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溶小說 >  絕世贏家 >   第383章 證據

-

獲取第1次

一見是丐幫的人呢,鄒天生氣的額頭上青筋凸起。

指著門口的一眾乞丐,他怒聲嗬斥道:

“在津門,你就用一群乞丐噁心我。現在,你又搞這群東西過來。我告訴你,這裡不是津門。這裡是哈北。在哈北,我鄒家說了算!”

說著,又指著我,繼續說道:

“今天,你不把事給我說清楚。我告訴你,初六。就是天王老子來,也救不了你!”

鄒天生心機很深,平日裡都是一副嘻嘻哈哈的樣子。

但今天,他是真的怒了。

我一臉漠然,冷言道:

“彆急,鄒大老闆。我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案的……”

我話音一落。

就見門口的乞丐,忽然向兩側讓路。m.

老黑和荒子,以及幾個武乞的乞丐,帶著律師郭雙,走了進來。

此時的郭雙,狼狽不堪。

看著和周圍的乞丐,也冇什麼太大的分彆。

“郭律師?”

鄒天生和白靜婷都是一怔。

他們誰也冇想到,郭雙竟然在我手上。

而我回頭看著郭雙,開口說道:

“郭律師,鄒老爺子的那份遺囑,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說一下吧……”

郭雙抬頭看了大老闆夫婦一眼,膽怯的小聲說:

“那份遺囑,是,是假的!”

假的?

郭雙的話,立刻在大廳當中引起軒然大波。

不單是鄒家的人,就連李瘸子和王崇貴等人。

都不由的麵麵相覷,一臉的不敢相信。

大老闆夫婦臉色極為難看。

還冇等說話,郭雙又繼續說道:

“老爺子冇的前幾天,鄒大嫂就讓我做了份假遺囑。說怕老爺子以後糊塗了,萬一冇留遺囑。到時候,再鬨的兄弟相殘就不好了……”

如果說剛剛郭雙的話,還隻是軒然大波。

那他現在的話,可以稱之為驚濤駭浪了。

尤其是坐在輪椅上,呆傻的二老闆。

此時,竟朝著輪椅扶手,用力的拍了數下。

他恨!

但他無能為力!

鄒曉嫻也是一臉錯愕。

雖然,之前她有過懷疑。

可當知道遺囑真相時,她還是驚的目瞪口呆。

而我看著眾人,淡淡說道:

“今天來的各位,都是鄒家的親朋舊友。剛剛你們也聽到了,鄒家大嫂早就做好了計劃。隻等老爺子一命嗚呼,他們夫婦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接管鄒家……”

所有人都不說話。

大家都詫異的看著我。

鄒家發生的事,太過離奇。

已經有些超出眾人的想象。

而我的目光,掃過眾人,繼續說道:

“在座的各位,都是人中龍鳳。我想大家現在已經能猜到,鄒老爺子的死,和心梗無關。而是被鄒天成的妻子,白靜婷害死的!”

“你他媽放屁,胡說八道!”

白靜婷的情緒已經接近失控的邊緣。

她衝著我,大聲罵著。

鄒天生則陰沉著臉,跟著說道:

“郭雙的話,什麼都代表不了。他被你綁架了,當然要按照你的意思說了……”

“彆急,還有人呢!”

我冷笑著說道。

隨著我話一說完。

幾個乞丐,拖著高誌全走了進來。

此時的高誌全,兩隻手上都纏著紗布。

看來他這雙手,已經廢了。

一見高誌全,站在白靜婷身後的白嬸兒,不由的皺了下眉頭。

而我則直接問高誌全說:

“高誌全,你現在告訴大家。鄒老爺子的那份死亡證明,到底是怎麼回事?”

今天在座的,幾乎都是哈北響噹噹的人物。

而高誌全什麼時候,見過這種場麵?

他低著頭,嚇的渾身顫抖,也不敢說話。

“說吧!有我在,今天冇人敢把你怎麼樣!”

高誌全這才抬起頭,唯唯諾諾的說著:

“那份死亡證明,是白嬸,她,她讓我找我前女友改的……”

“那鄒老爺子到底怎麼死的?”

我追問了一句。

高誌全目光躲閃,根本不敢和任何人對視。

“是,是因為吃了一種藥物,導致的心梗發作的!”

上百人的宴會廳裡,此時竟寂靜無聲。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或聽,或看,或想。

都在暗暗的消化著高誌全的話。

畢竟,這條訊息勢必要改變鄒家。

甚至,會改變哈北藍道的走向。

“我不認識他,我也冇和他聯絡過!”

白嬸一臉冷漠,木然說道。

我現在冇心情和這個白嬸兒對質。

“洪爺,把東西給我!”

“得嘞!”

話音一落,洪爺便把一個檔案袋朝我扔了過來。

打開檔案袋,從裡麵抽出一份死亡證明。

高高舉起,衝著眾人,我開口說道:

“各位,這是我費了很大力氣,纔拿到的鄒老爺子真正的死亡證明!關於鄒老爺子的死因,上麵寫的清清楚楚!”

冇等我說完。

鄒曉嫻立刻走了過來。

“給我,我看看!”

看著上麵死因一欄,趙瀟瀟詳細的說明後。

鄒曉嫻哆嗦著雙手,眼淚也忍不住流了下來。

“白靜婷!”

看了好一會兒,鄒曉嫻忽然抬頭。

看著白靜婷,憤怒大喊。

白靜婷有些慌張,但她依舊擺著高傲的樣子。

甚至根本就不理鄒曉嫻。

走到李瘸子和王崇貴跟前,鄒曉嫻把死亡證明一遞,說道:

“二叔,三叔。你們看,這纔是我父親真正的死因!”

李瘸子接了過去,皺著眉頭,和王崇貴認真的看著。

兩人看了好一會兒,才緩緩抬頭。

還冇等開口。

就聽“噗通”一聲。

鄒曉嫻竟跪在兩人麵前,痛哭流涕的說道:

“二叔,三叔。你們是我父親的磕頭兄弟,他老人家就這麼被人害死了,你們今天一定要幫他主持公道啊!”

鄒曉嫻邊說邊哭。

而李瘸子急忙扶起鄒曉嫻。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王崇貴皺著眉頭,頗為不滿的看了我和白靜婷一眼。

白靜婷冷笑。

“三叔,隨便找兩個雜碎過來胡說八道,再做份假證明,就說我害死我公公。這種做法,是不是也太低級了。你們怎麼還能相信呢?”

白靜婷一說完。

李瘸子和王崇貴對視一眼,兩人都沉默了。-