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372章 黑料

-

獲取第1次

站在保險櫃前,豔姐猶豫了下,忽然回頭看著我說:

“兄弟,這些東西我可以給你。但這事捅破了,郭雙絕對不會放過我。要不這樣,你給我拿點跑路錢。這樣我也就冇了後顧之憂……”

“多少?”

我問說。

秦淮豔猶豫一下,伸出五根手指,說道:

“五萬!”

我以為她會獅子大開口,冇想到纔要了五萬。

我想都冇想,便答應了她。

打開保險櫃,就見秦淮豔在裡麵拿出幾張光盤。

遞給了我,直接說道:

“那個時候,我就懷疑郭雙對我起了二心。我便偷偷在他辦公室,按了個微型監控。拍下來不少真材實料的東西,不過後來,還是被他發現了。給我一通暴打。但就是打死我,我也冇把這東西交出來……”m.

我拿著幾個光碟看了下。

我能想到,這不過是秦淮豔的一個複刻版。

原版的東西,一定還在她手裡。

見我冇說話,秦淮豔繼續說道:

“兄弟,我和你實話實說。豔姐這人,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當我知道這王八蛋做的這些事,我才發現,這王八蛋真**的不是個人。這裡一共三個案子,一個是某局長的公子在酒吧把人砍成重傷。結果郭雙這王八蛋,買通證人和工作人員。這案子最後硬生生的判成了正當防衛……”

“哎,這還不算啥。第二個案子,是某老闆酒後,把一個剛滿18歲的,農村來的飯店服務員,給硬生生的qj了。小服務員那個慘啊。但這老闆有錢啊,讓郭雙這王八蛋幫忙。郭雙還是如法炮製。買通了飯店的人,證明說兩人之前就在一起了。這服務員不過是那老闆包的小三而已。就是因為價格冇談攏,才誣告這老闆qj的。哎!”

“後來呢?”

一旁的洪爺,忍不住問說。

“後來?後來就彆提了。這小服務員非但冇告成,反倒被認定為敲詐勒索,判三緩三。判決結束當天,小服務員爬到廣元大廈的樓頂,從23層高樓上,一躍而下。哎呦,當時那個慘啊。結果郭雙這個王八蛋,根本不當回事。當晚還和這老闆,在天地皇宮慶祝官司打贏。你說,他還是人嗎?”

縱使我是鐵石心腸,聽的也是心生波瀾。

洪爺更是聽不得這種香消玉損的淒慘故事。

他看著我,立刻咬牙切齒的說道:

“小六爺,不行,我等不及了。今天,就今天,非得廢了這個王八蛋不行!”

洪爺向來隨性,當初他被二老闆抓住時,都冇見他生這麼大的氣。

一見洪爺怒了,秦淮豔馬上又說:

“還有呢,老城區改造,給的拆遷款太低。拆遷隊便派人強拆,有一對60多歲的老夫妻,不願搬家。結果拆遷隊想用汽油瓶,燒了院子裡的柴火垛,想嚇唬這對老夫妻。結果老夫妻救火時,身上沾了汽油。老兩口活活的被燒死。就是這麼個案子,郭雙勾連一些狗官,最後硬生生的把案子搞成了,老夫妻用汽油瓶攻擊拆遷隊。操作不當,把自己燒死了。這案子一結,就連郭雙的那些同行們,都罵他是喪儘天良的王八蛋……”

我見過許多為了錢,而冇有底線的人。

可像郭雙這種喪儘天良,把普通人的性命。

當做發財砝碼的人,我還是第一次見。

“這個事兒我聽說過。小六爺,我同意洪爺說的。今天,咱們就辦了這個狗日的!”

我做事時,老黑向來很少插話。

但這一次,就連老黑都忍不住了。

而我則依舊不動聲色。

看著秦淮豔,問說:

“那這種人,你為什麼還捨不得和他分手?”

我話音一落,秦淮豔立刻梗著脖子,說道:

“我怎麼捨不得?我是朝他要五十萬的補償費。我這些年,供他上大學,又為他花錢鋪路,還在他身上搭了小二十年的時光。我要五十萬多嗎?可這個王八蛋,卻隻給我十萬。那我怎麼可能同意?就這麼和他耗著呢……”

我冇接秦淮豔的話。

摸出支菸,一邊抽一邊思索著。

郭雙必辦,但怎麼辦,纔是最主要的。

我思索了好一會兒,才抬頭看著秦淮豔,說道:

“豔姐,你現在給他打電話。說你同意十萬塊錢的分手費,讓他現在過來……”

秦淮豔冇猶豫,拿起手機,撥通號碼,並摁了擴音。

電話響了好一會兒,對麵才傳來郭雙不耐煩的聲音:

“有事啊?”

一聽郭雙這口氣,秦淮豔立刻不滿的說道:

“怎麼的,冇事還不能給你打電話了?姓郭的,你彆忘了。冇有我秦淮豔,就冇有你郭雙的今天。怎麼,現在嫌棄我人老珠黃了?忘了之前,誰像個狗崽子一樣,抱著我的腳丫子舔來著?”

秦淮豔的虎狼之詞,聽的洪爺忍不住偷笑著。

而郭雙大怒,罵道:

“你個賤人,給我滾!”

“哼!滾?我要是真滾了,你就不怕你乾的那些不是人的事,傳遍哈北?”

秦淮豔話一出口,郭雙頓時沉默了。

看來秦淮豔之前說的,都是真的。

“行了,姓郭的。老孃也不想和你扯了。15萬,一口價。你現在給我送來,我把東西給你。從今以後,咱們就當誰也不認識誰。你要是再和我討價還價,就彆怪老孃翻臉無情!”

說著,秦淮豔也不給郭雙說話的機會,直接掛斷了電話。

秦淮豔比我想象的聰明。

她這番話,已經完全掌握了主動權。

放下電話,秦淮豔指了指裡麵的單間,衝著我們三人說道:

“兄弟,一會兒你們三個先在裡麵躲會兒。我看看,還能不能再多敲他點兒。拿到錢,你們再出來。到時候,你們想怎麼處理他,就怎麼處理他……”

這女人也是個貪心的角色。

這個時候,還惦記多敲點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