我們這本書的宗旨,除了反賭之外。

還想給大家揭示一下,江湖中的套路。

畢竟,江湖險惡,小心為上。

另外,大家可以關注一下我的某音號,紅星閃閃馬小虎,賬號冇釋出任何作品。

如果人多的話,到時候大家一起聊聊咱們這本書,也可以聊一些江湖上的套路。

(題外話一共500字左右,我將在正文多加五百字,免得你們說我水。)

當我說出這一切後,中山裝臉如死灰。

他怔怔的看著我,也不說話。

而高誌全和朝天鼻並不知道怎麼回事,高誌全更是直接辯解道:

“你彆說什麼手法不手法的。你洗洗牌,說幾句話,就能說他出千?瘋了吧你!”

我冷笑。

也不說話。

拿著撲克,開始發牌。

發的順序,和中山裝一樣。

等牌全部發完後,洪爺立刻起身。

把所有人的牌,全部亮開。

這一瞬間,所有人都沉默了。

因為我發的牌,和他們之前悶的牌,都是一模一樣。

此時不用多說,誰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高誌全臉色微變,他看向中山裝。

而中山裝咬著牙關,一言不發。

“老哥,你也算是千門中人。出千被抓怎麼處理,不用我說,你也應該知道吧!”

豆大的汗珠,從中山裝的臉上,緩緩流下。

而老黑拖著板斧,氣勢洶洶的走到了中山裝的跟前。

“陳總,你看這樣行不行。出千的確是他做的不地道。但大家朋友一場,桌上的錢你們拿走。這事兒就這麼算了……”

高誌全插話說。

“算了?你說算了就算了?”

我忽然開口。

衝著老黑使了個眼色。

就見老黑一把抓住中山裝的手,死死的摁在桌上。

同時,另一隻手高舉板斧。

“啊!!!”

此時的中山裝,立刻崩潰的大叫了起來。

他拚命的掙紮著,同時衝著高誌全大喊道:

“高誌全,快救我!”

老黑的板斧,還在半空中晃盪著。

高誌全卻根本不知道,此時他該怎麼辦。

而我也慢慢走到中山裝的跟前,看著中山裝,直接問說:

“這樣吧,老哥。隻要你告訴我,這個局到底怎麼回事。我可以不難為你,現在就放你走……”

中山裝立刻看向高誌全。

能感覺到,他對高誌全還有些畏懼。

想說,又有些不敢說。

“好,既然你不想要這個機會。那你就彆怪我了,老黑,動手!”

“收到!”

老黑故意大喝一聲。

半空中的板斧,朝著中山裝的手,便砍了下來。

中山裝急忙用胳膊遮擋著手掌,同時大喊道:

“說,我說!”

話音一落,他立刻指向高誌全和朝天鼻,說道:

“是他,他高誌全組的局,還有他一個。高誌全說,他剛認識個傻大款,人傻,錢多,愛裝b,還好賭。就讓我出千,他倆配合我。爭取一次性,千陳總個百八十萬的……”

話一說完,中山裝就痛苦的趴在了桌上。

而高誌全此時反倒冷靜了。

看著我和洪爺,他冷笑一聲,說道:

“陳總,既然事情到這一地步了。那咱就敞開天窗說亮話。他說的對,這局是我組的。不過我也看出來了,你們也是有備而來。不管怎麼樣,我也不想再去追究。這樣,你們今天帶錢走。我就當這事冇發生過……”

我冇想到,明明自己出千被抓。

可這高誌全的口氣,倒好像是給我們機會一樣。

洪爺叼著煙,轉頭看向高誌全,問說:

“那我要是不同意呢?”

高誌全冷笑。

“那你就是純粹的找不自在了。我高誌全能在哈北,做的起這錢生錢的買賣,自然有我的特殊背景。給你交個底吧,陳總。你知道我的錢,在誰家的場子放嗎?”

洪爺抽著煙,搖了搖頭。

“哈北藍道之王,鄒家。這你總聽說過吧?我這麼和你說,以我和鄒家的交情。我現在打個電話,鄒家就能派人過來。你相信嗎?”

高誌全一臉得意。

說話時,還特意把臉朝著洪爺湊了過來。

“鄒家?你居然和鄒家都有關係?”

洪爺瞪大眼睛,看著既畏懼,又驚訝。

“當然!”

高誌全得意洋洋。

他的臉,距離洪爺更近了。

可忽然,就聽高誌全“啊”的一聲慘叫。

他一手捂著臉,一邊憤怒的看著洪爺。

原來,洪爺竟把手裡的菸頭。

直接杵在了高誌全的臉上。

通紅的菸頭,讓高誌全的臉上,立刻出現一個黑色的小洞。

“哎呦,你也怕疼啊?我還以為,你認識鄒家的人,你就不怕疼了呢!”

洪爺一臉壞笑,戲謔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